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興華為起死回生?專家:制裁緊箍咒仍未完全解除

2022年3月28日,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深圳出席華為2021年年報發布會

華為2021年年報利潤數字亮眼,中興「贏」得美國法院裁決,結束了5年的制裁緩刑期後,股價飆紅。華為與中興這兩家近兩年受美國制裁最嚴重的中國通訊技術巨頭似乎出現峰迴路轉之勢。但外界分析認為,美國政府對這兩家公司的制裁緊箍咒仍未完全解除,而它們在支持俄羅斯問題上的姿態甚至可能觸發西方國家更嚴厲的回應。

華為孟晚舟高調宣布盈利中興美國緩刑期結束

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以及回國後首次公開亮相的副董事長、CFO孟晚舟在3月28日的2021年年度報告發表會上宣布,華為在2021年全年的全球銷售收入達6368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28.56%,淨利潤則達到1137億元,同比增長75.9%。

中國媒體以「華為洗版」為標題稱讚華為此次公布的業績。孟晚舟說,儘管華為的營收規模變小,但是「盈利能力變得更強」。

而就在幾天前,中興通訊也在3月23日發布公告確認,美國德克薩斯州北區聯邦地區法院的判決:法院裁定不予撤銷中興通訊的緩刑期且不附加任何處罰,並確認針對中興的監察官任期在原定的2022年3月22日結束。

2017年,中興通訊因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律並在調查過程中提供不實信息等行為違反美國法律法規,與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美國司法部(DOJ)和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管理辦公室(OFAC)達成了一系列和解協議。

此次德州聯邦法院的判決是針對中興2017年3月7日與美國司法部所達成和解協議的後續執行所進行的一次聽證。這意味著中興解除了美國制裁對其施加的多項限制性措施,包括限制及禁止公司申請、使用任何許可證,或購買、出售美國出口的受美國出口管制條例約束的任何物品。

受這一消息影響,中興通訊3月23日A股午盤開盤漲停,港股股價一度大漲60%。有中國業界人士說,中興這回能夠「鬆口氣了」。此前,中興通訊高級副總裁、首席戰略官王翔在今年2月表示,2022年中興通訊將進入「戰略超越期」。

中興:還有10年緩刑期緊箍在身

中興5年緩刑期服刑期滿,解除了與美國司法部之間的和解協議,但管制中興通訊最緊的其實是中興在2018年6月與美國商業部工業與安全局(BIS)所達成的新替代協議還遠未終結。

根據那項協議,中興除了被追加10億美元的民事罰款、被要求更換董事會和管理層之外,還接受了一個自2018年6月8日起為期10年的新拒絕令。如果中興在這10年的監察期內有任何違反和解協議的行為,被暫緩執行的新拒絕令可能被激活,中興通訊將重新遭受美國商務部的出口禁運制裁,同時其支付至美國銀行託管帳戶的額外4億美元暫緩罰款也會立即到期。

曾在2013年到2015年間在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任職、熟悉美國制裁政策的美國律師戴維·莫特洛克(David Mortlock)對美國之音說,大多數因違反制裁或出口管制法規的公司在接受處罰後可以在國際業務中表現良好。但他同時表示:「如果一家公司繼續違反制裁併繼續這樣做,那麼懲罰很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因為這向OFAC(海外資產管理辦公室)和BIS(工業安全局)表明,該公司根本沒有認真對待這個問題。」

去年3月美國司法部公布的指控書顯示,中興公司子公司的前員工余建軍被指控與人共謀簽證欺詐,違反美國法律將中國公民帶到美國的中興通訊實驗室進行研究。

美國國會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3月28日致函美國商務部長和司法部長,指出中興在5年緩刑期中並非完全合規,並涉嫌從事簽證欺詐,呼籲美國政府將中興通訊列入商業部工業與安全局的實體清單,並追加民事與刑事懲罰。

變賣資產、手機業務下滑,華為前途實未卜

至於華為,分析認為美國實體清單對華為築起的技術壁壘對華為的影響將會長期存在。而華為「亮眼」的利潤成績只是短期變賣資產的結果,未來盈利走勢仍困難重重。

美國商務部2020年5月擴大對華為的出口限制,要求那些依賴美國設備和軟體的外國半導體晶片製造商必須取得美國商務部的特許,才能向華為公司出口晶片產品。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年會上說,華為手機業務在射頻晶片供給方面仍有困難。

從其2021年年報來看,消費者業務大規模下滑是整體營收下降的主要原因。財報顯示,2021年華為消費者業務收入為2434億元,同比下滑49.6%,導致華為消費者業務占整體營收比重降低至38.2%,首次低於營運商業務比重。

孟晚舟在解讀財報時承認,華為在過去三年內受到供給鏈上的壓力,美國的幾次制裁實際上對華為的手機、電腦等業務造成了嚴重的衝擊。華為高管此前也公開表示,華為能設計出來(麒麟晶片),「但沒有人能幫我們製造出來,被卡住了,我們和產業鏈的夥伴還在攻關。」

分析認為,華為並未擺脫困境,未來發展如何取決於其消費者業務能否突破美國晶片限制。

另一方面,為了應對美國的制裁,華為依靠出售旗下的手機品牌「榮耀」獲得至少百億元的收益,從而大幅提升了去年的淨利潤。

中國《證券時報》分析說,無論華為出售的榮耀等資產的具體收益多少,都屬於非經常性損益,無法長期對華為帶來利潤收入,其2021年度的利潤高增長趨勢難以持續。

前法律顧問:中興「管不住自己」或違反對俄制裁

與此同時,外界也在關注華為與中興在俄烏戰爭中的援俄行為可能再次激怒美國,招致更嚴厲的制裁。

俄羅斯2月24日入侵烏克蘭後,大批西方公司從俄羅斯市場抽身,這讓俄羅斯市場的中國智慧型手機銷量快速增加。《金融時報》報導說,自2月28日至3月13日,華為手機在俄銷量增長300%,中興手機增長100%。

報導援引市場研究公司戴爾奧羅(Dell』Oro)的數據說,華為和中興通訊(ZTE)控制俄羅斯無線網絡設備約40%至60%的市場,諾基亞和愛立信(Ericsson)占據了其餘大部分市場。

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印太事務研究員麥可·索博利克(Michael Sobolik)對美國之音說,隨著諾基亞和愛立信停止在俄羅斯的營運,莫斯科「幾乎肯定會指望華為和中興等中國公司來支持其電信基礎設施」。

他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尚不確定的是華盛頓將如何回應。如果中國公司為了與受制裁的俄羅斯實體進行交易而請求獲得(美國政府的)豁免,拜登政府應該明確拒絕。如果中國公司違反美國的制裁,白宮應該立即公開追究他們的責任。」

向美國聯邦調查局揭發中興違反美國對伊朗禁運規定、曾經在2011年至2015年為中興美國公司擔任總法律顧問的阿什利·亞布隆(Ashley Yablon)說,幾乎可以肯定中興公司將越過美國的對俄制裁紅線。

亞布隆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他們(中興)有能力做到合規嗎?當然,他們是一家大公司,非常成功,利潤很高。但我認為他們最終不會,不管是現在、一年後,還是幾年後,他們就是管不住自己。」

亞布隆說:「我們已經知道,俄羅斯已經向中國尋求經濟援助。但我認為更大的擔憂是中國的技術援助,這可能涉及中興通訊。」

美國制裁「武器庫」火力充足

華為也可能會受到來自華盛頓的更多制裁。據《金融時報》報導,美國商務部官員馬修·伯爾曼(Matthew Borman)本星期二(3月29日)警告,規避對俄制裁的中國公司可能遭遇中興類似的命運,也就是以「拒絕令」(denial order)的方式禁止違規的中國公司採購美國的零部件和技術。

博爾曼說,美國政府已經為外國供應商發放了大量允許繼續向華為出貨的出口許可證,但這些許可證可能會被撤銷。

金融技術公司空中雲匯(Airwallex)的制裁事務專家阿米爾·法達維·阿爾德卡尼(Amir Fadavi Ardekani)說,華為還沒有受到更嚴厲的OFAC的制裁。他對美國之音說:「因此,如果他們不想激怒美國,他們最好遠離俄羅斯。」

阿爾德卡尼說:「但如果他們說……我們不在乎,我們會繼續與俄羅斯合作。那麼華為就有可能被列入OFAC制裁名單,這將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因為華為無處不在,它與大銀行之間的很多金融活動都將被凍結。」

美國甚至可以通過立法手段,以更長遠的方式徹底封殺那些違反美國出口管制禁令和不受信任中國公司。

華盛頓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高級研究員克雷格·辛格爾頓(Craig Singleton)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和歐盟有可能對華為、中興和其他違反美國領導的對俄制裁的中國實體實施額外製裁或出口管制。其中一種選擇是重啟2020年首次在美國國會提出的跨黨派法案《網絡法》(NETWORKS Act)。這部法案可以阻止有關公司利用美國銀行進行某些交易。

他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說:「更具體地說,這種措施將禁止美國公司與生產5G電信技術和從事工業間諜活動的外國公司進行『重大』交易。這類執法行動意味著,美國銀行在與全球客戶的某些交易中可能會迴避這些公司,因為大多數美元支付都是通過美國的金融機構結算的。」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02/1729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