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曾經的中國「稀土大王」 因嗜賭輸掉上億身家

蔣泉龍曾是中國的「稀土大王」,他白手起家,曾一度將個人資產做到百億(約15億美元)以上,進入福布斯富豪榜,卻因沾賭輸掉上億身家。

曾經的「稀土大王」蔣泉龍因嗜賭輸掉上億身家。(大紀元合成)

蔣泉龍曾是中國的「稀土大王」,他白手起家,曾一度將個人資產做到百億(約15億美元)以上,進入福布斯富豪榜,卻因沾賭輸掉上億身家。

蔣泉龍從國企「下海」,以耐火材料生產起家,後跨足稀土行業及環保行業,成為中國規模最大的稀土和耐火材料生產商之一。其控制下的新威集團在香港上市,名稱為中國稀土控股(0769.HK)。

從普通農民變成資本大佬,又從資本大佬變成負債纍纍,蔣泉龍是如何走上今天這一步的呢?

蔣泉龍白手起家

1952年,蔣泉龍出生於江蘇省宜興一個小鎮上,從小家境貧寒,只上了四年半的小學。為了減輕家裡負擔,他早早就出去打工並成為一名耐火材料廠工人。

在廠里工作的時候,他勤學好問,了解耐火材料的原理及性能。他成了廠里技術最好的員工,掌握了關於耐火材料研發、工藝和製造的所有技術。久而久之,他終於成了耐火方面的專家,這為他後來白手起家打下基礎。

蔣泉龍在宜興耐火材料廠一干就是十年,他的業務能力和踏實肯乾的精神被公司認可。所以當河南開封第二耐火廠陷入生產困境時,他被聘請擔任副廠長一職來幫助工廠改善局面。他結合平時熟知耐火材料的工藝,很快調整了廠里的生產模式。沒過多久,工廠走向了盈利,還成功地進行了產業擴張。

1984年,只有3000元(約360美元)積蓄的蔣泉龍決定從國企「下海」,回到老家宜興,與妻子錢元英一起創辦了「宜興鎂質耐火材料廠」,開啟了他的創業生涯。他因此賺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也積累了豐富的人脈,同時增長了閱歷。

一位蔣姓員工對南京周末記者說:「就說這廠吧,1000多名員工都是當地人。要是沒有這廠,這1000多人就只能在家種種地,一年只能圖個溫飽,哪有現在一年能掙1萬多(約0.12萬美元)這麼滋潤哦!」

通過幾年的努力,蔣泉龍創辦的材料廠越發走向正軌,幾年間便賺到了大量的資金。不過,耐火材料廠承載不了蔣泉龍的志向,他還有更大的抱負。

經過多番調查研究,蔣泉龍把眼光投向中國新興的稀土資源行業,準備在稀土行業大展拳腳。

1987年,他成立了宜興稀土分離廠,翌年又創辦宜興稀土冶煉廠,之後又成立多家公司,並開始涉足環保行業。至1994年,蔣泉龍整合耐火廠和稀土廠,創建「新威集團」。彼時,蔣泉龍淨資產已達到1.3億(約1600萬美元)。

1999年,蔣泉龍帶著中國稀土在港交所登陸,正式掛牌香港證券交易所。「新威集團」改名為「中國稀土控股(0769.HK)」,更使其市值一度高達百億。在資本市場,蔣泉龍夫婦被媒體稱為「玩轉資本魔方的高手」。

至2001年時,被業內稱做「稀土大王」的蔣泉龍以11.4億(約1.5億美元)身家躋身《福布斯》中國大陸富豪榜第39位。2013年,他的身價達到了頂峰103億元(約15億美元)。

網易報導,當時的蔣泉龍一直表示,他不覺得自己有非常大的能耐。「其實真正幫我操作的都是我聘請的高手,至於他們是怎麼幫我折騰的我也不明白。可能也正是因為我不懂,才能夠這樣放手讓他們去做。」

他很樂意將自己成功的經驗分享給更多的人。他在江南論壇上發表了名為《進軍資本市場是民營企業發展的有效途徑》的文章,希望以自己的經驗能幫助到更多人。

捲入賭債風波

蔣泉龍的稀土生意越做越大,他的公司一度成為中國最大的稀土生產企業。但在2017年他卻被曝光欠了超過1億港元(約1200萬美元)的賭債。

2017年8月4日,「中國稀土」發布一則公告稱,蔣泉龍收到了一份令狀,令狀中表示董事蔣泉龍被申索款項1889.18萬新加坡元(相當於1.08億港元,約1300萬美元)及每年12%的利息。

媒體報導引述香港《信報》2014年刊登的,蔣泉龍從新加坡濱海灣金沙賭場借錢進行賭博,2017年的這則申訴令,就是新加坡賭場經營者Marina Bay Sands Pte.Ltd.向香港高等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蔣泉龍還錢。受輿論的影響,「中國稀土」股價瞬間大跌。

「中國稀土」被中共邊緣化

2011年5月時,中共工信部提出,要通過兼併重組,組建六個大型稀土集團,形成北方一家和南方五家的格局。這六大集團分別是北方稀土、五礦稀土、中鋁集團、廈門鎢業、廣東稀土集團,以及贛州市政府控制的中國南方稀土集團。

從2012年開始,沒有資源的「中國稀土」,其地位不斷被邊緣化。據中國稀土發布的2017年年報顯示,該公司從2012年開始連續6年處於虧損狀態。

2021年8月,中國稀土控股舉辦了中期報告會,有關專業人士表示其資金存量較去年減少,公司基本處於虧損狀態。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430/1742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