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鹿馬:穿越兩千多年的IP位址——這個時代的秦制

作者:
公布用戶IP位址這一手段其目的就是為了減少控制社會的成本,更準確的來說是為了減少統治者駕馭國民的成本。這個成本並不會憑空消失,而是以剝奪每個人的隱私和自由的方式轉嫁到了每一個國民身上。這個手段的原理其實和鼓勵民眾互相告密是一樣的,

"民愚則易治也。"——發表於咸陽

最近微博、微信公眾號、抖音等社交媒體都出台了公布用戶IP位址的政策(也就是用戶所在地),當我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馬上讓我聯想到當年對網際網路實名制和手機號碼實名制的討論。

可能中國大陸之外的朋友們有所耳聞,如今在中國使用帶有評論和社交功能的APP幾乎都需要與手機綁定才可以使用,而手機卡在中國已經是實名制的了——原則上沒有身份證無法辦理手機號。因此,對於政府來說,任何人在網際網路社群上的活動都是透明的,不存在隱私可言,如果你觸碰到了紅線並且他們想要找到你的話,找到你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這種對於政府來說的實名制,本來已經侵犯了公民的隱私權,然而,當我看到各大社交媒體宣布公布用戶IP位址的時候,我馬上意識到這個用戶政策其實和所謂網際網路實名制的目的是一樣的——用恐怖控制社會輿論。之前的實名制讓每個個人之於政府變成全裸,而這次公開IP位址則是向著每個人之於每個人變成全裸這一最終目標又邁進了一大步。

雖然這次公布的IP位址所在地國內僅顯示所在省,國外顯示所在國,然而這已經讓牆內網友有了不少瓜吃了。目前來看其產生的主要的反應有三種。

第一種是大開地圖炮。在中國地域歧視本就存在,當大家面對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個帳戶的時候,那公開的IP位址就為地圖炮攻擊大開方便之門。於是,人們開始以地域劃分為你們和我們,用你所在的地域定義你是怎樣的人,互開嘴炮。

第二種是根據你的IP所在地,直接懷疑你發言的動機——通俗來講就是"抓漢奸,抓特務"。如果說第一種大家只是閒來無聊,以吃瓜的心態為主的話,那第二種所產生的有害影響就要大得多。如果你在國外,那基本上光看你所在地就可以判斷你是所謂"境外勢力",一旦這個帽子扣上了,就不會再去看你的觀點本身,而是揣測你的動機。還有,一旦有群體性事件爆發,所有不在當地的人的批評都會被扣上別有用心的帽子。"你在xx嗎,你了解xx嗎",這種毫無根據的動機論將會藉由IP位址的顯示變成標配,而這也是官方原本期望能夠達到的效果。

第三種則是IP位址公布後的副作用——愛國大V們的集體翻車。IP位址公開之後,你會發現愛國戰狼吳京在泰國,粉紅聚集地帝吧的官方帳號在台灣,而那些用戶名為"xx在某國"的心繫祖國的愛國華僑居然在國內。。。最逗的要數那個叫連岳的愛國作家,他之前大罵移民日本的人會被奧姆真理教毒死,結果他的IP位址居然就在日本。。。天天罵國外不好的愛國生意人跑去了國外,天天靠標榜自己在國外多麼風光背後有個強大祖國的居然在國內。

公開IP位址是惡政的開始

看到愛國生意人們被自家人(至少他們自認為)的政策搞到集體翻車,很多"境外勢力"感到特別歡樂。然而在嘲笑他們之餘,我們也必須看到這個政策不僅僅只是弄巧成拙的笑話,我認為它將會有更深遠的影響,就像文章開頭所說——當網絡上每個人之於每個人變成了全裸,網絡暴力將會更加猖獗,當官方對基於自己的需要對網絡暴力進行操縱或縱容的時候,"群眾鬥群眾"將會愈演愈烈。當然,現在還沒有到公開住址那一步,但是一旦開了這個頭,剩下的就只是程度的問題,只要需要,沒準明天就公開到市,後天就能公開到縣,大後天就能幹脆特定到你家門牌號。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不禁要問,你是不是過度解讀了?官方已經掌握了你的所有信息,對於他們來說你已經沒有遮掩了,他們還有必要公布個省一級的用戶所在地來維穩嗎?

當然,如果出現個別的反抗,或某一地出現了群體事件,他們大可以用他們一以貫之的監控維穩手段點對點地進行撲滅。然而,這種點對點的監控手段所耗費的資源是巨大的,當群體事件變多了,這種自上而下的維穩總會到達極限——就算它掌握一切,也有其無法承受的成本。特別是像上海封城期間民眾在網際網路上表達出來的軟性抗議(比如《四月之聲》的廣泛傳播),這種自上而下的審查維穩就變得進退失據:如果不對風險進行分級處理,就會導致維穩的整體破功,而一旦分級處理,像這種烈度低但能夠打動普通人並得到傳播廣泛的信息就成了破口。那怎麼辦?自然是要降低自上而下維穩的成本,這時候自下而上的監控方式將是備選方案。怎樣的方式對統治者來說成本最低呢?其實經驗早就有了,老祖宗的辦法——利用人的貪婪和恐懼,讓人們互相監視互相撻伐。這時候你感受到的將不僅是老大哥在看著你,而是所有人都有可能看著你,簡直是朝陽大媽的網絡升級版。發動群眾,沒有成本,連五毛都不用花,是不是很划算?

秦制未曾走遠

這些控制社會的具體技術手段可能會不斷變化,而其中的方法論就藏在兩千多年的中央集權時代。人們總說,"歷史給人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未在歷史中吸取過任何教訓。"但是這句話的前提是有問題的。我認為下面引用的這番話道出了關鍵:

普通人見不到"戰國縱橫權譎之謀,漢興之初謀臣奇策",依賴不完整乃至錯誤的信息加工出來的往往會是"假的歷史教訓"。拿了"假的歷史教訓"去比對前人的言行,自然會常常生出"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這樣的感慨。而對漢高祖劉邦、光武帝劉秀、明太祖朱元璋"肉食者"而言,是存在著另一種"真的歷史教訓"的,他們也切切實實地吸取了那些"真的歷史教訓"的精髓。······遺憾的是,統治者對"真的歷史教訓"的精髓的吸取往往意味著普通人的災難。

這段話來自《秦制兩千年:封建帝王的權力規則》的開篇,作者諶旭彬。這本書在牆內有出版,也是我在這篇文章里想要介紹給大家的。此書以"秦制"為主線,梳理了從秦國(朝)開始一直到清朝為止,中央集權帝國的運作的真實邏輯以及各個朝代馭民之術的演化過程。

何為秦制?其最大的特徵為以下兩點:

1.以官僚集團而非封建貴族作為政權統治的基礎。封建貴族有可能與皇權正面博弈,形成較為穩固的契約或類契約關係,進而有可能誕生私有產權之類的概念。但官僚集團一方面是皇權的工具,另一方面又有自己的利益訴求,他們與皇權之間的衝突幾乎不可能形成穩固的契約或類契約關係。秦制所追求的是"莫非王土"和"莫非王臣"。

2.皇權與官僚集團在施政中的主要訴求,是儘可能提升汲取人力與物力的強度與總量。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們致力於消滅一切有影響力的人與組織(包括控制、消滅官僚集團內部的"朋黨化"),追求散沙化與原子化的扁平社會結構

當我看到這段文字,我就明白這本書之於當今的意義了。雖然如今沒有皇帝也沒有貴族,但是一個比皇帝更有能力控制社會方方面面的老大哥還在,官僚系統的權力來源於上面這一邏輯沒有變,老大哥致力於消滅一切有影響力的人與組織的動機沒有變,追求社會原子化的努力沒有變,儘可能汲取社會人力物力的目的也沒有變,甚至其能力比兩千年強千百倍。只要這個體制沒有根本的變化,只要權力來源沒有根本變化,這些底層邏輯就仍然適用。換句話說,中國人實際上生活在一個披著現代外衣的"秦制國家"中,甚至其駕馭國民的手段更加完善。

看看現如今那些秦制的影子

首先,與承襲秦制的歷朝歷代一樣,為了愚民,往往把真正的歷史藏進深宮,當作內部參考,對外則是另一個版本。我們的歷史是被嚴重歪曲的,特別是近代的歷史,給人們看的是光鮮亮麗,實際的殘酷程度不忍直視。這導致大部分人根本無法總結出真正的歷史教訓,有的只能是官方希望你接受的虛假的歷史教訓,結果就是悲劇的一再重演。比如,如果我們可以不加遮掩地認真反思包括文革在內的歷次政治運動,我們是不是就不會忙著去看著IP位址抓漢奸了呢?是不是就不會對講台上的老師一言不合就舉報了呢?是不是就不會對偉大領袖的個人崇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呢?如果我們了解了1960年代大饑荒的形成機制,是不是就可以理解上海封城造成的飢餓和物資短缺的制度原因了呢?

在秦制的告密文化的基礎上,毛左青年的偉大教員又發展出了發動群眾鬥群眾的極致手法。而如今隨著IP位址的公開化,網際網路上也要發動群眾"揪出藏在我們中間的境外勢力和漢奸走狗"。實在沒有敵人了,平常還要像吸食精神鴉片一樣,不同地區和不同階層的人之間互相開地圖炮,幸災樂禍,互相詆毀。

還有這次愛國大V們IP位址暴露後的集體翻車,其實也能看到秦制的統治邏輯的影子。商鞅施行新法,不論百姓說好的還是不好的,全部流放邊疆。商鞅連讚美的人都不加以保護,他是傻嗎?不,統治者其實並不希望你對他進行評價,不論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因為那意味著評判的權力散落在民間,而這個體制存在的條件就是愚民弱民,思考?不需要的,屁民們先要學會服從。他怎麼會因為你大唱愛國讚歌就放鬆對社會的控制呢?又怎麼可能在乎你的愛國生意做得好不好呢?他要的不是差評,甚至也不需要自己無法控制的好評,他要的是禁評。至於讚美之聲,他想要隨時都能得到,不是什麼稀缺品。

結語

公布用戶IP位址這一手段其目的就是為了減少控制社會的成本,更準確的來說是為了減少統治者駕馭國民的成本。這個成本並不會憑空消失,而是以剝奪每個人的隱私和自由的方式轉嫁到了每一個國民身上。這個手段的原理其實和鼓勵民眾互相告密是一樣的,都是將社會儘量原子化,讓人們互相防範,減少發聲,從源頭上減少社會上對政府不利的輿論聲量,而社會上人與人的信任將蕩然無存。在這個意義上,如今和秦制時期的中國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而愛國大V們誤以為只要嘴上愛國就是安全的,仿佛覺得自己成了這個國家的主人,可以指點江山,殊不知自己在統治者那裡的重要程度僅僅就像是一張廁紙,用完就扔。誰會在乎被衝進下水道的廁紙的感受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Matter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07/17454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