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熙二公子 :掙了這麼多錢,還是被人欺負

她無限感慨地說:‌‌「不出事兒,日常生活也挺自我感覺良好的;稍微一出點事兒,立即就覺得自己是全世界的孫子,見誰都得跪。‌‌」她說起如今非常時期去醫院求診,各種被為難、四處求爺爺告奶奶看人臉色;因為沒有按照保險公司要求的流程預先申報,所以理賠也困難重重。她自嘲:‌‌「感覺咱也算是掙到了錢,沒想到還是被人欺負。‌‌」

我忽然發現,中產憤怒起來,居然有一種特殊的魅力。

之前天津小學生午飯供應方爆出令人震驚的衛生質量問題,一個爸爸在談判會上痛批管理方的視頻在網上流傳,看得令人擊節稱嘆!

這個看上去平平無奇的中年男人發起飆來簡直氣勢如虹,放得了狠話,抓得住痛腳,入情入理,每個看完視頻的人都恨不得小雞啄米般點頭,發出讚嘆:罵得太痛快了!

吵架這件事聽上去容易,但實際上完全反映出一個人的綜合實力——他或她勢必要有強大的資料整合能力、無懈可擊的推演邏輯、鋒芒畢露的口才、讓人不敢輕易捋其虎鬚的氣勢、以及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淡定。但凡有一處短板,便容易淪為專攻下三路的罵街,或者姿態放最低的哭慘。

這是一種知識與閱歷累積在一起,帶給一個普通人的特殊魅力。讓平時看上去貌不出眾的中年男女,在據理力爭的剎那,仿佛戴上了光環,令人情不自禁欣賞,以認識他們為榮。

當然,獲得這種魅力的過程絕對是痛苦的——它來自我們多年主動與被動的學習,在學校、在社會不斷吃過的虧上過的當,通過觀察身邊人的成功與失敗總結出的經驗,更是那些年考過的證、加過的班、被老闆和客戶虐得體無完膚之後,已經內化到我們骨子裡的專業能力。

運用這些經驗、專業能力、與不斷加深認識的社會規則,有時可以發揮出令人驚異的巨大力量——尤其,它無關權勢和財富。它始終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無法被奪走。

就像我不久之前碰到的事。那幾天北京下了一場綿綿密密的大雪,銀裝素裹之餘,順便凍壞了家裡的水錶。再看業主群里討論,竟然許多人家也都出現了這個問題。諮詢過後,自來水公司統一回覆:請換新水錶,680元。

按照‌‌「遇到這種事就乖乖任割‌‌」的父母教誨和過往人生經驗,我當然是想都沒想就準備交錢,然而,一個相熟的鄰居攔住了我,他說:先別急,這事兒沒有讓咱們交錢的道理。

是的,這個小區的大部分業主都是靠自己奮鬥上來的專業人士:律師、小企業主、外企中層、金融從業者、IT技術人員……總之,要是有空坐下來,人人都能跟你講一部酸甜苦辣鹹的做題家奮鬥史。680元的水錶錢不至於付不起,但有人在業主群里通報了自來水公司的處理意見後,無意義的抱怨只有兩三句,立刻有人條理分明地分析起水錶的權責歸屬,並查出了具體的規定,表示水錶是自來水公司收取居民水費的依據設備,屬自來水公司所有。誰的東西誰維護,憑啥找業主?然後有做律師的業主站了出來:業主並沒簽署水錶保護協議,不應該給缺乏保護措施導致非主觀損壞的水錶買單。一小時之內,只見大家已經商量完畢,從政策依據到法律權屬捋得一清二楚,迅速定好戰略一二三四五,找自來水公司理論去了。

這還不是第一次。舉凡小區有任何公共事務,根本輪不到我這種社恐廢物操心,總會有業主第一時間衝上去撕。這些年,業主們按照不同專業和不同戰鬥屬性組織起來,出錢出力,鬥走了服務不到位的物業公司,死死守住了公共維修基金,趕走了架設不合規的高壓輸電線,攔住了打算建在小區大門外的垃圾轉運站,聘請了專業的綠化園林公司,清除了社區內外的違建……許多年過去,當周圍小區都露出了折舊的頹態,只有這個小區依然欣欣向榮,以至於常打交道的街道辦、居委會、電力、自來水、電信、網絡以及林林總總各種外包公司處理起本社區的業務時,都要格外謹慎一點,一定得先檢查一下自己辦得是不是合規。

所以,中產真的是當今社會裡戰鬥力最強的一群:見過世面、懂得規則、善於表達、以及絕不輕易認命。

也正是這些人主動或被動地推動著社會往好的一面前進:他們關注熱點事件,並會運用自己的專業能力幫助他人,廣泛普及常識與法理,發聲、呼籲、反駁、抗爭,竭力修正社會事務中的不合理不公正。

然而,中產這麼能拼、這麼能扛、這麼能沖,卻絕非因為是人生贏家。反而是因為,身為中產,我們什麼都輸不起。

中產誠然不算是勝利者。事實上,如果說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刻板畫像,那麼中產大約應該是:精緻的、脆弱的、永遠在所有層面都拼命卷的。

成為中產,其實並沒有什麼真正的壁壘。所依仗的,不過是這孑然一身——受過教育的頭腦、卷無止境的努力、想過更好日子的決心。

許多人是幸運的,趕上了一撥兒又一波兒行業起飛的大潮,掙了父母難以想像的錢,移居去了大都市,並住進了體面的小區,自己的小孩甚至可以不再拼高考、像真正的富人一樣接受全人教育,除了家庭負債率普遍較高之外,高檔消費、精英教育、海外度假……如果想要,也都可以有。

但這些幸運同樣也是脆弱的——

當初我媽直到65歲頭上才開始出現零星的白髮,現如今我身邊大把30幾歲的精英倘若忘記染髮立刻露出密密麻麻的銀白髮根。

半夜失眠不管幾點醒來,一點、二點、三點、四點、拂曉……任何時刻,都有不同的人在朋友圈裡兢兢業業地發著關於工作的消息:有人在做PPT、有人在寫代碼、有人在機場遇到了壞天氣。

忽然之間,似乎人人都有自己的情緒問題。合作的時候碰到年輕的女白領坦然地談論自己的抑鬱症,這當然是社會進步了,人們可以接納自己的心會生病,但同樣也是因為有心理問題的人越來越多,大家才可以見怪不怪。

尤其每次在新聞里看到有人加班猝死,即使完全不認識,剎那間也難免升起兔死狐悲的悲涼。

就像那位剛剛離世的大廠青年。在他猝然倒下之前,他們是都市裡前途光明的中產之家:受到羨慕的工作、幸福的小夫妻、剛剛買下的房子、即將出生的孩子,是我們每個人想要成為、正在經歷、曾經走過的樣子。但一夜之間,隨著他的倒下,所有這一切立即化為泡影。如果不能得到足夠的賠償,年輕的妻子也許就不得不按照最壞的打算去做:賣掉還欠著幾百萬貸款的房子,回老家跟父母相依為命,撫養那個還未出世卻已經永遠失去了父親的孩子……

每一個扛著整個家庭的成年人,都有感同身受的唏噓——我們的幸福和體面,就是這樣的脆弱啊!離上岸實在還遠,站出來全身都是軟肋,我們不敢失業、不敢生病、不敢肆無忌憚地躺平、不敢半途而廢、不敢隨便掀桌、不敢摸著良心說‌‌「我不想要更多了‌‌」

誰不愛橫空出世的天才少女奧運冠軍呢?那樣優秀、那樣全能、全世界的陽光全都照在了她身上,在皚皚雪坡上騰空飛起探索人類極限,達成常人不可想像的成就。

但也只有18歲的青春才配擁有只是因為熱愛就可以盡情冒險的人生。我一個全職媽媽鄰居,她只是在家裡一不小心摔壞了膝蓋,全家立刻陷入兵荒馬亂——兩個兒子上學、運動、課外班、寫作業……樣樣需要人管,丈夫不得不申請居家辦公,一邊一刻不停地接打公事電話,一邊焦頭爛額地應付兩個精力旺盛的孩子;家裡老人不但幫不上忙、反而聽了干著急導致血壓飆升險些一起住進醫院;一時地暖又出了問題,寒冬臘月全家不得不搬去住酒店……

恢復到能下地之後,我去看望她。她無限感慨地說:‌‌「不出事兒,日常生活也挺自我感覺良好的;稍微一出點事兒,立即就覺得自己是全世界的孫子,見誰都得跪。‌‌」

她說起如今非常時期去醫院求診,各種被為難、四處求爺爺告奶奶看人臉色;因為沒有按照保險公司要求的流程預先申報,所以理賠也困難重重。

她自嘲:‌‌「感覺咱也算是掙到了錢,沒想到還是被人欺負。‌‌」

而她老公在一旁發自內心地勸慰她、也是勸慰自己:‌‌「挺好的了!起碼你恢復得挺快,我請了這麼長時間的假也沒有丟了工作。‌‌」

脆弱是現實,輸不起也是現實。

也正是明白自己的脆弱,深知自己輸不起,做題成長、白手起家的中產才真真正正地變得頑強,非常積極地自救和自我成就。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展示了知識的價值和生存的經驗。

努力這樣活著、攥著、鬥爭著的中產,不是為了什麼偉大的目標,只是每一樣小小的幸福都是辛苦得來,真的不想失去。

是的,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每一天都不容易。

沒完沒了的疫情、不斷被叫停的生活、世界上真實發生的戰爭、越來越難掙的錢、裁員、35歲危機、壓力下失衡的親密關係……人生好像猛然轉了個急彎,心態很容易崩掉——坦白說,最近這兩三年,我就崩掉過好幾次,為反覆無休的疫情,為不景氣的大環境,為人到中年的迷茫。

總之,有過那麼幾次,我覺得生活太灰暗了,每一天都在為第二天暗暗焦慮、發愁、不知所措,然後因此夜裡失眠,白天無精打采。關鍵是,我根本也沒有辦法解決我所焦慮的那些事,只是越想越絕望,然後默默崩潰了。

好在,如同所有中產、所有成年人一樣,我從來沒有放棄自救。再絕望、再崩潰,至少我很堅定:我要活下去。於是,在那些至暗時刻,我嘗試做過以下這些對自己有幫助的事——

1,要找到一種令自己迅速放鬆的方法。運動、小酌、散步、洗澡、看片兒、逛逛超市、做個面膜、和親友視頻通個電話、蒙頭大睡……總有一種實惠、方便、日常的方法,是一定能令你快速放鬆的。請務必找到。

2,越崩潰,越閉嘴。我相信很多人都會不自覺這樣做:隨時和同行業、同處境、同年齡的人暗中對比,看看別人在做什麼。這未必是出於攀比,因為確實需要了解行業動態,看看大環境是否對所有人都一視同仁。但,在你崩潰的時候,千萬不要看——不刷朋友圈,不參加聚會,不聽任何人誇誇其談。除非是走投無路求助,否則沒有任何人會站出來哭慘,無論是吹牛逼、還是真本事,大家都會盡力展現春風得意的一面。自己心態崩了的時候,就把頭縮起來,不打聽不關注不多說話。有句英語老話說得好:When you are in deep sh*t,keep you mouth shut.

3,有沒有收入,都要保持工作或者保持尋找工作機會。工作是當代生活的錨,有事情做,有目標立著,有整段時間投入創造,日子亂不到哪裡去。

4,量入為出,不花並不真正屬於自己的錢。以及,我按我的平均月支出,存了一筆足夠一年開銷的生活費,作為緊急備用金。

5,努力學會安靜地生活。安靜意味著減少社交、關注自身。安靜不是高貴,安靜是節制——社交少了開銷自然少了。多多關注自身,因他人產生的情緒也會大幅減少。既然我們無法改變這世界、這環境、這時代的任何什麼,我們只能克制自己的欲望與不安。

總之,如果你感到灰暗、崩潰、無助,請千萬記住:你不是一個人。

就讓我們守望相助,各自撐住。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半熟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17/1749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