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上海「假陽」女律師的悲慘遭遇 揭開核酸陰謀

01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叫李米,她是上海一家律師事務所的律師。

4月19日,李米經上海寶藤醫學檢驗所檢測後,顯示結果為「待覆核」。

按上海衛健委的解釋,「待覆核」就是陽性。

之前,李米連續測了6次抗原都是陰性,且身體也沒有任何異常,她懷疑被弄錯了,於是到處要求覆核。

可沒人理會李米。

堂堂律師,在時代的灰塵下,渺小如螻蟻。

因為小胳膊拗不過大腿,4月20日,李米被拉去方艙隔離。

當時跟李米一起被拉去方艙的,至少還有15個人是如她一樣被核酸機構檢測出的假陽。

被拉到方艙隔離的第二天,事情出現了反轉:李米的核酸檢測結果顯示是陰性。

此後兩天的檢測,李米的核酸檢測結果同樣是陰性。

李米一下子就崩潰了,原來自己成了「核酸造假」的受害者。

不幸中的大幸是,和李米一起被隔離在方艙同室的三個患者,同樣是假陽,所以大家都很榮幸的逃脫了被交叉感染這一劫。

02

有人出門遇見風雨,有人出門遇見陽光,有人出門就成了「感染嫌疑人」。

4月23日,經李米多方求人後,她終於被允許回家。

但她的災難,並沒有因此而結束。

雖然「冤案」最終被平反,但李米的額頭上已經被死死烙上了「犯罪嫌疑人」的標籤。

進小區之前,李米全身上下被噴灑消毒水。

其過程,與沖涮動物一般無二。

此後一個月的時間裡,李米一家人被嚴密的監視起來,她家的門下邊被裝了門磁,一開門就會響。

李米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也是一名優秀的律師,她從程序上懂得如何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她抗爭了。

可是,抗爭有用嗎?

沒用。

因為抗爭,李米差點被「尋釁滋事」。

在疫情之下,個體的命運根本不值一提。

李米是因為核酸檢測機構造假的原因造成的受害人,可她最後連個說理的地都沒有。

而李米的遭遇,僅僅是無數「李米」中的冰山一角。

她們受的罪,吃的苦,誰來負責?

難道她們就該忍氣吞聲自認倒霉了嗎?

03

光明和正義,向來緊隨黑暗和醜惡。

疫情之下,有些人手提點明燈照亮別人的靈魂,而有些人手持兇器殘害別人的性命;有些人撐起帆船渡人抵達希望的彼岸,而有些人投下石塊讓人沉落井底。

之前,公眾一直在追問:核酸造假的事件,為什麼總是前赴後繼,屢禁不止?

我的答案是:利潤大如地球,違法成本小如芝麻

這中間,自然少不了官商勾結那些齷齪故事,更少不了吸血資本家為了發國難財不希望疫情早日結束的合理邏輯和懷疑。

鄭州金域核酸造假,抓一個人了事,至今沒有下文。

合肥兩家核酸機構造假,解除合作了事,根本就沒有任何處罰。

上海中科潤達核酸造假到令人髮指,沒抓一個事故責任人。

直到5月20日,北京朴石醫學檢驗實驗室涉嫌核酸造假引發社會憤怒後,6名犯罪嫌疑人才被警方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刑不上核酸造假」的魔咒,由此被打破。

這些核酸檢測機構為什麼會將靈魂出賣給魔鬼,去幹這種天怒人怨的造孽事?

無它,其目的就是要把醫護人員、志願者、市民,乃至整個城市死死拖在疫情中。

沒有陽性,就造假給你整出陽性。

有了不斷增加的陽性,城市就需要繼續檢測,財源就會源源廣進。

他們滿腦子想著的是如何將利潤滾大到一個天文數字,根本不顧城市的未來,也不管市民的感受、情緒;他們猶如惡狗一樣希望死死把大家咬住,然後它好吃人血饅頭

疫情,成了某些黑心資本家的狂歡節!

04

一起一起又一起的核酸造假事件,已經引發了全國網民的憤怒和聲討。

可善良的人們有沒有想過一個更嚴重的問題:有「假陽」就會有「假陰」。

「假陽」的後果,無非是受害人被隔離,影響地方政府對疫情形勢的研判。

可「假陰」呢?

「假陰」的後果,會讓一個真正的感染者被隱藏起來成為一個移動的傳染源,傳播更多更多的人,導致疫情形勢更加嚴峻,導致封控時間加長,導致國民經濟受到嚴重的影響......

而唯一的受益者,則是那些賺錢賺得手抽筋的核酸檢測機構們。

時至今日,直到無數起核酸造假事件被揭露出來,直到歷經錐心之痛後,長久以來自豪於「國家免費核酸"的我們才恍然大悟:

在巨額利潤的刺激下,資本早就打著「為人民服務」名義,成功打入人民內部,榨取國家醫保資金,茹毛飲血,不吐殘渣,劣跡斑斑,大行其道。

當資本以「為抗疫而核酸」的溫情面目,把賺錢和盈利放到首位,把「清零」拋在腦後,某些核酸檢測機構勢必會墮落為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東西的地獄,而億萬萬個善良的群眾,也就成了任人宰割後還不知道疼痛的羔羊。

比疫情更醜陋的,是鑽到錢眼裡的人心。比「清零」更需要努力的,是斬斷被黑心資本控制的核酸機構以及背後的利益鏈。

人間真苦,活著真難。如果可以,請政法部門加大對那些造假核酸機構的懲罰力度。

疫情第三年,群魔亂舞。

或許單純的我們,看到的只是疫情。

但是聰明的黑心資本們,看到的卻全是生意!

不把這些禍國殃民的內賊揪出來,鏟斷利益鏈,疫情就不會結束!

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更是一個讓人只想對「核酸造假」罵「娘希匹」的時代!

羊亡了,該補籬笆了!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世說大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30/17553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