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雲松:中俄是否已簽訂軍事結盟密約

作者:
美國的警告是管用的,制裁也是嚴厲的,俄羅斯遭受的制裁使中共膽寒,他們非常害怕這樣的制裁落在自己身上,那樣中國會很快崩潰。美國已經有言在先,如果援助俄羅斯後果嚴重,制裁也是咎由自取。所以儘管俄羅斯戰事困難,中共也不敢公開大量援助,只能偷偷摸摸以貿易的名義輸送一些物質。特別是俄羅斯戰場失利後,中共更是進退兩難。進,如果公開軍事援助俄羅斯,會遭受國際社會的制裁與圍剿,下場會很慘

中共政府對俄羅斯的侵略行為沒有絲毫的譴責,反而與俄羅斯站在一起,明里暗裡支持俄羅斯入侵,共同對抗國際社會。圖:美國航母作為北約聯盟的核心力量在地中海軍演,儘管不直接針對俄羅斯,但時刻準備對俄羅斯的行動做出反應。(大紀元製圖)

三:中俄簽訂軍事同盟條約是歷史的必然以及現實的需要

2022年2月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普金訪問了北京。在國際社會普遍外交抵制北京東奧的情況下,他是唯一一個為北京東奧站台的大國領導人。在北京逗留的一天中,他與習近平舉行了會晤,與中國政府簽訂了15項政府間協議,包括為期30年、總價值1175億美元的石油天然氣購買合同,還有包括建立獨立金融結算系統,保護兩國免受第三國制裁的反壟斷執法和競爭政策領域的合作協定。兩國還發表了反對美國霸權要建立國際新秩序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措辭嚴厲的聯合聲明。2月24日,俄羅斯就入侵了烏克蘭。這期間,海外陸陸續續就有消息傳出,說普金與習近平不但簽署了15項政府公開協議,還秘密簽署了軍事結盟的條約,中共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俄羅斯支持中共武統台灣;中共不但早就知道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計劃,還答應給俄羅斯提供軍援物質,共同反對西方國家可能的制裁,俄羅斯入侵時就使用了中共提供的無人機和軍用通訊設備;普金還應習近平的要求將入侵時間推遲到冬奧會結束之後等。

對這樣的消息,我絲毫不感到意外,也不認為這是空穴來風。從中俄兩國的關係發展以及未來的政治走向來看,兩國軍事結盟那是必然的結果,政治結盟、軍事交流、經濟互補都是為最後的軍事結盟打基礎,不是結不結盟的問題,而是如何結盟的問題,是結盟的時機和結盟的方式的問題。

1.中俄軍事結盟的必然性:

大國之間的軍事結盟必須具備幾個條件:首先是要有大致相同的戰略目標和戰略擴張的願望;其次要對付相同的戰略競爭對手或戰略敵人;再有就是在政治上的高度互信,是能夠戰略協同的可靠的戰略夥伴;還有就是要有強大的實力,能夠給自己提供可靠的戰略保障。而中俄兩國都有擴張的願望,都想改變現有國際秩序,成為可以主宰世界的霸主;都有共同的敵人—美國及其盟國;而且在意識形態也是相同的,都有紅色基因,都恐懼顏色革命,對顏色革命都是嚴防死守;都是世界大國,但都沒有單挑美國的實力,但如果結盟可以優勢互補,力量倍增,可以與美國扳扳手腕。而且中俄結盟還有一個得天獨厚的條件,就是兩國緊緊相鄰,有著漫長的國境線,盤踞在歐亞大陸占有很大的版圖,如果結為軍事聯盟可以構成掎角之勢,相互之間形成戰略縱深、戰略依託、戰略支撐,成為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戰略堡壘。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紅色蘇聯雖然解體了,其繼承者俄羅斯也實行了總統議會制,但其國家政體離民主化越來越遠,而是走向了專制獨裁。西方將俄羅斯分為共產主義時代和後共產主義時代是很有道理的,後共產主義時代表面上不提共產主義,實質上還是社會主義,只不過是由國家壟斷變為寡頭壟斷,換湯不換藥。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並沒有對共產主義邪惡進行系統的深入批判,並沒有對共產主義思想進行徹底清洗,並沒有立法取締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組織,全社會也沒有對蘇共時期的共產主義運動有深刻的反思,以俄共為代表的左翼政黨還大量存在,活躍在俄羅斯政治舞台,還有相當的市場;懷念前蘇聯榮光的人在俄羅斯大有人在,只不過是以一種民族主義的形式體現,共產主義的餘毒在俄羅斯還根深蒂固。俄羅斯民族與西方國家的民主政體是格格不入,相反,對中國這樣的紅色專制政權卻有一種天然的親和。蘇聯解體30年來,俄羅斯與西方漸行漸遠,相反,與中共卻越來越近。蘇聯剛解體時,西方國家表現了很大的善意,對俄羅斯給予了很多的鼓勵。美國將俄羅斯視為戰略夥伴,雙方峰會不斷,你來我往,氣氛融洽,美國肯定俄羅斯的改革,還給了俄羅斯很多援助。但俄羅斯的社會改革並沒有成功,也沒有走上西方國家希望的道路。特別是普金上台後,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就每況愈下。2008年普金入侵喬治亞是西方國家與俄羅斯關係的一個轉折點,2012年普金修改憲法欲行終身制,刺殺反對黨領袖,以及2014年分裂克里米亞,使西方國家都看清了普金的真實面目,就是一個共產主義的專制餘孽,對他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有人還鼓吹川普總統有什麼「連俄滅共」的戰略,這怎麼可能?美國「聯俄滅共」就是異想天開,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偽命題!「疏不間親」,川普總統在位時,只是2018年和普金在芬蘭赫爾辛基見過一面,那還不是正式訪問,只是G8會議期間禮節性的見面,相反,習近平與普金共見了38次面,兩者誰親誰遠?川普總統執政時,美俄之間的國家關係定位是「戰略競爭挑戰」,而中俄之間的關係是「全面戰略夥伴協作關係」和「新時代全面戰略夥伴協作關係」,誰是友誰是敵,還不一清二楚嗎?戰略夥伴協作關係再加上新時代,這種表述就非同尋常。什麼叫「新時代」,用共產黨官媒的話說「就是從未有過的友好時代」;用習近平的話講,就是兩國「互信程度最高、協作水平最高、戰略價值最高的一對大國關係」;用普金的話講:「兩國關係處於歷史最好時期」,「新型大國關係的典範」。大選時的所謂「通俄門」就搞得川普總統焦頭爛額,而且佩洛西和民主黨還糾纏不休在彈劾川普總統,川普總統怎麼可能去聯俄?那不是授人口實嗎?自從克里米亞分裂和敘利亞戰爭後,普金已被西方世界普遍視為敵人,這種大的趨勢是川普總統根本無法扭轉的,其間的政治風險也不是川普總統個人所能承受的。即使川普有這個心,美國內部的阻力也是川普總統根本無法逾越的障礙,更遑論中俄之間緊密的盟友關係根本不具備一點操作性,所以「聯俄滅共」只是一種政治幻想,沒有「美俄滅共」的可能,只有「中俄抗美」的現實威脅。

美國與中俄之間意識形態的鴻溝就是天然的對立。美國二戰以來主導建立的國際秩序也成為中俄戰略擴張的巨大障礙,美國也就成為中俄的死敵。「中美必有一戰」,中共對此有非常明確的認識和判斷,這也是中共既定的戰略,毫不含糊,從未改變。兩國意識形態的矛盾和根本利益上的衝突不可調和,最後的結果必然是生死對決。作為共產國家,中共企圖輸出革命、稱霸世界、實現共產主義的野心從未熄滅。這是中共的邪惡本性決定的,也是它自身生存的需要。如果都是民主國家正常社會,中共孤零零在世界上就無法生存;只有全世界實現了共產主義或者形成一個很大的共產陣營,中共才有安全感。因為實力懸殊,中共改開以來一直奉行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政策,不直接與美國對抗,而是發展經濟,積蓄力量,充實軍武。但「韜光養晦」只是手段,只是迷惑美國以及西方的煙幕彈,「圖窮匕見」才是目的,中共所作的一切一切都是為最後的中美對決做準備。在自覺力量強大之後,中共已經按耐不住,不再提「韜光養晦」,而是要「大國崛起」了,要全世界都聽懂中國聲音,都講中國話,惡魔已經露出了魔爪與獠牙!2014年,中共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了「一帶一路」計劃。所謂「一帶一路」就是通過經濟滲透、政治收買、軍事援助結成利益共同體,在全世界地緣政治形成一個廣泛的反美聯盟。這是中共企圖改變國際秩序主導世界邁出的第一步。從那時起,美國就以警惕的目光看著中共,不斷的調整國家政策,中美關係從合作走向對抗已經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

俄羅斯也是如此,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已經走向衰落,實力大不如前。但普金並不甘心俄羅斯只是一個地區大國,他還想重整雄風。作為一個狂熱的民族主義者和前蘇共黨員,普金對蘇聯的解體一直耿耿於懷,認為這是二十世紀地緣政治的最大災難,恢復蘇聯版圖,重整俄羅斯也就成為他的執政目標。這一點,在普金組建的「統一俄羅斯黨」名稱與綱領中就體現的淋漓盡致。作為「新歐亞主義」的倡導者與執行人,普金念念不忘的重建一個新的歐亞大國,不但要將前蘇聯版圖統一起來,還要將勢力範圍擴展到歐洲,成為彼得大帝二世也就成為他最高的政治理想。普金認為,蘇聯解體就是顏色革命的結果,而且2012年,他自己也受到了顏色革命的衝擊,使他心有餘悸。俄羅斯憲法規定總統只能連任兩屆,2008年時,普金已經連任了兩屆,不能再競選總統,只能出任總理;2012年總統大選年,普金還想競選總統,於是修改憲法使他能夠再次有資格連任兩屆總統,還將總統任期從四年延長到六年。這遭到了民眾的反對,民眾大規模上街抗議,許多城市還爆發了騷亂,雖然普金施展政治手腕將騷亂平息下來並順利當選,但這件事情也使他吃驚不小,防止顏色革命也就成為他的心病。在防止顏色革命上,中俄兩國處境相同、同病相憐,找到了共鳴點,曾有過坦誠的交流與深入的合作。中共向普金傳授了如何防止群體性事件擴大以及輿論控制等維穩經驗,而普金通過立法限制親西方的自由民主黨派的活動,截斷自由民主黨的資金來源與外部聯繫,打壓自由民主黨的生存空間等做法,中共也大為讚賞。雙方不約而同的秘訣都是將顏色革命的威脅消滅在萌芽狀態。防止顏色革命大大拉近了普金與中共的距離,增強了雙方的政治信任。鎮壓顏色革命普金毫不手軟,2014年烏克蘭發生顏色革命,將亞努科維奇趕下台,普金出兵干涉,分裂了克里米亞,並將亞努科維奇保護起來。2021年俄羅斯的小兄弟白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發生顏色革命,也被普金派兵平息。

中俄兩國雖然戰略處境相近、戰略理念相通,有結盟的思想基礎,但各自心懷鬼胎,各打各的算盤,要想結成軍事同盟也非易事,也有很長的路要走。由於歷史上的恩怨,兩國的互信水平很低,要想結成戰略夥伴甚至盟友,首先是要在政治上建立互信。中國在歷史上吃了很多俄國的虧,俄國侵占了我國的大片領土,屠殺了無數的中國人,中國精英階層骨子裡的民族情緒就有仇恨俄國的一面,這種民族感情因素也會反映到中共黨內,「俄國人不可靠論」在中共黨內也很有市場。而普金對中國的疑慮也很深,擔心中國會對俄羅斯提出領土要求;擔心中國搞人口擴張,大舉向人煙稀少的西伯利亞地區移民,使西伯利亞中國化;擔心中國強大會將俄羅斯邊緣化;擔心中俄貿易失衡,俄羅斯成為中國的經濟附庸;擔心中國對中亞的影響力,會危及自己的後院。過去的中蘇結盟,蘇聯是絕對的老大,中共只是蘇共的小夥伴;現在的中蘇結盟,兩國已經平起平坐,不存在過去的依附關係,但聯盟軸心無疑已經偏向了實力更強的中共,這使一向自視甚高的普金也很難接受。多年來他對中國都是保持既合作又防範的政策,出售中國的武器都要保持10-15年的技術優勢。所以,開始階段普金結盟的願望並沒有那麼強烈,而中共要主動很多。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後,外交政策全面向俄羅斯傾斜,兩國關係急劇升溫。經過普習兩人的頻繁互訪,兩國政府間的廣泛合作(簽了數百項協議),貿易的增長,軍事上的交流與合作,還有就是兩國在軍事戰略上的溝通與研討,以美國為假想敵,互相交流經驗,開展戰略戰術研討,模擬推演,互相之間交了底,極大的增強了雙方的軍事互信,使雙方對各自的國家戰略有了更深的了解。特別是中共不但多次公開表示,而且普習會晤中習近平也做過這樣的表述,中國對俄羅斯沒有領土要求,要與俄羅斯「世代友好,永不為敵」,這大大打消了普金的顧慮,增加了政治上的互信,也為雙方更深入的合作掃清了障礙。

2014年,是國際地緣政治非常關鍵的一年,這一年發生了三件大事,第一件是中共宣布了一帶一路計劃,第二件是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等中亞四國組建了中亞經濟聯盟,第三件就是烏克蘭發生廣場革命和克里米亞分裂。這三件事看似孤立,其實卻有深刻的內在聯繫,對世界局勢也會產生深遠的影響。一帶一路是中共要實現所謂「大國崛起」的重要戰略步驟,這是中共要對外擴張勢力的明確信號;而「歐亞經濟聯盟」是普金要建立一個獨立國協國家的共同大市場,實現資金、商品、服務、勞動力的自由流動,這是普金在整合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政治資源,實現獨立國協國家內部的經濟統一,也是普金實現俄羅斯大歐亞主義計劃的第一步。普金的計劃是先在中亞幾個小夥伴國家試點,然後擴大到烏克蘭、白俄羅斯、摩爾多瓦等國,先建立一個由俄羅斯主導的類似歐盟的國家聯盟組織。但沒想到緊接著就發生了烏克蘭顏色革命,徹底打亂了普金的布署,使普金的大歐亞計劃一開始就遭受重挫,這也是普金迅速出兵克里米亞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中俄兩國幾乎同時開始戰略擴張,看似偶然卻也必然。中共一帶一路計劃,把手伸進了中亞俄羅斯的勢力範圍,這與普金的大歐亞計劃是有衝突的,普金一開始對一帶一路是有戒心的。一直到2018年,普金才表態宣布「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是相容的,對於中亞地區經濟發展有好處。這說明中俄兩國已經達成了諒解,經濟合作政治互信都有很大提高。中俄的戰略擴張,必然會導致國際社會的反彈,俄羅斯在歐洲會受到北約的阻力,而中國在全球範圍都會受到美國的遏制。這種矛盾會越來越尖銳,最後導致熱戰也有很大可能。面對國際社會的壓力,中俄也只有結盟才可抗衡。中俄之間早已在政治上結盟,形成了全面戰略夥伴關係,而就在2014年,中俄軍事結盟的呼聲也不絕於耳,發展到今天,兩國早已經形成了「利益共同體」或「命運共同體」,早已經形成了準軍事結盟的關係。

2.中俄軍事結盟的時機與條件

2019年,中俄建交70周年,兩國舉行了隆重的紀念活動,並發表聯合聲明宣布兩國進入「新時代全面戰略夥伴協作關係」,這意味著兩國不但在政治上成為可靠盟友,同時在軍事上也進入了「准同盟時代」。習近平說,兩國之間是利益與共、責任與共的「命運共同體」;而普金則講:「彼此視為緊密盟友的特殊關係」和「戰略盟友關係」。

雖然中俄進入了準軍事結盟的新時代,在國際政治上作為戰略盟友互相配合,在軍事上兩軍已為「特殊友軍關係」,在軍事部署上「背靠背」互為犄角;在軍事行動上「肩並肩」緊密協同。但准同盟和同盟國是有質的差別的,准同盟沒有簽訂條約,那麼就不承擔條約的義務和責任,那麼盟友之間的承諾也就沒有約束力,就不能提供可靠的安全保障,在關鍵時刻也是靠不住的。准同盟只能提供道義上的聲援,而同盟國是需要肝膽相照、兩肋插刀的,這是本質上的不同,自古以來軍事結盟就是一種「血盟」。中俄兩國要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打破美國的所謂霸權、建立世界新秩序、實現大國復興之夢,成為主導世界的一級,那是要面對巨大的風險與挑戰,僅有準同盟的關係是遠遠不夠的,建立准同盟關係不是中俄兩國的目的,准同盟只是一個過程,最終軍事結盟才是目的,這一點中俄兩國都是心照不宣的。中俄兩國政治軍事互信協作已經到了很高的程度,進一步達成軍事結盟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何時結盟,這裡面大有玄機。中共雖然宣布中俄兩國是「新時代全面戰略夥伴協作關係」,但卻一直聲稱「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的三不政策,其實這都是中共的煙幕彈。對中共而言,結盟或不結盟不是一成不變的教條,而是要看其整體戰略的需要,是可以因時因勢予以調整的方略。中共深知,如果中俄過早公開宣布結盟,就等於正面向美國等西方國家發起挑戰,必然遭到美國及其盟友的強烈反彈,就會導致新的冷戰,中俄兩國也會受到國際社會的封鎖而實力大損,必然會導致相互對立的新的兩級格局。中共深知,中國經濟高度依賴於西方的資金、技術、市場,中國的發展還需要西方持續的輸血,過早破裂會阻斷中國大國崛起之路。而且中俄即使結盟在現階段也沒有實力與西方全面抗衡,即使拉上一幫亞非拉小夥伴也只是弱勢聯盟,在戰略上處於不利地位,中俄也未必有能力為那些惹是生非的小夥伴提供保護。所以,過早的結盟有打草驚蛇、盲目冒進之嫌,殊為不智。何時結盟要看時機,時機不成熟不宜輕舉妄動。最好的結盟時機要在戰略發動之時,而且是秘而不宣。

但是普金與習近平的個人意志使這一進程大大提前。作為大國領袖,兩人都有時不我待的使命感,普金有個歐亞夢,而習近平有個中國夢;普金一心想拿下烏克蘭,作為他重建歐亞帝國的奠基石;而習近平念念不忘統一台灣,建立不世之功,烏克蘭和台灣是兩國的核心利益之所在。兩人都近古稀之年,已進入執政末期,都欲終身執政,也都面臨很大的執政壓力。中共今年就要召開20大,將決定習近平是否連任;而普金的第四任期也快結束,能不能開始自己的第五個乃至第六個任期也存在變數。能否拿下烏克蘭和台灣,不但關係到他們的歷史定位,更是關係到終身執政。兩國的處境都不佳,經濟不振,內憂外困,既擔心顏色革命,又和西方國家關係疏遠。俄國自不用說,而中美關係也回不到從前。拜登上台後,雖然內政一塌糊塗,但在外交上美國的國家戰略是連貫的,對中國的定位依然是「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主要戰略挑戰」,中美關係也沒緩和多少,依然在執行川普總統時期的制裁政策,還增加了一些新的制裁措施,美國軍艦過境台灣海峽、巡航南海已經常態化,可以預期的是,這種制裁封鎖脫鉤只會越演越烈。與其坐以待斃,不如鋌而走險,解決內憂外患最好的辦法就是戰略擴張。特別是他們看到西方國家因為疫情經濟衰退、因為疫苗政策族群撕裂、美國因為大選嚴重分裂、白左的倒行逆施使得非法移民如潮水般湧入,毒品泛濫成災,安提法、黑命貴、同性戀、變性人大行其道招搖過市,高通脹、高油價,種種現象讓他們看到了美國的混亂與衰退。還有美國在阿富汗的撤退狼狽不堪,更像是一個世紀笑話,讓他們看到了拜登政府的無能,使他們覺得美國再不可畏。美國百病叢生、自顧不暇,根本無法阻止中俄的崛起,拿下烏克蘭、收復台灣,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正是時機。特別是中俄聯手,更是可以無敵於歐亞大陸、縱橫於天下。按中共的話說,這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在這種形勢判斷下,兩人一拍即合,很自然就會做出軍事結盟的決策,中共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然後俄羅斯支持中共武統台灣。普金判斷,俄羅斯大軍壓境,用閃電戰戰術,幾天之內就可以拿下烏克蘭,造成既成事實,國際社會根本來不及反應。普金在克里米亞的冒險,還有中共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鎮壓,西方世界的應對都非常軟弱,這些成功經驗使他們覺得,即使他們對烏克蘭和台灣用強,也沒什麼了不起,頂多只不過新一輪的制裁而已。只要中俄聯手,肩並肩、背靠背,再大的風浪也不懼!

3.中俄聯合聲明就是中俄結盟的宣言書和對美國的挑戰書

2022年2月4日北京冬奧會開幕之日普習會晤後,中俄兩國在北京發表了「關於新時代國際關係和全球可持續發展的聯合聲明」。這份聲明咄咄逼人,口氣蠻橫、強詞奪理,在一切領域向美國發起了強有力的挑戰,其專橫狂妄前所未有舉世震驚。這份聲明堪稱是中俄兩國向美國主導的西方世界發起的挑戰書,這份聲明也是中俄軍事結盟的鐵證。

聲明開宗明義反對美式民主,反對「個別國家企圖以意識形態劃線,強迫他國接受這些國家的『民主標準』」;「雙方反對任何國家濫用民主價值,藉口維護民主、人權干涉主權國家內政,挑動世界分裂對抗。」,聲明還長篇大論批駁美式民主是偽民主,是「強權政治」、「霸權行徑」、是對「國際秩序」的破壞,對「全球和平穩定構成嚴重威脅」;雙方表示要「攜手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雙方還表示要為「推動構建公正的多極化國際關係體系」而努力。

聲明中「雙方重申相互堅定支持彼此核心利益、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反對外部勢力干涉兩國內政」;「反對外部勢力以任何藉口干涉主權國家內政,反對『顏色革命』」;反對將病毒溯源問題政治化;俄方在聲明中還重申了恪守一個中國原則,這就表示在台灣問題上對中共政府的堅定支持;聲明中中方出於策略考慮雖然沒有提烏克蘭,但一句「堅定支持彼此核心利益、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就已經表示了在烏克蘭問題上對俄羅斯的堅定支持,因為聲明發表之時俄方早已經在烏克蘭邊境大軍壓境勢在必得了。

聲明中還指名道姓對美國發出了強烈挑戰:反對北約繼續擴張,要求美國及其盟國摒棄冷戰思維;高度警惕美國推行的「印太戰略」;反對美國的「全球反導系統」;反對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建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反對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反對美國的外太空優勢;還無端指責和憑空捏造「美國及其盟友在境內外開展的生物軍事化活動」;還為自己高築防火牆,阻礙人民了解真相辯解,胡說什麼「主權國家有權管控和保障本國網絡安全,任何企圖限制國家網絡主權的行為不可接受」,反對推牆運動。一句話,就是要把美國的手腳都捆起來,只能允許中俄不受限制的野蠻發展,大肆擴充軍武,而美國不能有絲毫干涉,美國在軍事、科技、太空等領域都不能有優勢,有優勢就是霸權,就應該受到限制。如果警察無能為力,那流氓不就可以胡作非為恣意妄行嗎?

聲明還對美國等西方國家劃了框框:只能在聯合國框架下在減貧、糧食安全、抗疫和疫苗、發展籌資、氣候變化、綠色和可持續發展、工業化、數字經濟、互聯互通等重點領域開展合作,要「恪守《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其《巴黎協定》目標、原則和規定,特別是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要已開發國家切實落實每年1000億美元對開發中國家的氣候資金支持。這就是說中俄美國以及西方已開發國家唯一的使命就是當冤大頭。

聲明中還說「雙方堅定捍衛二戰勝利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它們所說的二戰勝利成果和戰後國際秩序其實就是中俄兩國的大國地位還有共產邪惡專制政權與西方自由世界的二級世界,他們要與西方分庭抗禮,要在國際秩序中占有與西方相抗衡的重要一級。這就是要削弱和取代美國的世界超級大國地位。

聲明中還「反對強權政治、霸凌行徑、單邊制裁和「長臂管轄」,反對濫用出口管制」,這些反對都是直接針對美國的挑戰;雙方支持二十國集團發揮國際經濟合作主要論壇和危機應對重要平台作用;雙方支持金磚國家深化戰略夥伴關係;要進一步提升上海合作組織的作用,推動在公認的國際法準則,多邊主義,平等、共同、不可分割、綜合、合作、可持續安全基礎上構建多極化世界格局;雙方將積極推進共建「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合作,推動區域組織發展及雙多邊經濟一體化進程。這些國際組織都將美國以及G7排除在外,二十國集團並非區域性國際組織,只是一個對中俄有利的鼓吹全球化國際論壇;這些聲明表明,中俄欲與中俄聯盟為軸心,以中俄價值觀作為國際標準和準則構建國際新秩序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聲明中還說「中俄新型國家間關係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模式」,什麼叫「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就是指超過五十年代初《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那種血盟關係!中蘇友好條約就是冷戰時期的產物,目的就是所謂要打倒資本主義,解放全人類,統治全世界,而且中蘇友好條約在韓戰中經受過考驗,是屬於並肩戰鬥過的「血盟」。所謂「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就是堅不可摧,生死與共,頑抗到底!如果理解了這層含意,你就會對「超越冷戰時期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不寒而慄!聲明中還說,「兩國友好沒有止境,合作沒有禁區,加強戰略協作不針對第三國,也不受第三國和國際形勢變幻影響」,這就是說,為了達到既定戰略目標,不管國際形勢多麼險惡,外部壓力有多大,兩國的同盟關係都牢不可破,有難一起擔,「肩並肩、背靠背、手拉手、心連心」,共同迎接暴風雨的考驗,迎接新世紀的誕生!至於聲明中說不針對第三國,那就是典型的欲蓋彌彰!

聲明中還用世界大戰和核大戰威脅國際社會。聲明中說「切實降低擁有軍事核力量國家之間發生核子戰爭以及任何軍事衝突的風險」,表明上是防止核子戰爭,其實是威脅全世界。因為美國等擁核的西方國家絕不可能首先去扔核彈,這些國家都是民主國家,有道德底線,能夠遵守交戰規則與人道主義的原則,絕不可能幹毀滅人類這樣瘋狂的事情,這種事情只有中俄這樣不受任何約束、沒有任何底線的極權專制國家才能幹的出來。如果他們遵守國際公約與法則,任何情況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怎麼可能發生核子戰爭呢?這不是威脅世界又是什麼?同理,聲明中說「為防止世界大戰悲劇重演」其實也是用世界大戰來威脅國際社會。中俄軍事聯盟本身就是對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它們不侵略、不擴張怎麼會有世界大戰!

中俄聯合聲明無異於挑戰國際世界的一份宣言書,可謂氣勢洶洶,來者不善。之所以如此囂張,咄咄逼人,是因為它們覺得它們的計劃天衣無縫,可謂勝卷在握。普金認為,他的鋼鐵洪流很快就會拿下烏克蘭,只要普金一得手,很快,中共就要侵犯台灣,中共的大外宣毫不掩飾的叫囂:「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東西兩條戰線同時發動,互相策應,朝鮮、伊朗、敘利亞、阿富汗塔利班甚至緬甸、巴基斯坦等小兄弟都會四處點火,讓美國及其盟友焦頭爛額、疲於奔命,顧得了東也顧不了西。普金先打第一炮,順利拿下烏克蘭只是開始,絕不是終點;如果中共對台灣動手,那麼普金還會在波蘭、波羅的海三國等地點起戰火,在戰略上配合策應中共在台灣的軍事行動,讓美國無暇分身。正是烏克蘭的拼死抵抗才使它們的邪惡計劃遭受重大挫折,才使一團散沙、矛盾重重的國際社會空前的凝聚在一起,這是它們萬萬都沒有想到的。從這一點理解,說烏克蘭是為了全世界的自由而戰,說烏克蘭拯救了全世界特別是台灣一點也不為過。

四:中共在侵烏戰爭的立場就證明了中俄軍事同盟是客觀存在

中國和烏克蘭本來是友好國家,而且還是戰略夥伴關係,1994年,烏克蘭棄核後,中國政府還宣布了「中國政府關於向烏克蘭提供安全保證的聲明」;2013年,中國政府和烏克蘭政府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烏克蘭友好合作條約》,條約第五條規定「中方支持烏方在維護烏克蘭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等問題上的政策」,第六條保證「締約任何一方不採取任何損害締約另一方主權、安全或領土完整的行動」。烏克蘭是最早加入中共一帶一路計劃的國家,是中共一帶一路計劃在歐洲的橋頭堡,中國在烏克蘭還有大量的投資。兩國的經貿關係也很發達,中國是烏克蘭第一大貿易夥伴,2021年雙邊貿易額達到190億美元,約占烏克蘭總貿易額的8%,烏克蘭向中國出口了大量鐵礦石、玉米、大麥以及葵花籽油粕等產品,也從中國進口了大量商品。兩國在軍工領域也有很深合作,烏克蘭的軍工技術對中國的國防工業水平有很大幫助。按理說中烏兩國如此密切的關係,在烏克蘭遭到俄羅斯侵略時,中國應該站在烏克蘭一邊,譴責俄羅斯的入侵吧?最起碼也應該保持中立吧?但事實完全相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中共政府背信棄義,不但違背了中烏友好條約,沒有給烏克蘭人民任何聲援和支持,堅定的與俄羅斯站在一起,還為俄羅斯的入侵提供了大量幫助,連表面上不偏不倚的遮羞布也不要。從中共政府對侵烏戰爭的態度和以下事實,可以斷定中俄軍事結盟的密約是真實存在的。

1.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時間問題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時間,對於俄羅斯來說,是最高的國家機密,是不能輕易泄露的。但如果對於軍事盟國,是一定會提前通報的,這是同盟國之間的互信,互信是支持的基礎,沒有互信就沒有支持。這麼重大的軍事行動都不通報,還是盟友嗎?如果需要盟友之間做戰略上的協同,那就不只是通報的問題,而是合謀的問題。根據此邏輯,如果中共提前知道了俄羅斯的軍事行動,還在戰略上進行了配合,那中俄之間是軍事同盟國無疑。

俄羅斯是2022年2月24日兵分幾路開始向烏克蘭全面入侵的,這一天恰好是北京冬奧會的閉幕日,這是偶然的巧合嗎?如果說普金選擇這個時間是俄羅斯遵守奧運不交戰的國際規則,那2008年8月8日是北京夏奧會開幕日,俄羅斯卻入侵了喬治亞,顯然普金並不是一個什麼遵守規則的人。而且俄軍入侵喬治亞時,普金正在北京出席夏奧會開幕式,也沒給北京政府一點面子。從軍事角度來講,2月24日開戰並不是一個最佳時間,相反,還是一個很糟糕的時間,俄羅斯戰局不順與開戰時間不佳也有一定關係。因為俄軍2021年12月份中旬就在俄烏邊境陳兵部署了十幾萬大軍,2021年12月24日就撤走了俄羅斯駐烏使領館的所有工作人員,為什麼要等待足足等待兩個月才開戰?因為入侵烏克蘭既然是既定方針,那就宜早不宜遲。拖的時間越長,給對方備戰的時間越多。烏克蘭1月份最冷,氣溫常低於零下30度,而且降雪頻繁,不利於軍事行動;進入3月份也不行,那時候氣溫回升,開始化凍,烏克蘭大平原會泥濘不堪,黑土地就會變成沼澤地、爛泥潭,機械化部隊寸步難行。最佳的進攻時間應該在2月10日左右,那正是北京冬奧會舉行之時。俄軍2月24日進攻,受到烏軍阻擊,戰事不順。進入3月份後,冰雪融化,遍地泥濘,俄軍坦克裝甲車困在沼澤地里,無法動彈。機械化部隊無法展開,成扇面進攻,只能擺在公路上成幾十公里長蛇陣,被動挨打,吃盡了苦頭。如果提前半個月進攻,那時候烏克蘭天寒地凍,坦克裝甲車可以展開大規模進攻,在烏克蘭平原縱橫馳騁,處境會好很多。所以,選擇2月24日進攻一定不是俄羅斯軍方的本意,一定是受到了一些其他因素的影響。侵烏戰爭爆發後,就有外媒報導說俄羅斯原定的進攻時間是2月中旬,普金是應習近平的請求推遲了進攻時間,因為習不希望戰爭影響奧運會的進行,對最重要的盟友的請求,普金也不得不答應。所以當冬奧會剛一結束,俄軍就迫不及待開始大舉進攻,一天都不願意耽擱。還曾有記者向外交部發言人提問這個問題,當然北京是矢口否認。

戰爭爆發前,烏克蘭曾多次遭受大規模網絡攻擊。2月15日,烏克蘭多個政府機構以及主要銀行的網站受到網絡攻擊而癱瘓,這是第一波攻擊,攻擊方式是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DDoS),現在看來,這次攻擊主要還是試探性的,考驗烏克蘭的網絡防禦能力,美聯社、路透社包括中國的新華社環球日報等都做了報導。這種攻擊在開戰前越演越烈,在開戰前一天2月23日達到頂峰,當時媒體報導,烏克蘭政府和銀行網站遭受大規模分布式網絡攻擊,導致烏克蘭外交部、國防部、內政部、烏克蘭安全局和內閣等政府機關還有銀行網站癱瘓,攻擊方式除DDoS攻擊外,還有惡意數據擦除軟體。很顯然,開戰前大規模網絡攻擊是為了癱瘓烏克蘭的首腦機關,在社會上製造混亂,為軍事行動做掩護。對一個主權國家的網絡攻擊也是戰爭行為,這是入侵計劃的一部分。對這次網攻,中國的媒體進行了大量報導,從新華網、人民網、解放軍報到環球時報以及搜狐、新浪、網易等眾多媒體網站都做了報導,大肆渲染。

2022年4月1日,英國《泰晤士報》發了一條爆炸性消息,說根據烏克蘭安全局(SBU)提供的情報備忘錄,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的準備階段,中國(中共)對烏克蘭的軍事和核設施進行了大規模的網絡攻擊。烏克蘭安全局稱,由中共政府協調的黑客對烏克蘭國防部等機構在內的600多個網站進行了數千次攻擊,這些網攻在2月23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一天——達到頂峰。中共黑客還試圖滲透烏克蘭的多個目標,包括從邊防部隊到國家銀行和鐵路局。它們旨在竊取數據,查找關閉或破壞烏克蘭重要國防和民用基礎設施的方法,他們的攻擊方式可以通過其軍方網絡戰部隊的標誌性工具和方法辨識出來。備忘錄還說,由中方執行的特定網絡情報竊取活動包括啟動數以千計的漏洞,並試圖進入至少20個不同的漏洞。美國網絡安全公司高級威脅研究員湯姆.黑格爾也證實,從黑客使用的惡意軟體連接的「指揮和控制伺服器」以及用於將其送入烏克蘭系統的技術,這兩方面都可以確定,黑客是一個與中共軍隊有關的團體。

這篇報導在全世界引起巨大反響,各國媒體紛紛轉載,分析家們紛紛發表評論,對此,中共政府一直保持沉默。顯然,中共不但準確知道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時間,而且在戰略戰術上還對俄羅斯的入侵進行了配合和協調,這是標準的軍事盟友的行為,也是中俄軍事同盟的鐵證。按照國際法,中共軍方網絡部隊對烏克蘭的大規模網絡進攻,就是對烏克蘭這個主權國家的入侵,這是直接的侵略行為。黑客攻擊都有痕跡,不管攻擊手法多麼高明,這些痕跡都是能夠被追蹤到的,都能夠查到攻擊的源頭。顯然中共政府不想做過多的掩飾,也不怕被暴露,就是赤裸裸的赤膊上陣,協助俄羅斯攻擊烏克蘭,因為它們堅信很快就會取得勝利。「勝利者是不受譴責的」,「只有勝利者才有話語權」,這是史達林的名言,也是所有獨裁專制者都信奉的真理。

不僅如此,戰爭爆發前,世界各國都在組織撤僑,美國僑民在2月19日前已全部撤走。但中國僑民在烏克蘭有近萬人,戰前中國政府卻沒有組織任何撤僑,中共駐烏克蘭使領館連撤僑的預警通知都沒有發,中共烏克蘭大使館官方網站戰前戰後兩個月沒有任何一條撤僑的消息通知,更詭異的是,其網頁自1月18日以後就再也沒有更新。中國媒體在戰前還大量報導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美國製造的謠言,是美國在製造戰爭恐慌,給烏克蘭的僑民和國內親人的輿論導向都是不會有戰爭發生。戰爭爆發後,中國僑民一個也沒有撤出,更可怕的是,還有幾千僑民困在哈爾科夫、蘇梅、敖德薩等戰區城市,無法撤離。求助使領館,回答都是使領館無法提供任何幫助,讓他們自行撤離。整個撤僑都是混亂不堪。中共政府明明知道俄羅斯會入侵烏克蘭,為什麼不組織撤僑呢?起碼也應該給烏克蘭僑民提供一些預警!香港中文大學秦暉教授一語道破天機:「如果知道但不撤僑,那就是用華僑的生命危險協助俄國掩蓋戰爭企圖,沒有其他答案」。連成千上萬僑民的性命都不顧,也要為俄羅斯掩蓋入侵企圖,這也是一種戰略配合,這不是盟友是什麼?還有比中共更邪惡的嗎?

2.戰爭爆發後中共政府的立場態度

侵烏戰爭爆發後,迄今為止,中共政府對俄羅斯的侵略行為沒有絲毫的譴責,反而頑固的與俄羅斯站在一起,明里暗裡支持俄羅斯入侵,共同對抗國際社會。因為中俄兩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具有一票否決權,所以聯合國安理會無法通過任何譴責俄羅斯入侵的決議,在這樣的情況下,有超過90個國家提議召開聯合國緊急特別會議。3月2日,聯合國第11次緊急特別會議通過了烏克蘭局勢決議草案,譴責俄羅斯的入侵,要求俄羅斯撤軍。有141票贊成,5票反對,35票棄權。中共駐聯合國代表投了棄權票。3月24日,聯合國大會第11屆緊急特別會議第二次會議進行投票,通過了由烏克蘭提交的有關該國人道問題的決議。決議要求俄羅斯立即停止對烏克蘭的侵略行動,特別是停止對平民和民用物體的任何襲擊,要求衝突所有各方嚴格尊重國際人道法。有140票贊成、5票反對和38票棄權,中共又投了棄權票。4月7日,布查慘案發生後,聯合國大會在烏克蘭問題緊急特別會議上投票決定暫停俄羅斯在人權理事會的成員資格,93個國家贊成,24個國家反對,58個國家棄權,這次中共投了反對票。3月16日,聯合國國際法院在海牙還發布臨時措施,命令俄羅斯立即停止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總共15名法官中,有13位法官投了贊成票,只有中俄兩國的法官投了反對票。

戰爭爆發後,西方國家紛紛制裁俄羅斯,停止與俄羅斯貿易往來,取消最惠國待遇,凍結俄羅斯海外資金;制裁俄羅斯高官、議員、與經濟寡頭,凍結他們的海外資產;停止從俄羅斯進口石油,撤走對俄羅斯的投資,切斷swift服務等等。而中共不但譴責俄羅斯入侵,反而指責西方國家的制裁是霸權主義,還用各種方式幫助俄羅斯減輕制裁損失,為俄羅斯經濟輸血。西方國家切斷swift系統,俄羅斯馬上宣布加入將加入中國CIPS系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多家全球支付公司宣布對俄羅斯Visa卡和萬事達卡持有者停止服務後,俄羅斯馬上啟用了中國的銀聯卡。中俄兩國早已預見到會遭到西方國家的制裁,已提前做了很多準備。普金與習近平在北京簽署的15項協議中,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協議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與俄羅斯聯邦政府反壟斷執法和競爭政策領域的合作協定》。這項協議的實質是中俄兩國之間的貿易不再使用美元結算,改用人民幣與盧布結算,這樣可以規避美國的制裁。作為協議的補充附件,中國央行還同意俄羅斯央行按當時的匯率用盧布兌換總額10萬億的人民幣,以補充俄羅斯央行外匯存底的不足。戰爭爆發後,由於西方國家的制裁,盧布一落千丈,中共央行拿的這一大堆盧布大大貶值,比廢紙強不了多少,在俄羅斯購買不了多少東西;而俄羅斯央行持有的10萬億人民幣,在中國可以購買他任何需要的商品。這等於中國白白送給俄羅斯10萬億人民幣!10萬億人民幣,相當於中國GTP的10%,這都要中國老百姓買單,相當於中國老百姓沒人都要掏給俄羅斯一萬元!等於中國的老百姓在為俄羅斯侵烏戰爭買單!等於是中國的經濟在支撐俄羅斯的侵略戰爭!等於中共在直接幫助俄羅斯打仗,這不是同盟是什麼?

中共還為俄羅斯的入侵提供了大量的物質援助,在戰場上被擊毀或繳獲的戰利品中,就發現有中共國生產的無人機、通訊器材、車輛設備、甚至有中共國生產的軍糧。在綏芬河口岸發現有大批滿載物質的車輛在夜間開往俄羅斯,中歐專列長江號、徐工號、長安號從湖北咸寧、江蘇徐州、陝西西安等地將物質源源不斷的送往俄羅斯;重慶等地還有飛往莫斯科的貨運專機,開戰後已經飛了7次,第8次飛行被美國警告而折返。烏克蘭使用中國大疆無人機偵查,很快被定位,操縱者幾分鐘後就遭到俄羅斯的炮擊。沒有中共在背後協助,這麼快這麼準確定位是不可能的。

不僅如此,中共的宣傳機器還在竭盡全力為俄羅斯造勢,幫助俄羅斯開展超限輿論戰。國內的宣傳機器自不必說,就是中共在海外的大外宣也在全力發動,製造種種奇談怪論,散布種種謠言,用各種各樣的偽裝和包裝,打著公正與客觀的旗號,千方百計為俄羅斯的侵略行為辯解,歪曲事實,為俄羅斯的入侵尋找正當理由,標榜俄羅斯侵略的正義性,掩蓋俄羅斯入侵的真實目的,無視俄羅斯與中共的盟友關係,美化俄羅斯,抹黑烏克蘭,甚至把普金標榜成捍衛正義、拯救人類,其荒誕滑稽令人噴飯。中共控制的抖音每秒鐘都在發布視頻,用未經證實的、移花接木的、斷章取義的大量虛假信息試圖影響10億年輕人對烏克蘭戰爭的看法。什麼陰謀論呀、美國在烏克蘭製造生物武器呀、還有各種仇恨的言論等等。當這些虛假信息傳到烏克蘭時,烏克蘭人在哭泣!烏克蘭人無法理解,這完全不是事實,怎麼能夠這樣顛倒黑白,怎麼俄羅斯侵略有理了,烏克蘭反而有罪了?!如果要打輿論戰,誰也不是中共的對手,無中生有、顛倒黑白、信口雌黃這都是中共的拿手好戲,中共已經運用得出神入化,多少人落入彀中而不自知,還在幫著中共大外宣鼓譟。只是俄軍太不爭氣,在戰場上慘敗鎩羽,中共的大外宣也沒有了底氣,無論他們如何賣力也改變不了俄羅斯失敗的命運。

3.國際社會對中俄同盟的反應

作為超級大國,美國的情報能力毋庸置疑,像中俄結盟這樣重要的戰略情報,美國人不可能不掌握。所以,美國一直是把中俄作為同盟國來對待的。開戰前,美國曾與中共政府溝通,希望北京能夠勸說普金不要入侵烏克蘭。但北京沒有答應,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純屬謠言,反而指責北約東擴威脅俄羅斯的國家安全,煽動顏色革命製造動亂。美國的最後努力沒有效果。

開戰後,美國一面在歐洲大力援助烏克蘭,一面密切注意中共的動向,在亞太地區做了各種部署,防止中共在亞太搞事,配合俄羅斯的軍事入侵。美國第一時間重申了與台灣關係法,重申了對台灣的安全保障。同時美軍派了三個航母編隊進駐亞太,其中兩個航母編隊在南海附近海域警戒,一個航母編隊穿過台灣海峽來到黃海國際海域,封鎖了中共核潛艇的出海通道,同時戒備朝鮮。果然,朝鮮發射了兩次飛彈,3月16日第一次發射升空後爆炸,美軍承認第七艦隊干擾了飛彈發射;3月24日,朝鮮又發射了一枚火星-17」型洲際飛彈,這枚飛彈可以射到6000公里高空,射程能夠達到一萬公里,屬於洲際彈道飛彈。顯然,朝鮮沒有這樣的技術能力生產這樣的飛彈,這都是中共輸出的技術甚至是中共提供的飛彈。北京養著金三胖,就是要他在關鍵時刻來搗蛋。很詭異的是,這枚飛彈飛行了71分鐘竟然落在了日本海域經濟專屬區,發射距離不過只有一千多公里。這顯然嚴重不是原定的彈著地點,嚴重偏離應該也是美軍的傑作。美軍顯露了一手高深莫測的技術,不動聲色的警告了北京,使中朝戰略配合俄羅斯的企圖徹底失敗。美軍亞太司令還飛臨中共南海人造島礁,實地考察中共在南海島礁的軍備情況,震懾中共。

美國給了中共三次機會,要中共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這個問題上明確表態,選邊站隊。美國的目的是要坐實中俄的軍事同盟關係。美國雖然知道中俄已經簽訂軍事同盟的協約,但兩國沒有公開宣布,死不認帳,美國也沒轍。美國的策略就是要擠兌中共,讓全世界都看清中俄之間是不是盟友,先禮後兵,在道義上就立於不敗之地,讓事實和行為證明中俄之間的同盟關係。而且美國的時機和火候都拿捏的恰到好處。開戰後美國並沒有急於與中共對話,而是冷眼旁觀,看看中共的表演,讓他們先出招。開戰後中共以為勝卷在握,所以都有點忘乎所以,跳得很高,所有的官媒都開足馬力大肆鼓譟。在聯合國大會通過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決議後,3月5日,美國第一次與中共對烏克蘭問題進行對話。聯合國已經通過決議了,俄羅斯入侵已有公論,那麼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北京怎麼辦?應該有個明確的態度,支持聯合國的決議。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視頻通話。布林肯說:「全球都在關注哪些國家支持自由、自決與主權基本原則」。王毅的回答都是一些陳詞濫調,拒不譴責俄羅斯。於是,美國在更高層級與北京對話。3月13日,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與中共最高外交官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羅馬舉行了7個多小時的會晤,這是美國給中共的第二次機會,雙方討論了關於烏克蘭的實質問題,據說氣氛很不輕鬆。會後沒有召開記者招待會,沒有發表任何公告,顯然會談沒有任何結果。沙利文回國後只是說,已向中國提出警告,如果給俄羅斯提供援助會有嚴重後果。3月18日晚,兩國最高領導人拜登與習近平視頻通話兩個多小時,一樣沒有結果。白宮在會談後發布了一份簡短聲明。聲明稱,會談聚焦於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無端入侵。拜登闡述了美國對這場入侵的反應,包括如何讓俄羅斯付出代價。拜登指出了中國如果向俄羅斯提供物資支持將會造成的後果。這是美國給予中共的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機會,最高領導人一錘定音,雙方的態度都非常明確,全世界都看到了美國的努力與中共的頑固,自然就沒有再對話的必要了。特別是王毅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安徽黃山會談,明確表態站隊俄羅斯後。美國就不會再給中共任何機會了。

但美國的警告是管用的,制裁也是嚴厲的,俄羅斯遭受的制裁使中共膽寒,他們非常害怕這樣的制裁落在自己身上,那樣中國會很快崩潰。美國已經有言在先,如果援助俄羅斯後果嚴重,制裁也是咎由自取。所以儘管俄羅斯戰事困難,中共也不敢公開大量援助,只能偷偷摸摸以貿易的名義輸送一些物質。特別是俄羅斯戰場失利後,中共更是進退兩難。進,如果公開軍事援助俄羅斯,會遭受國際社會的制裁與圍剿,下場會很慘;退,如果拋棄俄羅斯,公開譴責俄羅斯入侵,那樣俄羅斯馬上會與中共反目成仇,馬上會將與中共的密謀公之於眾,甚至與中共兵戎相見,那樣中共一樣會被國際社會唾棄、孤立、圍剿,而且在北邊又添了這麼一個已經瘋狂的勁敵,這也是中共所吃不消的。中俄已經綁在一起,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

歐洲同樣如此,與美國保持在同一陣線。3月24日,北約布魯塞爾特別峰會30國發表聯合聲明,譴責俄羅斯入侵並喊話北京:「我們呼籲所有國家,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維護國際秩序,包括《聯合國憲章》中規定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原則,不以任何方式支持俄羅斯的戰爭努力,不採取任何幫助俄羅斯規避制裁的行動。我們對中國官員最近的公開評論表示關切,並呼籲中國停止增強克里姆林宮的錯誤說法,特別是關於戰爭和北約的說法,並促進和平解決衝突。」4月6日歐中峰會後,歐盟代表嘲笑與習近平的峰會是與聾子對話。美國與歐洲早有共識:烏克蘭戰爭的焦點不在基輔,也不在莫斯科,而是在北京!白宮近日還在重申,雖然烏克蘭戰爭還在進行,但不會放鬆對亞太的關注,亞太地區依然是美國國家安全之重中之重。

中共一直把俄羅斯為堅固的戰略鎧甲,現在俄羅斯敗象畢露,作為邪惡核心的中共,失去了這層鎧甲的掩護,它的末日還遠嗎?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3/17434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