評論 > 言論 > 正文

沈旭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當香港藍絲逐步和普京同一陣線

作者:
在國際法角度,俄羅斯侵略另一個主權國家,黑白分明;在國際關係角度,即使講求政治正確,烏克蘭和中國關係並不差,根本無須墮落到「撐普京」;在人道主義角度,俄軍對平民、一切建築物的無差別攻擊,明顯是戰犯行為,人神共憤。而香港資訊發達,雖然已經被監控,但要接觸真相,特別是和香港無直接關係的真相,渠道還是很多,斷沒有被輕易「誤導」的理由。

2022年2月24日,在香港,電螢幕幕播放俄羅斯軍隊對烏克蘭發動襲擊的消息。

一直覺得,香港的「黃」、「藍」本來不應是絕對對立,在任何正常社會,從來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少「藍絲」因為工作、家庭原因,不得不「藍」,其實自有獨立思考,一般香港人都能理解。昔日的「建制派」,面對大是大非的議題,個別人士依然可以說良心話,例如六四那一刻,在沒有極權壓力下,幾乎都會流淚,起碼那是人性;又如十年前的李旺陽被自殺,不少高官、建制議員都敢表示「事不尋常」,那是普通常識。

想不到香港被《港區國安法》「奪舍」後,「新香港藍絲」連最後的人性也被一併奪去,就像1949年後留在中國大陸的「民主人士」一樣。在烏克蘭戰爭中,他們居然跟隨國內小粉紅起舞,公然支持普京屠殺烏克蘭人民,實在令人極其吃驚。這已經和支持納粹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乃至支持日本皇軍搞南京大屠殺沒有任何分別。回想當時的德軍、日軍,難道不是自居「正義之師」,說是「協助僑胞」、「維持秩序」、「經濟分流」、「打擊極端勢力」?

在國際法角度,俄羅斯侵略另一個主權國家,黑白分明;在國際關係角度,即使講求政治正確,烏克蘭和中國關係並不差,根本無須墮落到「撐普京」;在人道主義角度,俄軍對平民、一切建築物的無差別攻擊,明顯是戰犯行為,人神共憤。而香港資訊發達,雖然已經被監控,但要接觸真相,特別是和香港無直接關係的真相,渠道還是很多,斷沒有被輕易「誤導」的理由。

然而,在今時今日的社會氣氛,大量「藍絲」還是把烏克蘭戰爭看作是每日表態的、冰冰冷冷的政治任務。眼見大陸「小粉紅」一窩蜂支持普京,中共官方也明顯同情俄方,加上認定「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既然西方支持烏克蘭,自己作為「愛國者」,自然就要「撐普京」。這種非黑即白的邏輯,本來只是文革瘋狂時代才有的病態產品,非常無知,非常可笑,有識之士無不視為鬧劇,想不到在「新香港」居然大行其道。仿佛一群本來已經進化成人的生物,剎那間退化為猿猴。

為什麼會這樣?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以下發展,更是匪夷所思。

「新香港」的瘋狂時代:支持烏克蘭抗俄也違反國安法?

早前曾經和香港的朋友說笑:「支持烏克蘭會否違反國安法?」本來以為這假設是荒謬絕倫,殊不知這個時代的荒謬,還是遠超想像。

不久前,黨媒《文匯報》全版「報導」以《借「俄烏衝突」煽惑搞事行徑如修例風波翻版》為題,整篇文章的文革邏輯非常有代表性。文中形容,香港面臨第五波疫情理應團結一心抗疫,卻有所謂「反中亂港分子」借「俄烏戰爭」為由,發起各種「煽動」活動,企圖以網絡聯署、民間調查等,激起民眾反政情緒云云。

《文匯報》特別推介點名鍾庭耀博士主持的香港民意研究,指網上流傳一份懷疑由其製作的「俄烏戰爭」問卷草稿,部分問題「被指具有嚴重引導性」,引導市民「反俄」,從而煽動反華及支持「港獨」,質疑違反《港區國安法》。香港民研原於3月11日舉行「俄烏戰爭」問卷調查發布會,也被逼臨時取消。香港民研指,《文匯報》引述的文件是虛假捏造,他們為了「爭取時間商討及處理有關問題」,相信是徵詢法律意見,才取消記者會。但根據這邏輯,假如市民「反俄」也是「違反國安法」,難道日後要香港人人支持普京進行大屠殺才可以做「中國香港人」?

據自由亞洲電台訪問,香港民研副執行長鍾劍華斥「捏造文件行為卑劣」,指該份問卷草稿「根本沒有存在過」;表示問卷乃關注香港人對國際就俄烏議題的政策有何看法;並坦言,「我們已經迴避中國政府及香港政府的立場」。

《文匯報》又點名黃店「東歐餐廳」(Ivan The Kozak),批評他們不斷釋放聲援烏克蘭的信息,如「願榮耀歸烏克蘭」,指稱這是套用「反送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企圖將俄烏衝突與香港勾連,以藉此煽動部分港人的反政府情緒」。餐廳老闆、員工都是烏克蘭人,關注俄烏議題是合情合理;受訪時強調沒有鼓動任何人犯法,對報導批評深感無奈。如果烏克蘭人在香港也不可以關心烏克蘭,難道要支持俄羅斯才是「合法」?

《文匯報》又指,網上流傳名為《香港大學生就烏克蘭局勢之聲明》的聯署,使用許多昔日「反送中」示威者經常說的字詞,「不排除該聯署有意『喚醒』部分人等的『抗爭』情緒」。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發表聲明澄清,並沒有參與該聯署,不排除會作出法律行動。但又是退一萬步,如果連令人有聯想的字眼也是「違反國安法」,這個真理部日後還有多少禁忌?

然後《文匯報》再配合俄羅斯、中國大外宣,指烏克蘭「極右納粹份子」挑起事端,更是「香港黑暴」勾結的「外國勢力」之一,曾專門到香港搞事云云。

這些不知所謂的「罪名」,在兩年前,絕對是宇宙級鬧劇。但當香港的政權徹底放棄了講道理、邏輯、理性、普通常識,用人類最劣質的方式來管治,荒謬情節只能陸續有來。

那以後其實也不需要任何教育,對一切事情,只需要問一個問題:「美帝什麼立場」?然後持相反意見,就是「愛國」。然而,隨著小粉紅越來越癲狂,中國大陸製作假新聞越來越肆無忌憚,這條路線走下去,早晚萬劫不復。新疆再教育營要支持,化人類為機器的信任評級系統要支持,領導人#metoo女運動員要支持,蓋世太保白色恐怖要支持,到了普京犯下反人類罪,自然更要支持。

昔日多少國際級左翼學者,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支持過赤柬殺人集團、歌頌過殺人狂波爾布特,而成為終生污點。但香港藍絲的墮落,而目前軌跡跌下去,可能更勝於此。看見他們的邏輯、理據、價值觀,不禁慨嘆:這真的曾是同一屋檐下的香港人麼?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322/1724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