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事出反常必有妖!中國要糧荒?「割青麥作飼料」;馬斯克停購推特為何大反轉?

單測核酸年支1.7萬億,中共地方急需增政府債;軟銀投中國巨虧;丹麥時裝思萊德將關1300家中國店鋪;被卡脖!連小東西都離不開美歐日,中國經濟都真動不了

美國億萬富翁馬斯克周五(5月13日)宣布,暫時擱置對推特的收購,引發外界熱議

連續幾天,中國各地農民提前收割小麥青苗,當成「青儲飼料」售賣的消息,在網路間流傳,引起各界關注。

上海全面封城接近尾聲,但全國性核酸檢測將會常態化進行。政府大費周章進行檢測,對地方財政造成的負擔不可忽視。

最早進入中國時裝市場的丹麥時尚零售商Bestseller,即將關閉旗下的時裝品牌思萊德(SELECTED)在中國的所有線下零售店鋪。

中國在半導體產業領域被美歐國家卡脖子,實際上被卡脖子的遠不止此,中國製造在設備、材料和工藝都存在這個問題。

軟銀遭遇最大財年虧損,旗下的願景基金投資中國淨虧22億美元。

馬斯克為何不能輕易取消收購推特

美國財經新聞CNBC說,馬斯克面臨因違反合同而被推特訴訟的風險,這可能會使這個全球首富損失數十億美元,而不只是10億美元的違約費。

馬斯克在宣布暫時擱置收購交易後再發推文表示,他仍然致力於收購。

馬斯克與推特公司在上個月達成協議時,同意支付10億美元的所謂反向終止費(reverse termination fee,也稱反向分手費)。不過,解約費並不是馬斯克取消收購所面臨的唯一後果。

買方支付給目標公司的「反向分手費」適用於有外部原因導致交易無法完成的情況,如監管仲介或第三方融資問題;如果存在欺詐行為,比如發現不正確信息會產生所謂的「重大不利影響」,買方也可以離開。

CNBC說,一位熟悉此事的資深併購律師表示,市場下跌,比如目前的拋售導致推特市值損失超過90億美元,並不能算作馬斯克放棄收購的有效理由——不管有沒有分手費。

馬斯克周五在推特上說,暫時擱置推特交易是因為要等待細節信息,證明垃圾/虛假帳戶的數量確實少於推特用戶的5%。

CNBC說,馬斯克擱置交易可能希望推特降低售價。推特股價周五最終下跌超過8%,與馬斯克商定的每股54.20美元的收購價格相比,下跌了約23%。部分跌幅與本月科技股的整體低迷有關。

彭博社報導,哈格瑞維斯‧蘭斯頓(Hargreaves Lansdown)的高級投資和市場分析師蘇珊娜‧斯特里特(Susannah Streeter)也發表了類似看法。斯特里特說:「440億美元的價格是巨大的,這可能是一種策略來改變他準備支付的收購該平台的金額。」

「割青麥作飼料」,事出反常必有妖

中國國內自媒體發消息說,距北方冬小麥成熟收割僅剩20多天,河南、河北和山東等地卻突然出現農民提前收割青麥的極其反常事件。據說原因是,農民出售成熟小麥,每畝才能收入人民幣1,200元,但把青麥當飼料賣能收入1,500元。

消息迅速傳播。獨立記者高瑜5月13日也轉發相關報導說,山東、安徽、江蘇、河南、河北都有這樣的視頻,養殖戶和場家向農民收購正在灌漿的青麥,農業部、有關省連續發布維護國家糧食安全,禁止毀麥的指令,但是網絡平台也出現為農民辯護的文章,認為這是受疫情影響,今年播種延遲,田間護理又需要「下田證」,今年減產註定,農民賣青麥乃是止損的辦法,應該深思。

在國內社交平台知乎上,很快就出現這是否會引發糧食危機的討論。

有人站在農民的角度分析說,「二十年前,一斤小麥是七毛錢。二十年後,一斤小麥是一塊四,翻了一倍,我想說,除了可樂,還有比糧食漲幅更慢的東西嗎?」

「中國通脹這麼多年,房價,工業產品,教育成本等等漲了十幾倍,糧價卻沒漲,你可以說糧食產量翻倍了,但最後具體反應到農民那裡,收入卻沒有多大增長,農民不該無私奉獻,農民賣或者不賣這本身就是一個簡單的市場問題,糧食安全問題是國家需要關心的,農民只需要關心今年有沒有錢過年。」

也有網友分享說,自己了解到的情況是,今年疫情導致運輸物流癱瘓,歐美飼料進口減少導致中國國內飼料價格暴漲,於是飼料廠商直接從農村收購沒有成熟的麥子,當飼料賣給畜牧業。

如果是這樣,就意味著至少兩個危機近在眼前:一是肉製品價格會漲,甚至供應可能出現問題,另一個危機是,麥子被提前收割,加上俄烏戰爭影響國際糧食供應,中共封城影響春耕,今年中國糧食供應要有大危機。

單是核酸檢測每年支出1.7萬億,全國地方政府財困急需增發政府債

大陸東吳證券研究人員粗略估算,如果中國所有一二線城市都實施常態化核酸檢測,按每48小時一次核酸計算,每個月費用約為1436億元人民幣,一年的成本就是1.7萬億。

按2021年中國經濟數據計算,相當於GDP的1.5%,全中國公共財政收入的8.7%。

2021年,中國業績最佳的500強公司,納稅總額一共才1.36萬億。一座港珠澳大橋耗資1269億,一年常態化測核酸的錢夠修13座了。

在中國,沒有一座城市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能過萬億的,超千億的城市也僅有17座。

1.7萬億,南京、寧波、成都這些城市苦幹10年,才能賺到這筆錢。

而除了這1.7萬億,中國所有一線、新一線及二線城市人口總數約為5.1億,意味著共需儲備採樣人員約140萬。中國所有一線、新一線及二線城市140萬採樣人員一年的工資支出就高達1680億。

面對這樣沉重的財政壓力,地方政府已開始向中央施壓,容許地方增發政府債,上海市財政局公布,上海將於5月16日發行5期再融資債券,包括再融資一般債券和再融資專項債券,規模合計654.8億元。從募集資金投向上看,此批債券均將用於償還存量債務。

丹麥時裝思萊德將關1300家中國店鋪

近日,一份《思萊德終止零售業務告知函》在網上流傳。《告知函》顯示,2022年4月,綾致股東會做出重要決定,將於今年7月31日前關閉思萊德(SELECTED)在中國的所有線下零售店鋪。

這份《告知函》顯示,受疫情影響,思萊德線下購物中心和百貨商場的客流量大幅減少。2022年4月,綾致股東會做出重要決定,將於今年7月31日前關閉思萊德在中國的所有線下零售店鋪。

對此,思萊德的天貓旗艦店客服向《南方都市報》回應稱,「目前收到公司的通知,思萊德品牌的線下零售業務將持續營運至2022年7月31日,之後將會關閉。」

自1996年進入中國市場的綾致時裝共引入了四個品牌,其中,ONLY、Vero Moda和JACK&JONES均在中國設有近2,000家的門店數量。較晚於2008年進入中國的SELECTED是綾致時裝引進的第四個品牌,目前在國內有1,300家店鋪。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4/174856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