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純鉤:被救上船與被扔下海的距離有多遠?

作者:
在博鰲論壇發言時,習近平又有新花招,說是「世界各國乘坐在一條命運與共的大船上,要穿越驚濤駭浪、駛向光明未來,必須同舟共濟,企圖把誰扔下大海都是不可接受的。」這種話真虧他說得出口!這艘船是誰的船?是你救別人上船,還是你被別人救上船?是你不守船上規矩,還是別人不守規矩?你在船上作反,不把你扔下海,莫非要把船東扔下海去?

習近平治國理政毫無章法,倒是小動作很多,最近為中共二十大,又推出「問計於民」的網上徵求意見稿。上海封城搞得民不聊生,民間罵聲響徹雲霄,莫非習近平還聽不到?真的要問計於民,先把草菅人命的清零措施廢了再說。

在博鰲論壇發言時,習近平又有新花招,說是「世界各國乘坐在一條命運與共的大船上,要穿越驚濤駭浪、駛向光明未來,必須同舟共濟,企圖把誰扔下大海都是不可接受的。」

這種話真虧他說得出口!這艘船是誰的船?是你救別人上船,還是你被別人救上船?是你不守船上規矩,還是別人不守規矩?你在船上作反,不把你扔下海,莫非要把船東扔下海去?

世界上本有兩條船,一條是美歐的民主大船,一條是中蘇的共產大船,後來中蘇那條船漏水沉沒,中共搭了救生艇落海飄流,發出求救信號,被美歐那條船發現,將中共打救上去,這才避免了沒頂之災。

先明白中共與西方民主大船的關係,然後才有是非可言。

中共上船時,因營養不良瀕死,在船上得到良好照顧,慢慢恢復元氣,養得白白胖胖,整天需索無窮,船主本於憐憫之心儘量滿足,中共養尊處優,慢慢不知高低,以客欺主。

船東對這個落水客人以禮相待,換來中共的恩將仇報。中共在船上作威作福,指桑罵槐,掇弄乘客與船員作反,又到駕駛艙胡鬧,要求指揮航程,改變航道,要求參與船上的管理,甚至到動力艙聚眾鬧事,危及整條船的安全。

到這種地步,船主就面臨一個選擇,一系留著這個惡棍,最終危及船的安全,一系給他一條救生艇,把他扔回大海去漂流。事情就是這麼簡單,你既不合作,你就哪裡來回哪裡去,該做的我都做了,我不能做到讓自己的船也沉了。

世上有「企圖把誰扔下大海都是不可接受」這回事嗎?當然沒有。那要看船是誰的船,誰為主誰為客,要看船主與船客是不是有共渡劫波的願望?我要向西,你要向東,唯一辦法是你下船自尋出路,否則就是船東把你趕下海去。船東勢不可改變自己的航道去遷就船客,唯有船客改變自己的初衷去俯就船東。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國剛改革開放時,曾流行一句話,叫做「開除球籍」,意思是中國再不改革,就將被開除地球籍貫,自取滅亡。開除球籍之說,與被扔下海之說是同一個意思,就是你逆時代潮流而動,就會在時代潮流中葬身。

現代歷史上被民主大船扔入大海的政權多不勝數。納粹德國﹑大日本帝國﹑前蘇聯﹑東歐共產國家﹑赤柬波爾布特﹑卡扎菲﹑海珊,現在乘一條破爛獨木舟在海上等人打救的還有朝鮮﹑伊朗﹑古巴﹑緬甸。中共當年在驚濤駭浪中被民主大船及時搭救,才倖免於難而已。

可惜中共本性難移,在船上待久了就不安份,對好日子習以為常,野心不時躁動,及至挑戰船主,干擾船政,以客欺主,到處生事。民主國家對中共的挑釁久已不耐煩,正等待一個適當的時機一舉解決,正在此時,爆發了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

這一次美歐各國不再忍了,俄國作反,先把俄國扔下海去,中共與俄國同穿一條褲子,先趕走俄國,後解決中共。兩個專制獨裁的國家,在價值觀上與西方國家南轅北轍,搞得全世界無一刻安寧,被趕下船是必然的結果,沒有什麼應不應該,也沒有什麼可不可接受。

一朝發達語無倫次,野心很大本事很小,眼看有被扔回大海的危險,這才叫屈求饒,已經無可挽回了。

習近平還說:「要踐行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弘揚全人類共同價值,倡導不同文明交流互鑒。要堅持真正的多邊主義,堅定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時至今日,還期望與美國共同治理地球,這真是昧於形勢﹑不自量力的誤判。經過這麼多年,如果美國還不醒,美國也就不是美國了。

事到如今,說多少漂亮話,做多少美妙的姿態,都是白費力氣了。不是世界拋棄你,是你先拋棄世界。兩種價值觀勢如冰火,不可能一起經風雨同命運,此後你劃你的救生艇,人家開人家的萬里船,如此罷了,豈有他哉?

世界到了一個新拐點,把中俄扔下海去,民主這條大船,才可乘風破浪,駛向未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26/1740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