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最錢線:「緊急剎車」還是醞釀新風暴 — 「十萬人大會」面面觀

資料圖片:2022年3月11日,北京一家購物中心的大型視頻屏幕顯示,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閉幕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新聞發布會上。美聯社圖片

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台,這裡是《中國最錢線》,我是主持人子朝。李克強主持召開的「穩住經濟大盤會議」是本周絕對重點新聞,我們一起來跟進分析一下。

會議越大,事情越小

牆內被宣傳洗腦,牆外被謠言騷擾。最近幾個月以來,推特上的各路「中南海情報員」們特別的活躍,每天都有人繪聲繪色地傳什麼「老幹部集體震怒,習近平岌岌可危,李克強即將上位」,中辦主任都沒他知道得多。莉卡醬,哦不李總理看你們這麼熱情,不出來講兩句也不好,於是念了兩句詩「苟利國家…」抱歉串戲了…於是他就開了一個會。他還生怕他開會媒體不給報導,下面不看新聞就不知道,層層傳下去會議精神要走樣,於是索性把他認為應該參加的人全都一次性召集起來,5月25號大家一起開個視頻線上會議。這次開會的人有多少呢?據中國媒體報導,這次會議通知到了中國各省、市、縣(區)級別,還包括國有企業和金融公司的代表。以一個接收到會議通知的地級市為例,通知要求市長、副市長、市政府秘書長、市政府副秘書長、市政府辦公室其他黨組成員、市級有關單位主要負責人,特邀單位負責人參加會議。而一個區級政府通知的參會者,包括區政府、區政府辦全體負責人,區直有關部門主要負責人,部分區委工作機關和金融機構主要負責人,各鄉鎮場辦主要負責人。平均一個縣級單位,參會人數就超過了50人。按全國2000多個縣級單位計算,這次開會的人超過了10萬。許多體制中人都表示,這種「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大會,自己記憶中還從未有過。

這次會議其實僅僅是5月23日國務院常務會議的傳達大會。在中國向來是大事開小會,小事開大會,這種大會都是拿來傳達既定的方針政策的。但這次大會不僅天降偉人沒有出席,十萬人里居然沒有一個黨委書記參加,難怪讓牆外的許多人興奮不已。許多人將這次大會跟整整60年前那次召集全國縣委書記聽毛澤東自我批評的七千人大會相提並論。但我們從會議的內容來看,僅僅涉及經濟領域,而且每個人開篇還都要感謝一番天降偉人的英明領導——雖然聽起來可能會有種陰陽怪氣的感覺。大家連一句正面批評現行經濟政策的提法都沒有,解決方案也只可能是各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解決方案的彙編。

莉卡醬一向喜歡給敵對勢力提供炮彈,上次的「6億人月入一千」被念到現在,這次則是「二季度經濟增長能保持正增長就不錯了」,比起官方途徑的各種「穩中向好」,算是相當打臉。他老人家剛上台的時候有個很有名的「克強經濟學指標」,就是不看統計局數字,只看發電量、信貸發放量、貨物運輸量,而這次他直言不諱地說這三項指標都在下降。各大機構的分析師普遍預測中國經濟二季度增長就在0上下,全年能「保四爭五」就不錯了,跟莉卡醬自己定的5.5乃至國師們的6.8之類神奇數字相差甚遠。

公開承認形勢很壞本身不是壞事,除了宣傳上有點吃虧。但這次會議後好幾天了,上證指數也就意思性地漲了一個點,可以看到大家對於這個會能真正解決什麼問題,其實內心還是觀望態度。各機構和媒體的判斷無非是松房產、寬財政、松貨幣、擴基建,總之一句話:放水。關鍵是這是現在已經在做的事情了,如果這些都有效,你還開這個會幹嘛?

會診還是吐槽大會

李中堂今年那股憂國憂民的樣子讓很多八十年代的老知識分子十分感動,然並卵,你們是不是忘了十年前他前任的樣子?大家都清楚現在已經是他老人家的垃圾時間。本身他的權力早已經被天降偉人手下的各路小組架空得差不多了,他只是在表現他有在努力做事罷了,像他前任呼喚政改一樣搞搞行為藝術。而且以天降偉人的個性,好事都是他親自部署親自指揮,壞事都得別人在前面頂缸。推特「海學家」把這個只有行政首長沒有黨委書記的十萬人大會說成是「黨政對立」,但對中國當前的體制運作模式稍作研究就會知道:這恐怕就是天降偉人自己的表態,事情要你來搞,我不給你背書也不給你什麼支持——萬一搞砸了這鍋不就是我的?這導致這場看似氣勢龐大的大會淪為一場各路背鍋俠們的吐槽大會,而中國經濟真正患病的原因卻沒有一個人敢說。

李中堂看似一副鞠躬盡瘁的樣子,但表演起「不管了,睡大覺」馬上反超天降偉人自己。他明明白白地給出了一個十分喪氣的信號:老子沒錢了。他老親自確認,4月份同口徑財政收入下降5.5%,滬蘇浙粵幾個錢袋子省下降更明顯,有些經濟發達地區降了30%以上,房地產調控又把土地出讓金收入打掉了30%。按照中國最近歷年來政府財政收入增幅遠大於經濟增長來看,這幾個月中國GDP實際萎縮恐怕要遠超5%了。這讓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政府首腦當著十萬人的面莊嚴宣布:你們別問我要錢,我手裡只有一筆總理預備金拿來應付天災的——畢竟現在才剛入夏,難保又來個洪水什麼的,而且還要留著足夠的軍費滿足天降偉人星辰大海的野望呢。所以結論就是,「你們自己想辦法吧」。

實際上發改委主任何立峰、央行行長易綱、財政部部長劉峰這經濟口的三位主官已經充分表達了「我們已經盡力了」。3萬多億的建設債券發下去了,1萬多億的退稅減稅搞了,央行也開足馬力印錢,咱們能幹的都幹了啊。中國政府官員拼命說「我們已經做了xxx」但就是不說效果如何的時候,通常都有某些難言的苦衷。財經口官員的苦衷大家都明白:現在這個鬼樣子是我們搞出來的嗎?地球人都知道,中國經濟現在的癥結在於從上到下、從內到外都缺乏信心,不敢投資不敢消費,全面掉進流動性陷阱。而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財經官員們心中敞亮嘴上卻是一個字也不能說的。

為了避免自己將來成為給天降偉人背黑鍋的人——雖然這個事情可能也由不得他自己——李中堂親自帶頭渲染起悲情來。「我現在很擔心經濟跌出合理增長區間,中國這個體量如果跌出合理增長區間——備註,我認為這是衰退的委婉說法——就很難回來了。」李中堂雖然沒什麼實權但畢竟是掌握最全面信息的政府首腦。跟他前任那句「不政改就等二次文革」一樣,他這句話可以當作正在實現的預言來看,恐怖程度要高出一個量級。中國未來如何?只能說官方吐槽逼死海外同人。

回命丹還是催命藥

關於這次會議,有個挺精妙的形容:一個人被勒住脖子口吐白沫翻白眼眼看要GG,家屬組織大夫會診,有說開刀的有說保守治療的有說吃中藥的還有跳大神的,就是沒人說把繩子鬆開一點的。

莉卡醬,哦李中堂明確無誤地說,現在的經濟形勢比兩年前嚴重得多。兩年前畢竟是突發性的天災,目標明確、人心也容易喚回。但中國這種集權體制,尤其是現在存在天降偉人這樣一個「看起來很強勢但實際上要顧忌很多東西」的半吊子暴君,止損止盈都是很困難的。兩年前的疫情被控制住之後中國一度獲得的率先復工復產優勢現在已經被消耗殆盡。在中國一度「全球最強大」的一年時間裡,天降偉人既沒有及時給受到疫情影響的行業補助紓困,也沒有為疫情結束做準備。他都做了什麼呢:對內一邊搞自己的造神運動一邊忙著到處鐵拳實現他心目中的偉大社會,對外則四處開釁惹翻了幾乎所有的潛在盟友。到了全球新冠疫情正常化的今年,反而搞起魔怔防疫,徹底打垮了國內消費,也讓之前遲疑觀望的外國資本下定決心跑路。而腦洞大開的「打擊資本」更是讓中國最優秀的一批企業和企業家徹底寒了心,結果就是老闆們紛紛選擇在家或者出國躺平,逼迫打工人在街上躺平。國外就更不用說了,曾經是中國大外宣重要舞台的達沃斯經濟論壇已經成了對天降偉人的批斗大會。甚至就在莉卡醬開會第二天,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直接做了所謂「全面應對中國挑戰」的報告。去年你們不是說不吃我們這一套嗎,你們中國人說敬酒不吃吃罰酒是這個意思吧?根據觀察者網和某些他們的海外信徒的說法,當今的西方各國政府都是大資本的傀儡,那麼他們這個話的意思是代表大資本的意思嗎?大金主翻臉了,司徒雷登勢必不能不走了。

勒在中國經濟脖子上的幾條繩子,莉卡醬看得比我們大家都清楚。但是這全都是天降偉人兩個親自出來的,他無力解決,也不想背鍋。因此他的提出的幾點解決措施也是毫無新意,除了表達一種「重視」的態度——而且他的態度似乎所有人都不是特別注意——之外有多大用可能只有他自己清楚。

莉卡醬的這些措施裡面,有一些已經在做了。比如財政系統的減稅降費,這實際上已經列入今年的預算開支。但是企業大批停產或者虧損狀態,減稅對他們的影響相當有限。又比如央行開足馬力放水投放貨幣,結果確實巨量貨幣留在金融系統內部空轉套利。當然大基建之類例牌操作自然是不會少,我們之前也有提到過。甚至連失業問題的解決方案都是通過上建設項目搞以工代賑,真是離了鋼筋水泥不能活啊。

但現在中國的經濟問題顯而易見地出在需求端。企業的問題是沒有需求東西賣不出去沒有資金維繫生產,居民不消費的原因是失業斷糧或是被債務壓到喘不過氣。這種情況下你卻只想著減減稅,或是反而想讓人多多貸款,六個錢包買房還要加六筆消費貸,這已經不是飲鴆止渴了,是給快死的人放血。政府如果要發錢,不管這個錢是自己省出來的或是印出來的,都應該是直接補貼到個人頭上的消費,或是幫企業和個人減免債務,以便整個經濟機器能夠重新轉動起來。我想這個道理莉卡醬和財經口的專家教授團隊應該非常懂。奈何天降偉人不知道是聽了哪位野生國師的高論,把「發錢」當作是邪惡的帝國主義陰謀,自己公開說「絕不發福利養懶人」——網絡左翼們寄予厚望的天降偉人才是最硬核的極右資本狗啊。「絕不發錢」好像是莉卡醬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這麼一來也確實無法苛責他,你現在讓人拿著鐵杴去炒菜,弄成這樣已經不錯了。

而莉卡醬給出的另一些解決方案,準確地說,其中某一些屬於「沒方案的方案」則更有可能變成催命符。比如央行系統公開提出要「財政赤字貨幣化」,也就是政府缺錢就找央行印——這倒是驗證了我上期節目的說法:央行作為最後的職業官僚堡壘也投降了。有點歷史知識的人就會想到金圓券什麼的…當然總有懂王會說,啊你看西方國家疫情後不也印了好多錢,我們之前沒怎麼印現在印一點才不會像他們一樣通貨膨脹。可是,不要忘了別的國家印錢是為了給國民按人頭髮錢,放水帶來的好處被大家分享窮人可能得益更多,物價在漲但中下層工資漲更快,當然這也造成了西方國家的通脹降下來的速度必然會比較緩慢。而你貨幣化的財政赤字是拿去給體制內發工資、搞讓自己大姨小舅子發家的大基建的。在一個貧富差距位居全球前列的國家這麼玩,那只能說good for you了。

另外某些催命符更加直接且短平快,比如面對各地方討錢的手表示「你們自己想辦法」,正常人都能想到他們會有什麼辦法,不就殺大戶唄。為了保住體制內基本盤,各地方為了恰飯顯然是不太會把什麼減稅降費真正當回事的。已經有不少地方傳出,稅務局公開說企業如果想申請減稅就要查他們的帳。中央官員們看似殫精竭慮給民間的那麼一點「幫助」,文件還沒發下去就被消弭於無形。

此外還有一些諸如「國際航班要恢復到正常水平」,這種東西大可以當作俄羅斯杜馬議員給烏克蘭北約的檄文來看,嗯文筆還是不錯的,沒了。畢竟莉卡醬開了這麼一個熱鬧的大會,卻不敢提動態清零一個字的不是,指望中國能開放國門,可能已經不只是天真善良了。

大會的真正意義:經濟宣布躺平

雖然這次會議從形式到內容,莉卡醬的國務院系統都對天降偉人表現出了足夠的恭順。但就憑這個吐槽大會上爆出的無數黑料讓境外敵對勢力大喜這一點,天降偉人大概還是不服氣的。就在開完十萬人大會的第二天,《經濟日報》代表天降偉人旗下的肉喇叭發了一篇「辯證看待4月份經濟數據」的雄文。這篇文章我只能說,辯證地看作者不一定是腦殘。比如舉出一兩項勉強是個正數的項目說「消費依然堅挺」,嗯上海封城讓全國人民都瘋搶冰箱,建議就把冰箱作為指標論證消費強勁增長吧。加上各種「外資加碼」「產銷增長」,總之這篇「我國經濟依然顯出強大韌性」的雄文,可以起個名字叫做「習維尼的平行世界」,確實跟包括李中堂在內的大多數人看到的相反。但這很大程度是一種指鹿為馬式的忠誠測試:不要企圖拿經濟不好為理由要這要那,試圖質疑朕的清零國策,經濟沒什麼大問題,你們不聽話才是大問題。

與那些急著看「中共大內鬥」的中南海小道消息家不同,我覺得這篇最高指示和十萬人大會其實傳達的消息是類似的。管經濟的行政官僚隊伍已經正式宣布躺平,而天降偉人也不在乎你們躺平。中國經濟怎麼樣,基本上就是屬於統計局和新聞媒體的事情了,大家還是多服用一些內外宣正能量吧。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530/1755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