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習近平(資料照片)

中國共產黨當局從來沒有停止過對異議聲音的打壓,現在更是變本加厲。在著名異議作家劉曉波那樣尖銳的批評聲被關進監獄完全消失後,中共對溫和的批評聲也越來越不容忍。在將一些要求停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反對「清零」封鎖以及看跌中國經濟發展的聲音禁止之外,中共最近又要求自己的退休幹部和黨員「不得妄議中央大政方針」。

分析人士擔心,隨著言論限制的紅線越劃越多,在中共二十大之前,恐怕中國的情況不是「只有一種聲音被允許」,而是「只有一個聲音,也就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聲音,被允許」。他們還指出,現在這個聲音漸漸被「武器化」--任何違反這個聲音的言論都將受到打壓。

在中國,只有一個聲音被允許發聲

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辦公廳近日印發了《關於加強新時代離退休幹部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稱,要「確保離退休幹部黨員繼續聽黨話、跟黨走」,「不得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不得傳播政治性的負面言論」。

新華社還專門刊發了中共中央組織部負責人就《意見》相關問題對記者的採訪。中組部負責人說,《意見》引導「離退休幹部黨員深刻領悟『兩個確立』的決定性意義,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自覺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美國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CHRD)研究與倡議事務協調員倪偉平(William Nee)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習近平是在要求中共只能有「一個聲音」,那就是他自己的聲音。

他說:「在中國改革開放的年代,雖然中共的聲音主流,但是,系統內以及學界的其他的聲音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被允許的。但是,現在我們看到了限制和收緊,到基本上來說,被允許的聲音只能是習近平的聲音以及他的個人看法。那些與他看法不同的人,不是有了反黨的風險,就是有了違憲的風險。」

倪偉平說,中共還將習近平的聲音「武器化」,任何與他不同的聲音都被視為「反黨」或是「違憲」。他認為,《意見》中的「兩個確立」和「兩個維護」就是對習近平及其領導地位的一種比較委婉的說法。中共以這個為標準,窮盡各種辦法,對一切不同的意見進行打壓。

2021年11月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屆六中全會確立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並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簡稱「兩個確立」)。「兩個維護」是指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

倪偉平說,要把《意見》的出台放在一定的背景下來看,那就是中共現在面臨的內外困局:由於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中國與美國和西方進一步交惡;堅持「清零」防疫政策掀起了民怨並搞亂了經濟。

他說:「現在的新冠清零就是黨的總方針。如果你說,這樣做沒有道理。你說我們的經濟將會急劇下滑,工人會失業,企業會離開,外國高管和銀行高管在離開,這是災難。如果你是黨員,你這樣說,你就是『妄議中央』,你就是無法領悟『兩個確立』,和『兩個維護』。」

中國政治批評人士、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告訴美國之音,中共2016年也頒布過對離退休幹部黨的工作意見,現在的意見與以前相比,最突出的就是「不得妄議」。他說,這是習近平在向中共元老,特別是「頂級的元老」--黨內的「太上皇」們發出警告。

他說:「對那些一般的幹部和黨員,他可以自上而下的控制,對那些頂級的元老,威脅不是那麼大,專門出個文件,在這種獨裁體制下,不得民心,不得黨心,他在黨內的高層,黨內的精英中,他可能並沒有得到多數人的擁護但是他必須維護被大多數人擁護的假象。要維護這樣的假象,你就得儘量限制他們發聲的渠道,儘量避免他們有自由接觸的機會,你只要有了自由接觸的機會,大家互通聲息,就會你一言我一語,大家想法一樣形成一種輿論。一旦他們聯手,他(習近平)的位置就坐不穩了。」

越來越多溫和的批評遭到打壓

在中共元老被警告前,中共對民間不同的聲音已經進行了打壓。

5月8日,上海華東政法大學憲法學教授童之偉在新浪微博上發表一篇標題為《對上海新冠防疫兩措施的法律意見》的署名文章,表示街道辦、居委會人員及派出所人員將民眾強制送往方艙隔離、強行進入民宅消毒等舉措為非法行為。很快他的文章被刪除,新浪微博被禁言,過往的7000篇微博全部消失。5月17日,他的微博的頁面顯示,「因違反社區公約,該用戶禁言至2022/11/08」

洪灝是中國知名財經分析師、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但日前遭到當局禁言,微博和微信公眾號均被封,自己也被迫辭職。據報導,洪灝之所以被禁言是因為他近期發布過一些看淡市場的看法,被認為是唱衰中國。3月份,洪灝曾準確預言中國A股將會跌穿3000點。4月25日,其預言成真,上證指數收盤跌破3000點,創2020年6月中旬以來新低。

在微博上一向以敢言著稱的萬達集團董事王思聰的微博帳號4月也遭到封殺。王思聰日前曾轉發針對以嶺藥業連花清瘟膠囊的視頻,還曾在朋友圈中批評政府防疫措施,稱上海每日的核酸檢測「檢測的不是陽性或陰性,而是你的奴性和血性」。

中國電視節目主持人金星3月在其個人微博發文,不點名批評俄羅斯總統普京是個「瘋狂的俄國男人」,並呼籲「停止戰爭,祈禱和平」,但遭到微博禁言。

以上只是幾個比較有影響力的人在公共平台被禁言的例子。在中國,更多人的言論被封鎖。中國人大代表、上海財經大學公共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劉小兵因在微博建議科學防疫,呼籲縮短封控期、停止一人確診或疑似便整幢樓全封的文章,文章出來後不久就被屏蔽;另外,中國防疫專家鍾南山指動態清零不能長期維持,中國需要有序重新開放的學術文章,遭學術期刊下架。上海新冠肺炎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有關城市停滯帶來的次生影響可能會導致人口死亡率將高於新冠肺炎死亡率的言論被封,然而,後來,他有關「上海的嚴控策略阻止了疫情的持續傳播和潛在的大量人員死亡」的說法卻被放行。更有甚者,曾經被中國媒體讚揚的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因批評中國防疫的話也被封殺。不過,譚德塞星期二(5月17日)再次稱中國的新冠政策「不可持續」。

更有人因為微博發言被送進了監獄。5月6日刑滿獲釋的前媒體人羅昌平就是因為在微博上質疑中共抗美援朝的正義性而被以「侮辱英烈罪」判刑。

廣東異議人士王愛忠去年5月被 中共當局以「尋釁滋事罪」為由羈押差不多一年了,原定今年4月受審,後來當局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突然取消審判,王愛忠至今仍然被關押。王愛忠長期致力於推動南方街頭運動,受到廣東當局高度關注。不過,王愛忠的妻子王賀楠曾告訴媒體,當地的民警曾明確地告訴她,王愛忠此次被抓捕「是因為言論和接受外媒採訪」。

因為前往疫情下的武漢去採訪,一批公民記者被當局囚禁,他們中包括,陳秋實方斌李澤華以及張展等。根據「人權捍衛者」網絡記錄,2020年1月1日到3月25日期間,中國爆發了897起涉及中國網際網路用戶的案件,他們因在網上發表有關新冠病毒的言論或分享信息而遭到警方處罰。其中,大部分案例是記錄者從官方媒體的報導或政府的告示中收集到的。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的倪偉平說,在他們跟蹤的一些案子中,一些人很低調,對中共政權也沒有敵意,他們之所以被打壓,是因為他們的言論有了一定的影響力。

他以2021年下半年被抓的女權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的被捕為例說:「如果你的言論有一定的影響力,又不在共產黨的控制之內,他們就會摧毀你的網絡。不管你的這個網絡是有關女權主義、LGB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以及變性者)的權益還是農民工的權益的。這跟你在做什麼無關,是跟你的組織能力以及能夠建立網絡的能力有關」。

一個社會只有一種聲音,結果會是災難性的

不幸感染病毒去世的李文亮醫生曾經說過,「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個聲音」。每當中共當局收緊對言論的控制時,這句話就會被一次次提起。被經常提起還有網絡上的這樣一段話:「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如果溫和的批評也不被允許,沉默將被認為居心叵測。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許,讚揚不夠賣力將是一種罪行。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唯一存在的那個聲音就是謊言。」

而這樣的謊言最終一定會給一個國家帶來災難。伊恩·托爾(Ian Toll)是美國的海軍史學家,曾經撰寫《太平洋戰爭》三部曲。在書中,他分析了二戰前以及二戰中日本軍國主義的緣起。他書中一個重要的主題就是日本政府當時「一億國民,一種思想」的做法,讓日本當局自信心爆棚,作出錯誤的判斷,挑起了太平洋戰爭。

他告訴美國之音,當一個社會不能包容更多不同的聲音時,結果肯定是災難性的,而日本的教訓只是其中之一。

他說:「歷史上還有很多其他例子,一個國家拒絕容忍異議,容忍各種不同的意見和聲音,他們經常做出非常糟糕的決定,而你知道的這些決定可能會產生長期的後果。」

托爾說,在1930年代的日本,也有不少人認為如果日本走上軍國主義道路的話,會付出很大的代價,甚至會喪失主權,但是這種聲音最後卻被軍方的一小部分人用威嚇、威脅、暴力以及暗殺打壓了。

根據托爾的書,除了打壓異議,日本民眾每一種獲得信息的途徑都被牢牢控制了,包括廣播、報紙、新聞短片、電影、海報、音樂和動畫片,於是日本人民只能以規定的方式思考限定的內容。反對意見都被抨擊為「極端思想」或者「共產主義思想」,那些在過去支持自由主義思想的人被迫離開政治生活,身陷囹圄,甚至更慘。

官方用各種口號將其認為正確的思想和信念強行灌輸給日本人民:「戰勝之前我什麼都不渴求」、「一億國民,一種思想」、支持大東亞共榮」、「警惕間諜」、「敵軍不停火我們絕不停火!」廣播裡日日夜夜放著悲傷的民謠,歌頌海外的戰爭。另外,他們還用仇恨西方的情緒來激發民族精神。

托爾認為,俄羅斯發動入侵烏克蘭戰爭中是另一個異議的聲音被壓制,最後做出最糟糕決定的例子。他說:「普京加強了對俄羅斯的控制,俄羅斯議會通過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關於戰爭的異議,因此那些可能會警告普京反對侵略烏克蘭的人(被壓制了)。如果軍官有勇氣告訴領導人說,我們可能不會贏得對烏克蘭的戰爭,也許俄羅斯不會做出入侵烏克蘭的決定。現在俄羅斯的戰爭並不順利。」

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的倪偉平認為,習近平已經做出了一些不好的決策。中國因為俄羅斯的沒有上限的關係與歐洲和美國交惡,而在這之前,習近平通過與《中歐全面雙邊投資協定》差點就成功地離間了美國和歐洲,然而現在,因為拒絕譴責俄羅斯,歐洲,特別是東歐的一些國家對中國非常的不滿。

中國政治評論人士胡平說,讓14億人圍著一個人的腦袋轉,也是對人類尊嚴的最大的羞辱。已經70多歲的胡平說,對於他這代人來說,他們對當時最大的獨裁者毛澤東作出過最大的反抗。

他說:「『四五』運動對我們這一代人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我們在暴君還活著的時候,就公開向他說了一聲『不』,而且體現了我們過去的恥辱。當大家都拜倒在這麼一個人之下,這本身就是很丟人,很可恥的事情,只有通過向他說『不』,才能挽回失去的尊嚴。」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0/1750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