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陳光誠:「六四」年年悼 今年很不同 從反共到滅共之路

作者:
著名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曾經說過:「要求作為『六四』兇手的中共來平反『六四』,不僅僅是技術上的不可能,還因為它沒有這種道德、法律和資格。從中華民族的長遠利益看,由中共來平反『六四』是對中華民族久遠價值的又一次巨大傷害,這無疑將再次耽延中華民族擺脫中共罪惡統治災難的機會及期限。中共的存在,才是所有災難的根本性根源……。」

2022年6月4日,在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外的抗議活動中,一名示威者在臨時紀念館點燃香火,以悼念「六四」三十三周年。

八九「六四」三十三周年悼念活動,在世界各地舉行。1989年春夏之交,北京和很多城市的學生和市民走上街頭要求民主自由,6月3日夜裡至6月4日清晨,中共軍隊用機槍和坦克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到現在已經三十三年了。

我今年參加的悼念活動結束了。之所以有意將此文寫在悼念「六四」三十三周年之後,就是想多引發一些朋友們的思考——三十三年過去了,中共暴政不僅沒有倒,而且從「一聲槍響,由偷便搶」。中共更加肆無忌憚地奴役、迫害淪陷區人民,甚至還通過「喉舌」宣傳出一些「屠殺人民的理由」,比如:「不如此,經濟不會取得後來的發展」……,以此自我標榜當年鎮壓人民的「正當性」。更可悲的是,有些人還在不同程度上認可中共的這些說法。那麼「六四」屠殺給我們最大的警醒……,或者說是對中共邪惡本性的認識、啟示到底是什麼?

其實答案早就有了。近期,一位網名為「量子躍遷」的推友說得十分明確:「六四的最大意義在於:中共以大屠殺的方式決絕地回答人民,對中共制度進行任何政治改革,連門兒都沒有。從此後,一切改革、改良的路徑都是有去無回的死路。」

著名的人權律師高智晟曾經說過:「要求作為『六四』兇手的中共來平反『六四』,不僅僅是技術上的不可能,還因為它沒有這種道德、法律和資格。從中華民族的長遠利益看,由中共來平反『六四』是對中華民族久遠價值的又一次巨大傷害,這無疑將再次耽延中華民族擺脫中共罪惡統治災難的機會及期限。中共的存在,才是所有災難的根本性根源……。」

上述這樣的認識的重要價值,多年來沒有引起大家足夠的重視。三十三年來,各界人士若早一點認識到這些,也許就不會再在「要求中共平反『六四』」上浪費太多時間,轉而另謀其它滅共的途徑了。若是如此,在大家的齊心協力之下,剷除中共暴政、結束中共罪惡統治也不是沒有可能。

今年我在參加了幾場悼念「六四屠殺」遇難者蒙難三十三周年的活動後,明顯感到有些有識之士已經擺脫了「合理非」的束縛,有了新的認識,不再只是著眼於向世人講述屠殺的過程與細節和要求中共「平反『六四』」。有些活動在「六四」紀念日之前舉行,但是,主題已經擴展到「擁抱自由、反抗暴政」,從更大的範圍在思考如何結束共產暴政——剷除這導致中共淪陷區一切不公的總根源。不管將其看成「見事太晚」,還是「亡羊補牢」,從要求兇手「平反」到追究兇手責任;從「反共」到「滅共」,能夠回到正確的軌道上總是令人高興的進步。

因此,從年年悼念「六四」、要求中共「平反」,到認識到「改革」已死,必須把工作重點轉移到「剷除」導致淪陷區一切不公的總根源——共產專制制度上來,這的確是認識上的革命性重大提升。

認識到「共產黨的存在才是所有災難的根本性根源」、「共產專制制度是滋生暴政的土壤」,可以說,這才是抓住了問題的要害。

期待接下來從新的認知出發,制定戰略、調整戰術,對症下藥地針對人民公敵進行定點打擊。鎖定解除中共暴政的武裝、建立起對公權力有著最大制約的民主憲政體制,最大限度地保障公民的基本自由與人權。

只有這樣,中國和中國人民才可能有光明的未來,才不會在走不出的被中共奴役、戕害的各種怪圈中輪迴。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07/1758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