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父子陣亡錄

作者:
時已傍晚,孫負責查看屍體及拍照。當時看見許多物件及武器:七支手槍、二把微型衝鋒鎗、43發子彈。九人屍陳三堆,雜物中見一空軍大院出入證,姓名林立果(無人知是誰)。中蒙同意對屍體土葬,當日連夜完成挖坑棺殮,16日再赴現場舉行下葬式。孫三次在現場大量拍照350張。中方這次視察前,已有蘇聯、蒙古人員捷足先登到現場,被拿走一個引擎、黑盒子及其他重要物件。

拙文《當代斬首的三大版本》上網後,同道中人表示,「林彪斬首」一節「君為首發」,似有充實之必要。林彪斬首者,即要林彪死於叛逃之中也。很多學者、專家、見證者,對「林彪事件」大量的研究、陳述和專著,往往偏重於毛林關係的探討(誠屬必要),而忽略於「斬首」,即林彪之死的發掘與解析。中共官方對重大歷史真相的隱蔽與誤導,難免造成史觀的局限性。

有孫一先撰述九一三現場的多篇文字,值得一再推敲。孫氏在913墜機事發時,任中國駐蒙古大使館二秘,和大使許文益(原大使張愛萍之弟,回國文革被打斷肋骨,中蒙外交斷了五年,孫當過兩年臨時代辦)於9月15日,及蒙方大批人員一道乘專機從烏蘭巴托抵達溫都爾汗,再坐70公里汽車,首次到達墜機現場。時已傍晚,孫負責查看屍體及拍照。當時看見許多物件及武器:七支手槍、二把微型衝鋒鎗、43發子彈。九人屍陳三堆,雜物中見一空軍大院出入證,姓名林立果(無人知是誰)。中蒙同意對屍體土葬,當日連夜完成挖坑棺殮,16日再赴現場舉行下葬式。孫三次在現場大量拍照350張。中方這次視察前,已有蘇聯、蒙古人員捷足先登到現場,被拿走一個引擎、黑盒子及其他重要物件。

孫一先是913事件獨特的現場見證者,參與中蒙五次會談,也是9月21日返抵北京,當晚即向周恩來匯報事件的唯一證人。隨即被「軟禁」在外交部14天,參與其拍攝現場照片的沖印,解說,出席多次面談、會議,從而身臨了解黨政、軍方上層對913事件的態度與決策……1973年任中國駐聯合國軍事參謀團團長。出版《在大漠那邊:林彪墜機真相》。913事件迄今51年,中共官方堅守「叛黨叛國、自取滅亡」的政治結論,其他問題採取封閉政策。本文選自孫著和多種中外最新資訊,探討幾個要點。

1、飛機自殺式的黑夜墜毀——墜機原因很多人忽視一個最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一架大型客機的夜航降落。256號三叉戟在山海關機場起飛的倉皇狀,眾所周知,然後就是它的航線(325°直向伊爾庫茨克)、攔擊(無)、油耗狀況,現也比較清楚。最後是「野外降落」,失火爆炸,機毀人亡。有專家指出,這種大客機的正常降落,駕駛員必須有3000米以上對落地點的能見度,可是256號處在完全的黑暗中!無機場夜間導航信息、連月光也沒有,飛機沒有強力的照明燈,甚至沒有放開起落架。這豈不是「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的自殺行為!中共空軍專家組竟認為「降落場地是經過選擇的」,從何說起?潘景寅作為資深的機長,他有勇氣獨自強行起飛,選擇順利航線,可以理解。但是,降落問題呢?在山海關到溫都爾汗的113分鐘,他有想過「黑暗中迫降」的可能性和九死一生的危險性嗎?質言之,如果沒有可靠的降落點,夜航必死無疑。其他問題皆無意義。

2、油料不足而迫降之說可疑——該三叉戟每小時的耗油量是4.5噸,256號起飛時油量為12.5噸,到溫都爾汗估算只剩約2.5噸。假若飛伊爾庫茨克,尚需6噸油。以林立果思路,似不存在夜航問題,可順利飛到目的地,在設備完善的蘇連線場降落。但既然飛伊爾庫茨克已不可能,這條不歸路,有無其他選擇?附近有兩個機場:溫都爾汗與烏蘭巴托,都夠油前往。前者很近,但沒有夜航設備(9月14日蒙古領袖澤登巴爾命令空軍司令半夜飛溫都爾汗現場視察,在溫機場每百米一桶汽油燈代替導航),後者烏蘭巴托首都機場,降落應無問題。但顯然不在256號預期所在。在913事件35周年時(2006),日本共同社記者獲得蒙古政府1971年關於林彪墜機的調查報告,長16頁。該報告否定林彪飛機因燃油不足而迫降墜毀的說法。記者訪問當年當地治安最高長官奧特根扎爾。介紹1971年10月蒙蘇專家對林彪飛機失事進行共同調查的報告,對燃油不足表示懷疑,說墜機的「大火範圍極廣,燒了很久」。蒙蘇兩國專家一致認為,「導致墜毀的直接原因是機內發生了爭鬥。一方想去蘇聯,一方想回中國。」他們發現機上有8支槍,一支已上膛。但林彪身上沒有發現彈孔。

3、中共迴避機上打鬥之說——我曾特地引用鄧小平1980年對美國記者透露此事,說飛行員(潘景寅)是好人、經過搏鬥、飛機迫降……其實,大陸很多關注者都知道這件上了人民日報的新聞。很多作家對這件事,卻是一筆帶過、閃爍其詞而存疑。當局則從未表態,忌鄧權威,又怕節外生枝。另一疑點,周恩來處理林彪事件,可謂一手遮天,權力熏天。但有些處置顯得詭異而令人費解。周聽孫匯報時,對飛機墜落毫無興趣,說到死者,聚精會神,仔細端詳;對策上,林彪大敗露,毛除了心患(張春橋請政治局人喝酒)。但周卻大力號召備戰,似乎蘇聯伐兵在即,顯然是在迎合毛當時的反蘇神經病。孫一先描述過,蘇蒙空防非常鬆懈,完全沒有什麼戰爭氣氛。孫難忘一個細節:孫匯報現場看到一個小冊子,想拿走,蒙方不給。周頓時變臉呵斥:「你是不是黨員?看到國家機密處於危險中,為什麼不惜犧牲生命去保衛?」第二天,周又派人來向孫道歉,說批評過頭了……周是否泄露了他曾經這樣和潘景寅說話?四大金剛之一海軍司令李作鵬說,坐了十年牢才明白,「中央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他不跑。」

4、潘景寅的角色——機長潘景寅是中共專機首席駕駛員,為宋慶齡毛澤東、林彪開過飛機。也有多次飛伊爾庫茨克的經驗。這次非凡的夜航,他承擔了雙重角色的責難:一方面為林彪「駕機投敵」效勞,另方面又有中共臥底殺林之嫌,鄧小平稱他是好人,為黨犧牲。不妨先看一方面:①9月12日下午6時,潘下令加油15噸,從北京西郊機場到山海關;在913深夜起飛前半小時又下令加油,都是為了遠航;②起飛10分鐘已經校定直向伊爾庫茨克航線(林彪登機前曾問到伊爾庫茨克多遠?飛多長時間);③蒙古政府繳獲256機上資料有山海關直飛伊爾庫茨克的航線圖——說明潘景寅在913墜機前「北飛蘇聯」的預謀上,和林立果是互相配合一致的。另一方面:是否中共臥底?①林立衡(豆豆)於912夜10時多,告密「林彪被狹持外逃」後,在北京的周恩來即部署阻止256起飛。期間兩小時,周完全有機會和潘景寅直接通話,提出「為黨國機密不惜一切」之類的要求。②但搏鬥並未得到證實,蒙蘇的報告,均稱沒有發現開槍中彈痕跡。即使在乘客知悉飛機掉頭回飛之際,搏鬥的可能性也不大。機上成員已經無法擺脫同歸於盡的恐懼。

5、生死決於瞬間——可以想像,當飛機迴旋在溫都爾汗黑暗無邊的異國上空時,機上人處於聽天由命狀態,但潘景寅明白,這個生命共同體的存亡,已在瞬息之間。叛徒與否還能困擾他嗎?迫降求生的僥倖心理,也許是他唯一的思維。他無法選擇烏蘭巴托機場(據林立衡交代,立果有派人赴蘇聯絡,未及蒙古,潘一時能否顧及這個處於敵國的機場?)他也不可能選擇周圍三個蘇軍機場(難度更大?)。根據屍位的分析,飛機翻轉拋出三組人:潘景寅和葉群從駕駛艙拋出;林彪和三機械員從臥艙出(保衛首長);林立果、劉沛豐、楊振剛從會議艙出(武器在手)。蒙蘇專家分析,潘景寅和林立果出艙落地時,可能未死,有掙扎狀。總之,潘景寅接到周恩來甘為死士的指示時,他可以抱著對伊爾庫茨克的希望,不會想到生與死。但回頭尋找平坦降落點時,則是選擇了死中求生,換言之,潘景寅的人性,此時壓倒一切!共軍與蒙蘇調查結論也是基於這一價值判斷——都認為是飛行員「有操縱下」的迫降錯誤導致毀滅。而這錯誤如減速、放油、放起落架與輪胎,並非難事。只能認為,千鈞一髮之際,潘景寅已無能為力做足技術要求。

6、林立果忠孝兩全——塵歸塵、土歸土。林彪以其913之死成為一個彪炳史冊的人物。他的政策在60年代追隨毛澤東,個人崇拜,表現嚴重的軍旅局限性。但是當政風暴過後,從中共九大政治報告始、不設國家主席、天才論、批陳伯達,四人幫崛起……林彪有所思,與毛分道揚鑣而變得比較理性。1971年透過林立果的反叛,不失為五七一工程的後台,進而兩個「林彪手令」,最後踏上256三叉戟的不歸路——只不過兩年,接班人屍骨無存,留下的遺言是:「伊爾庫茨克還有多遠?」他至死還是一個脫下戰袍,未握權杖的偶像。我們聽到的只有周宇馳自殺前呼喊過「林彪萬歲!」。而那嗜血帝王,吞噬了數千萬饑民後,心態日益冷酷,竟敢棘手屠龍將元帥彭德懷打入死牢,文革「萬歲萬萬歲」。林彪斬首之後,連頭骨也懶得要回。林彪以文革興,而於高潮中亡命叛逃,使文革神話碎成一地雞毛,將毛之一生榮耀抹去大半。他以一死敵一國而完成一代名將的獨立人格。

年輕一代不甘坐以待斃。林立果與父母同葬荒原,以忠孝兩全之風節殉刺秦壯舉。不愧為20世紀雖敗猶榮的一代英烈。913前五天,林立果在北戴河對其姐立衡有一次訣別之談:「中國已是世界上最封建的國家,主席把一個大國搞成這個樣子……忽左忽右,一貫的政治冒險,五八年大躍進慘敗,文革也冒險,全國大武鬥,不是靠了軍隊,差點亡國。現在又和美國拉關係,基辛格小流氓來中國,主席還見他,丟盡了中國的臉。」他告訴立衡,形勢不好,他們會跑,可以從香港跑,他和周宇馳都會開飛機。「從這裡到蘇修只要40分鐘,我已經派人到蘇聯聯繫。我有三萬美金在國外……你要好好想想,關鍵時候。咱們要合作。實在要跑,你也得走。」立衡:「那當然。」可是,到了912深夜,她向8341部隊張宏告密,幾次和中南海張耀祠通電話,成為周恩來應急決策的最重要依據。當張宏通知她:「北京指示你們還是跟著一塊上飛機。飛機上有我們的人,你們放心好了。」立衡說,我死也不走。張耀祠又來電話要她跟著走,不要驚動他們。立衡哭著說:「飛機上他們有敢死隊,拼不過的,我死也不能跟著走。」(見余汝信君新著《風暴歷程》)

7、朝聞道,夕死可也——反抗專制統治的精英力量,有跡可尋的是,出身貴族的青年軍官和義士。當年戊戌變法六君子被斬首的譚嗣同,其父為湖北巡撫兼湖廣總督;刺殺希特勒的施道芬堡上尉也是出身德國貴族的青年軍官;在所謂第三世界的許多政變與革命,都由軍方勇士發起。林立果的起義,雖然失敗,但眾多研究者都對其內涵予以肯定,《571工程紀要》已成為「討毛檄文」的同義詞。對毛的批判令無數倖存者肅然起敬。913事件後,毛周對軍隊進行至少兩年的大清洗,涉及數十萬人。從中央軍委、三總部、海空軍、廣州、武漢、南京等大軍區。軍級以上被解除職務的高幹達38人。空軍被視為「重災區」,副軍職以上被撤職審查的幹部43人。這些高級軍官或為林彪「死黨」,或為「上賊船」,被撤職、判刑或長期關押,家破人亡,被株連家屬親友無數……其中不乏冤案,但反映林彪路線與思想和913事件的參與者、同情者,已相當廣域地泛濫於軍中、黨政系統和社會層面。

林彪父子策動的這場571武裝起義,遭到殘酷鎮壓,卻敲響了毛王朝的喪鐘。毛澤東以階級專政為名,實行獨裁統治三十年(1949-1978),是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其屠殺政策超過張獻忠洪秀全,數以千萬計民眾死於無辜;其專制霸道超過秦始皇,數千年文明毀於蠻荒般的泛濫。在權力高層發動無休止的清洗運動,是毛的殘暴象徵,任何改良企圖都被扼殺,八億人口,敢怒不敢言,獨夫之心,日益驕固。從高崗、而彭德懷、而劉少奇,到林彪,終於升級到不共戴天地步。此前黨內若有思想路線之爭,林彪則是要對「無產階級專政元首」實行斬首。將毛的革命理想主義「粉碎性破壞」,「毛的身體被徹底打垮」(史家高華語)。這是何等的大義凜然!面對如此悲壯的一門忠烈,與其探幽索隱,不如浩嘆其「朝聞道夕可死」的鐵血精神。

林家投蘇,是913事件中,不可忽視之點。迄今不乏對毛之「聯美反蘇」心儀者。須知,當年之蘇修,和今日之普京俄國是兩個大異其趣的歷史範疇。毛1960-1970年代之「反修」,是對抗一個與美國尋求和解、防止核戰,對內開始自由化蛻變的政權,並成為發動文革的偉大綱領。今人觀之,反修《九評》和《571工程紀要》恰是暴政與反暴政的鮮明對證。林立果聲稱廣州另立中央南北分治,那是煙幕彈。林彪對毛外交早有異評:「好端端一個外交形勢,耽誤了二十年。」林立果罵基辛格「小流氓」,料非無據。1968年美國總統大選,尼克森基辛格合謀,藉助陳香梅之手,賄賂西貢阮文紹,破壞巴黎和會,使詹森的競選優勢崩盤,尼克森僥倖當選1969總統。詹森怒斥尼克森的叛國行為!(林立果可能知悉此事。此醜聞2018年才解密),毛拉尼克森反蘇,1972年尼基訪北京,給尼連任加油,尼克森終以水門事件下台。這完全是兩個美國政治流氓和一個共產獨裁者玩的權力遊戲,集卑劣無恥之極。既給913後的毛輸血,又出賣自由台灣(跟著又有毛公然干預美國大選,1976邀尼克森秘密訪京,將福特搞下去的戲碼……)。毛留下的外交失敗和醜聞,罄竹難書。林彪投靠蘇修乃是走向光明和進步的抉擇。

(2022年4月14日紐約)

責任編輯: 東方白  來源:光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5/1739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