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內幕:落網間諜在美庭審 揭C919飛機竊密

—中共情報官員引渡到美國受審第一人 庭審揭開C919飛機竊密內幕

美國司法部自2018年發布的涉及中共竊取飛機關鍵技術的一系列起訴書,以及大紀元記者查閱2021年11月,聯邦陪審團審理中共國家安全部官員徐延軍案的上千頁法庭記錄顯示,「一定要把大飛機搞上去」的國家意志後面,有著驚人的暗黑手段。

2009年9月在香港舉行的亞洲航空航天展上展出的中國C919飛機模型。這是中國最大的國產商用噴氣機。(Mike ClarkeE/AFP via Getty Images)

根據「中國商飛」(COMAC)官網,5月14日,中國製造交付東航的首架飛機C919首飛成功。該飛機目前使用外國發動機,但中國的第十三五計劃一直在推進本土替代產品,以減少對外國尖端技術的依賴。

中國商飛是中共央企(國務院國資委管理的中央企業,高於國企),其官網的「一定要把大飛機搞上去」大題字,顯示了中共政府「舉全國之力」的決心。

本周一(5月16日),中共官媒新華網發表慶祝文章,歡呼「這架飛機上凝聚的,不僅有突破創新的中國智慧,更有堅持夢想的國家意志」。

然而,美國司法部自2018年發布的涉及中共竊取飛機關鍵技術的一系列起訴書,以及大紀元記者查閱2021年11月,聯邦陪審團審理中共國家安全部官員徐延軍案的上千頁法庭記錄顯示,「一定要把大飛機搞上去」的國家意志後面,有著驚人的暗黑手段。

徐延軍是第一個被引渡至美國接受審判的中共政府情報人員案,去年底他被定罪。他跟上述中國「大飛機」C919如何「搞上去」有關,也跟2014年法國航空公司遭遇的惡意病毒攻擊案有關。

該案的證據,除了證人證詞外,都來自徐延軍自己,包括他的手機簡訊、日記、郵件、聊天記錄、雲端儲存、電話錄音,讓你可以從他自己的陳述中,一窺他的意圖。這樣的證據,以前還從未有過。

2016年4月15日,美國奇異航空和法國賽峰集團的合資企業CFM開發的LEAP-1A發動機。複合材料製造的發動機風扇葉片系統是GE的競爭優勢所在。(REMY GABALDA/AFP via Getty Images)

下文根據徐延軍案的法庭庭審記錄整理,讓大家對中共的情報機構使用的手段和方法,增加一些了解。

01:中國大學主動邀請演講

2017年3月2日,全球首屈一指的飛機引擎製造商奇異航空(GE Aviation)高級工程師鄭大衛(David Zheng)在職業社交網站領英(LinkedIn)上收到一位中國大學教授的主動邀請。

「您好,我叫陳峰,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學(NUAA)辦公室負責國際合作與交流,我主要負責與南航海外校友、友好大學、知名機構和企業交流的相關事宜,促進南航國際交流與合作,推動我校學術發展和科學研究。

「我從您的在線簡歷中得知,您在GE航空等知名公司積累了豐富的工程經驗。……我願藉此機會誠邀您來南航參觀交流,交流方式不限,細節可稍後商定,南航可以支付您往返中國交流的費用。如果您有興趣,請隨時聯繫我。」

鄭大衛原是中國留學生,赴美就讀Akron大學,獲得複合材料博士學位後,先在GE研發部工作了五年,2012年轉到GE航空部工作已近五年,主要從事設計。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突然邀他赴中國演講,讓鄭大衛既感驚奇又受寵若驚。

鄭大衛從未見過陳峰,但他正打算回中國探親,參加侄子的婚禮、以及大學本科同學的聚會。於是他告訴陳峰,計劃五月底回國探望父母,可以在路過南京時,參觀南航。

南京航空航天大學(NUAA)與中國的國防工業關係密切,主攻航空研究,主要是軍用飛機,以及空間太空飛行器,是中國最富盛名的「國防七子」之一。美國沒有對應的類似大學。

陳峰說,雙方交流方式可以很靈活,他請鄭大衛確定行程後,把機票拍照給他「報銷費用」,大學會為他安排食宿。

接下來,陳峰希望鄭大衛提供「詳細個人簡歷」,並詢問鄭的專長是複合材料,主要設計發動機的哪一部分?請他提議兩到三個自己的專研課題,然後,他再反饋大學的研究需求。

2017年5月10日,陳峰告訴鄭大衛,中國的「能源與動力研究所」(Institute of Energy and Power)提議他重點交流「用複合材料設計和製造飛機發動機的技術」。

陳峰說,「內容方面,大家建議你聊聊:第一,飛機發動機中複合材料應用的最新發展;第二,發動機材料設計和分析技術的發展,以及複合結構的製造技術。」

02:GE航空的獨家技術

GE的專家證人說,複合材料製造的風扇葉片系統是GE航空的獨家技術。在過去幾十年中,GE航空用於複合材料的開發成本,高達數億或數十億美元。

這項技術使GE能生產更輕的發動機,這可以轉化為更好的燃油率;還可以生產更大的發動機,這意味著可以配備更大的飛機,攜帶更多的貨物、更多乘客。

這是GE的競爭優勢所在,飛機輕很重要。對於商用飛機,一切都與飛機的成本有關,發動機越輕越省油,每位乘客的成本越低。

因此,GE有出口管制,將出口這些敏感信息視為「盜竊商業機密」,相關崗位的工程師必須經過嚴格的培訓,才能訪問這些信息。此外,GE園區內也有安全措施,需要使用某些令牌才能訪問內部網電腦。

鄭大衛告訴陳峰,大學想聊的兩個主題很好,但他不能分享GE的專有信息。只能做一般性的介紹。

陳峰表示,「我們完全尊重你的意見,只討論一般性的話題,不違反貴公司規定的發動機材料領域技術協議要求。」

03:江蘇省科促會副主任「曲輝」來訪

為了準備演講,在去中國的前一天,鄭大衛下載五個GE培訓文件,壓縮到一個zip文件中發送到自己的個人電子郵箱。然後帶上個人電腦飛往中國,以便在路上完善他的演示文稿。

GE的培訓材料屬於出口管制材料,鄭大衛不想分享GE的機密信息,他做了一些處理。但他也沒有告訴上司,擔心如果老闆知道,會檢查他的演講內容。

鄭大衛的旅程時間很緊。他原定6月2日下午到達南京後直奔南航學校演講,然後次日一早趕飛機回美。

但陳峰好說歹說,非要他改行程,6月1日晚就到南京,理由是「我們從江蘇省對外科學技術促進會申請資金支付您的旅行費用,他們非常了解您這次訪問,希望在2號早上見您」。

鄭大衛只好緊趕慢趕,在1日晚抵達南京,入住南航校園酒店,這是陳峰為他預定的房間,刷卡都免了,直接入住。

6月2日早上,陳峰陪同「省科促會副主任曲輝」前來拜訪,眾人在酒店大堂閒聊一個半小時,聊他在美國的地方,老家在哪,曲輝很簡短地問鄭在哪工作,也沒問具體。

和曲輝這段看似「無意義的閒聊」後,鄭大衛回到房間,沒有注意到放在房間裡的電腦,和之前有什麼不同。而他的電腦中有GE的五份技術文件。

04:演講中發生的奇怪「技術問題」

鄭大衛當天下午在NUAA的演講,一開始就遇到了一些技術問題。

NUAA工作人員告訴他,投影機無法工作。於是,他允許一名中國學生將隨身碟插入他的筆記型電腦,準備把他的演示文稿拷貝到學校的電腦上放映,仍然不成功。

最後,鄭大衛從教室的公用電腦上登錄自己的電子郵箱,下載草稿副本,用這種方式播放出幻燈片。

參加座談的學生問了一些具體問題,技術含量很高,很詳細。鄭大衛回答了近一半的問題,說了一些無法從公共領域共享的專有信息。而陳峰在演講過程中進進出出,曲輝不在教室中。

演講後,陳峰遞給鄭大衛一個裝有3,500美元現金的信封,作為演講酬勞和機票報銷費。

這一切聽起來像正常的交流,沒什麼與眾不同,中方似乎沒有要求他做什麼不合適的事。但後來劇情的發展,令鄭大衛丟了年薪13萬美元的工作。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21/1751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