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疫情影響之大超乎想像!連深圳都這麼窮了

深圳4月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縮水44%!深圳4月份這個數字的減少就意味著這個月工資減少了,但是支出未必減少。那麼當地財政就得想辦法縮衣節食或者負債。深圳這種城市尚且如此,上海更是封了近兩個月,「工資」收入不用想也知道會大幅下滑。那麼延伸到二三四線的市縣,地方財政的緊張會更加明顯!小城市負債過高的話很可能一著不慎連工資都發不起!

打鐵還需自身硬!

俄烏戰爭打到現在,很多人更加深刻的認識到這場仗打的就是國力、打的就是錢。

沒有硬實的國力根本就沒法支撐巨大的戰爭消耗。

俄烏之戰看得見,看不見的金融戰其實更加需要強大的國力支撐!

但是不論國外經濟、軍事如何動盪,一個國家自身軟硬實力大而且強才是穩坐魚台的根本。

只是現在地方卻遭遇兩個大問題,一個是財政缺錢,另一個就是負債過高。

(一)

深圳4月份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縮水44%!

一個城市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主要指稅收和非稅收部分,一般是稅收占大頭。

這個收入有什麼用?

這個收入就相當於一個人每月或每年的工資,預算支出就相當於一個人每月或每年的固定支出。

深圳4月份這個數字的減少就意味著這個月工資減少了,但是支出未必減少。那麼當地財政就得想辦法縮衣節食或者負債。

深圳的解釋稱,主要原因是中央實施增值稅留抵退稅、製造業中小微企業緩稅等組合式稅費支持政策導致的政策性減收。

今年有1.5萬億元增值稅留抵退稅新政在4月1日起正式實施,由於疫情衝擊下企業困難加劇,財稅部門加快退稅進度。反映到地方財政收入上,即第一大稅種增值稅收入大幅減少。但此舉增加了企業現金流,緩解企業資金壓力。

可以說國家為減少企業負擔上面確實在下大力氣!寧願讓地方財政收入減少。

不但深圳如此,據報導前四個月,廣西南寧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下降約6%,江蘇常州同口徑下滑4.5%,湖南株洲同比下降約4.9%。

它們的「工資」收入都減少了!

從這些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場疫情對國家的影響有多大了。

深圳這種城市尚且如此,上海更是封了近兩個月,「工資」收入不用想也知道會大幅下滑。

那麼延伸到二三四線的市縣,地方財政的緊張會更加明顯!

面對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迭加新冠肺炎疫情和烏克蘭局勢影響,但經濟建設該花的錢還得花,解決辦法主要有兩種,一是借債,二是上級補貼。

負債是最常用的辦法,只是中心城市還好些,政府債務往往不會逾期;

小城市負債過高的話很可能一著不慎連工資都發不起!

(二)

前天我在寫長沙的「完善房地產政策」時,捋了捋多地的救市政策。

4月29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支持各地從地方實際出發完善房地產政策」。

樓市的鬆綁從之前的謹慎小心,轉變成為「奉旨救市」,全國各地掀起鬆綁限價、限購、降首付、公積金額度提高、優惠政策等舉措。

像安徽合肥、江西贛州、江蘇南京蘇州等等,有的取消限購,有的降低社保要求,有的把公積金貸款額度上調,有的契稅補貼,個別銀行甚至下調貸款利率;

鄭州、福州、哈爾濱、蘭州、佛山、天津、青島部分地區、浙江衢州等城市,都已經取消或放鬆「兩限」。

還有一些地方出現「神盤」,前兩天的成都新鴻基樓盤,登記首日住建局官網被擠崩,原因就是周圍房子均價在2萬以上,而本次新開樓盤均價是1萬左右!

包括3月份成都恆大樓盤,即使擔心爛尾但是面對有著至少7000元的差價,仍然有幾千人搶購。

價差太誘人,買到一轉手可能就實現一兩百萬純收入,也難怪令人上頭。

不說別人,這種情況設身處地的想想,我也上頭。

但總體看下來,幾乎所有城市都在「促銷」!

沒錯,就是促銷,不管打折還是給優惠,總而言之就是迅速出貨。

像長沙那種長效方案不說幾乎沒有,而是除了它之外一個都沒有。

那麼為什麼長沙可以選擇使用長遠規劃來解決「完善房地產」,而其他絕大多數城市首選短頻快的「促銷」方式呢?

深層次原因之一仍然是地方財政負債過高、非常缺錢!

曾經依賴的終歸會成為枷鎖。

樓市整體不景氣最直觀的體現是地方財政缺錢了!

我們經常聽到美麗國新聞,動不動就政府停擺了。

咱們的地方不會停擺,但是有太多地方債務逾期了!

很多城市負債高到嚇人,年預算即「工資」收入可能只有20來億的縣城,但是負債卻可能達到兩三百億以上。

被爆出來最出名的應該屬貴州獨山縣,一個年預算收入不足5億左右的貧困縣,負債高達400多億!

這個數字不吃不喝也得100來年才能還清!

很多你想像不到的十八線小縣城,債務量卻高的嚇人。

因為城市建設而借債,又因要還債所以得賣地創收、賣房創收,如此地價房價焉有不高之理?!

但是經濟是有規律的,全民基建和地產的紅利早晚得過去;

供大於求的城市高負債、高地價就慢慢走不通了。

要麼自己提前給這個泡沫放氣,要麼等它自己炸!

一旦它自己爆炸那就等於硬著陸,必然粉身碎骨。

房地產是大多數地方財政的支柱之一;

但現在靠賣地賣樓的土地財政模式逐漸失靈!

短頻快的地產模式明顯難以形成長效機制,

我們終將還是要做難而正確的事情!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燕財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5/1748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