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藝術世界 > 正文

400年前,明朝《清明上河圖》彈眼落睛

—400年前,有人畫下了長長長長長長的清明

不冷。不熱。

小風吹著,小花開著,小茶煮上。

這是400年前,有人默默畫下的清明。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清明在古人,不獨是祭奠哀悼,亦是踏青、祓禊、遊樂、歡會終日的時節。

好比這畫裡的日子。

蘇州話講「彈眼落睛」,這畫裡的日子,看一眼,再看一眼,彈眼落睛之後,就讓人一心想跑進去。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據說這是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明四家之一的仇英畫的。

仇英這年大概四十多歲了。他在這卷十米長的畫卷上,用了三四年時間,畫了7座橋,42條船,74個店鋪,2000多個人。

也許是為了致敬比他早幾百年的、畫過汴京城清明上河圖的張擇端,這卷比張擇端的圖還要長長長長長長長長長長的畫卷,也題作《清明上河圖》。

這2000個綠豆大小的人,他們各有鮮明的衣衫和不同的眉目,簡直像是2000個性格各異的演員。

如果可以把他們從圖裡撈出來再重新組合,那大概可以編一個長長長長長長長長長長的故事吧,光是看著他們不言不語,你就能覺得,他們各有各的人生,或者喵生……

何以說是清明呢?

明收藏家項元汴的孫子項欽謨曾說仇英「在趙孟頫之後實為當世第一」。仇英是全才,畫史上少有的人物、花鳥、禽獸、山水、樓閣、車馬、青綠、界畫全會的十項全能,他以小漆工的寒微出身擠進「明四家」,全憑著他這逆天的手筆、敏銳的眼力。

他在畫面的開頭就告訴你了,這是清明前後。

他畫了一群牛兒羊兒在野外,逍遙吃草。

開春後,清明前,江南農事尚未進入大忙,牛兒羊兒自己吃草,農家呼為牛搶青。牧放牛羊的孩子,也多是自己尋樂,打打架,鬥鬥草,放放風箏。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古話里,稱放風箏為放鷂子。

清明後,一般不准再放鷂子——這當然是因農事忙了,小孩子也得幫忙,另外也是麥苗漸漸長起來了,開始分糵、長莖,不能再任人奔跑踐踏。

小孩子雖仍在鬥草放風箏,此時的大人已開始忙於農事。不過尚未進入大忙,農民還不捨得役牛,所以有耕田的農民,有擔飯的農婦,有踏人力車水的,那些吳牛,卻還閒臥在水邊草地上。

這也是春茶採制、觀音山上香、遊春的高峰。

遊春自然各有各的去處。有人愛訪幽,有人坐畫舫,有人赴文昌會,有人在自家大宅子裡歌舞尋歡。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人數最多的當屬春台戲。

這時的春台戲規模最大,演出台數最多。戲台邊的擠擠挨挨、摩肩接踵。

正是「寶矩千家風不寒,香塵十里雨還干。落燈便演春台戲,又引閒人野外看」。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看餓了,戲台邊還有駱駝擔子。擔子前面放著行灶和鍋子,後面放著其它廚具,隨時能燒出一鍋熱的點心湯水小吃來。

《浮生六記》裡曾記載,芸娘找了一個人挑著餛飩擔子跟著他們出遊,大概就是駱駝擔子吧。

這是舊時的小吃挑擔,可以挑著遊走四方——一個移動的廚房,當然不會僅僅在清明時出現,只是清明時,更缺不得它也。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裡說:萬物到了這個節氣,都以新鮮潔淨的面目出現了,所以喚為清明。

按《國語》曰,時有八風,歷獨指清明風,為叄月節。此風屬巽故也。萬物齊乎巽,物至此時皆以潔齊而清明矣。

前面五天是初候,白桐花要盛開了。白桐不同於青桐、油桐,它是只開花不結子的。白桐也就是《爾雅》裡提到的榮桐木。

初候,桐始華。

桐,木名,有叄種,華而不實者曰白桐,《爾雅》所謂榮桐木是也。皮青而結實者曰梧桐,一曰青桐,《淮南子》曰梧桐斷角是也,生於山岡。子大而有油者曰油桐。《毛詩》所謂梧桐不生山岡者是也。今始華者乃白桐耳。

中間五天是二候,陽氣越來越盛,喜陽的動物象鴽鶉都出來活動了,喜陰的動物象田鼠抵受不住而躲回洞穴。

二候,田鼠化為鴽。

按《爾雅》注曰,鼫鼠,形大如鼠,頭似兔,尾有毛,青黃色,好在田中食粟豆,謂之田鼠。《本草》《素問》曰,鴽鶉也,似鴿而小。

後面五天是三候,因為時節多雨,天地又清明,彩虹會經常出現。彩虹就是虹蜺,詩里也寫作螮蝀。

三候,虹始見。

虹,虹蜺也,詩所謂螮蝀,俗讀去聲也。《註疏》曰,是陰陽交會之氣,故先儒以為雲薄漏日,日照雨滴則虹生焉。

原本,清明節只是昭示「萬物清明」,是新鮮又潔淨的開始。

挨得很近的寒食節、清明節、上巳節,原本各歸各,寒食自寒食,清明自清明,上巳自上巳。

禁火冰品和祭掃墳墓原本歸於寒食節,那天從士子到平民,即使離家千里,也要在寒食這天還鄉祭掃墓地,因為清明離寒食節太近,人們漸漸將掃墓延至清明,又因為掃墓上墳都要到郊外去,人們又順便把上巳節的遊春、踏青也一起幹了,到後來,朝廷也就默許了民間這種習俗,由唐至宋,由宋至元,至明,至清……

於今日看來,祭掃也好,遊春也好,都不妨將清明看作是「新鮮又潔淨的開始」,人總歸要象仇英圖里那樣,活潑潑地活著,方是最好。

明仇英清明上河圖(石渠本)局部

若要紀念,那便像這畫裡的逍遙小童一樣,歡歡喜喜地折一枝柳枝吧。

責任編輯: 宋雲  來源:菊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05/1730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