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可怕!連花清瘟19年,沒有錯過任何一次災難…

世界上有兩種藥可以醫治百病,一種叫多喝熱水,一種叫連花清瘟。

從2003年的非典、2008年手足口病、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20年開始的新冠,連花清瘟一次次上演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戲碼,沒有讓任何一次災難的機會錯失。甚至2008年汶川地震,連花清瘟也能盡力打造為國製藥的企業人設。

尤其是2020年以來的新冠疫情,身處神壇的連花清瘟出廠銷售額應已達到百億之巨。(註:財報更新至2021年三季度,數據平滑計算)

家族企業

連花清瘟創始人吳以嶺橫跨學界、商界、政界,他有一串複雜的名頭,然而歸根溯源,吳以嶺只做過兩份全職工作: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內科醫生、以嶺藥業的老闆。

河北省中西醫結合醫藥研究院院長、河北醫科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工程院院士、中醫絡病學學科創立者和學科帶頭人、中醫心血管病專家,擔任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副會長、中華中醫藥學會副會長、中華中醫藥學會絡病分會主任委員、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中醫科學院首批學部委員、以嶺藥業董事長。(資料來源:以嶺藥業年報、新華網資訊)

1981年,南京中醫藥大學研究生畢業,吳以嶺被分配到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內科做醫生,一干11年。期間,他研發出了通心絡、肌萎靈等方藥,迫切希望將其產業化,然而多次尋求外部合作未果。1992年,43歲的老醫生吳以嶺以10萬元下海創業,創立了以嶺藥業的前身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資料來源:光明網2015年採訪)

此後12年,波瀾不驚。

據中國知網檢索,1992-2003這12年間,吳以嶺在一些醫療雜誌發表過數篇醫學文章,主題為心腦血管疾病和肌無力疾病的防治。期間並未有連花清瘟為代表的呼吸系統或感冒防治相關研究。(註:作者沒有搜到,不確定一定是沒有。)

下海之前,吳以嶺就曾研製出中藥「五龍丹」,後改名通心絡膠囊,這款治療冠心病的中藥用人參作為君藥,加入了全蠍、水蛭、蜈蚣、土鱉蟲、蟬蛻五種蟲類藥。這是吳以嶺在河北省中醫院工作期間的研究成果。(資料來源:光明網2015年採訪)

根據2011年招股說明書披露的信息暗示,讓吳以嶺掘到第一桶金的並不是賣藥,而是醫院。

招股書顯示,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旗下附屬醫院,在2000年,已可以生成4000餘萬元資本積累,並以此為原始資本改制為此後的以嶺藥業。

如同大部分中醫世家,以嶺藥業有著家族作業的鮮明特徵。至2011年以嶺藥業上市前,吳氏家族掌控著這家公司超過70%的股份,至2020年底,吳以嶺及兒子女兒的合計持股仍約為53%。以嶺藥業當前市值600億。

資料來源:以嶺藥業招股說明書

為非典,15天研製出連花清瘟

2003年,以嶺藥業迎來了改變公司歷史的機會。這家如今年營業額近90億的公司,有半壁江山靠著連花清瘟打下。連花清瘟正肇始於2003年非典。

2003年7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連花清瘟膠囊」進行臨床研究。這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啟動防治非典型肺炎藥品快速審批通道後,首次批准用於治療非典的中藥。(資料來源:2003年7月新華社北京刊文)

同月,《上海醫藥》發表了《河北研製成功可明顯抑制SARS病毒的中藥膠囊》,對這次研究做了一些補充說明。「河北省以嶺醫藥集團組織科研人員攻關,把原來中藥抗流感的科研課題延伸到抗SARS病毒的研究上來」。

2004年5月9日,連花清瘟膠囊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新藥審評,獲得新藥證書和生產批件。

2004年6月刊發的《中國中醫藥報》披露了更多細節,「他們晝夜攻關,在短短的15天內完成了「連花清瘟膠囊」的提取、濃縮、乾燥、成型等生產工藝和質量標準的研究工作……從研製到獲省藥監局批號,再到進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快速審批通道,僅用了一個月的時間,這確實是一個奇蹟。」

《中國中醫藥報》還稱:在我國最為權威的P3實驗室進行抑制SARS病毒研究,發現連花清瘟膠囊可明顯抑制SARS病毒。

不過,在2011年發布的以嶺藥業招股說明書中並未有相關記載。

在連花清瘟獲批的一個月後,「非典」結束,這款日後家喻戶曉的神藥需要找到新的定位。

定位大師——為每一次災難做好準備

機會永遠會留給有準備的人。禽流感、手足口病、汶川地震、甲型流感、新冠接踵而來。再加上每年冬季的季節性流感基本盤,連花清瘟形成了一專多能的定位布局。

2005年11月,衛生部印發《人禽流感診療方案(2005版修訂版)》中,除了證明新型抗流感病毒藥物達菲更確實對禽流感病毒H5N1和H9N2有抑制作用外,還公布了一些在治療人禽流感患者過程中可辨證施治的中成藥。其中,可用於解表清熱類的中成藥包括連花清瘟膠囊。(資料來源:新華社北京2005年11月刊文)

2008年,安徽阜陽發生手足口病疫情,連花清瘟再次出現,宣稱對手足口病毒有抑制作用。不過,未查到有相關臨床使用該藥的文獻。(資料來源:中華養生保健雜誌2009年2月出版)

2008年,汶川地震,連花清瘟被列為衛生部應對病毒傳染性公共衛生事件的代表中成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關於在震區災後疾病防治中應用中醫藥方法的指導意見》的推薦用藥。(資料來源:招股說明書)

2009年之前,連花清瘟的神奇功效大部分停留在政府關係及宣傳層面,未能給以嶺藥業帶來明顯的財務貢獻。

2009年甲流期間,連花清瘟膠囊列入衛生部《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診療方案》推薦用藥,被分在中醫辨證治療」毒襲肺衛「治療方案中。(衛生部網站)

以嶺藥業招股書生動地記錄了蓮花清瘟的第一次高光時刻。」下半年由於甲型流感的爆發,連花清瘟膠囊供不應求,公司在開足馬力生產的情況下,提取車間仍然不能滿足公司生產需要。」

2009年,因為甲型H1N1流感,連花清瘟銷量暴漲7倍。這與我們如今見證的新冠時期何其相似。

每次疫情,連花清瘟都能找到營銷切入點。到2020年,他的營銷基礎產品功能話術體系涵蓋了禽流感、甲型H1N1流感、流行性感冒、風濕肺熱、急性扁桃體炎、伊波拉、中東呼吸綜合症、新冠病毒等一系列病毒性疑難雜症的防治。

儘管這些功效多有國家級機構一定程度的背書,但也要承認,一個人的命運除了要考慮歷史進程,也要注重個人奮鬥。在中國的現代企業中,通常把這種工作稱為公關。

資料來源:以嶺藥業2020年年報

百億

2020年開始的故事開始被廣為熟知了,連花清瘟開始在各方需求共同作用下成為了國民神藥。這其中可能牽涉到中西醫粉互毆、海外到底是怎麼看這個藥的、鍾南山背書、世衛組織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開了一個會被企業拿去做公關稿。

可能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這些問題的標準答案了,只是,持有不同立場的人的比例會在不同時期不斷變化。

將幾組數據送給看到本文的人。

(1)連花清瘟過去12年銷售額

2020年,連花清瘟系產品總銷售額超過42億元;2022年3月,以嶺藥業曾在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列入《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的提示性公告中指出,2021年前三季度,連花清瘟產品實現營業收入33.7億元。按照平滑營業額統計,2021年四季度和2022年一季度,連花清瘟銷售額應超過20億元。

也就是說,2020年春新冠開始後,連花清瘟出廠銷售額已超百億。

(2)以嶺藥業過去12年營銷費用支出

以嶺藥業財報顯示,僅2020年,公司銷售費用就高達30億,相當於研發費用總和的五倍。作為一家以公關營銷為所長的公司,以嶺藥業甚至還建造了一座價值7億的以嶺營銷大廈。

以嶺藥業擁有著全覆蓋的銷售體系,銷售人員超過1萬人,銷售網絡覆蓋城市醫院部、零售部、城市社區部和基層城鄉部,商銷部對流通商業末端渠道和縣域零售市場進行統一管理。公司將這個營銷體系稱之為學術營銷體系。

(3)感冒用藥中成藥占有率

2020年,連花清瘟在公立市場市占率近40%,也就是說,在醫院每開出10盒中成藥感冒藥,就有四盒是連花清瘟。

而在消費者自己可以決策的零售店市場,這一比例為10%。以嶺藥業的40億銷售費用物有所值。

(4)每位病人要吃多少盒藥

接下來是一道最普通的計算題。經過近期的科普,大家應該知道連花清瘟是給染病者吃的,而沒有預防效果。那麼新冠至今,中國總感染人數不超過50萬人,假設人人都需要吃連花清瘟,每盒藥20元,那麼每人需要吃多少盒連花清瘟才能吃出100億。(實際上連花清瘟出廠價遠低於20元每盒)

解:100億➗50萬➗20=1000盒/人。

答:平均每位病人要吃1000盒……

呵呵!!!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從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5/1739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