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在深圳,人們擔憂中國經濟的未來

1997年,作為一名年輕人,方大衛(David Fong)從中國中部的一個貧困村莊來到南方的新興城市深圳。在接下來的25年裡,他為一系列的海外製造商工作,然後才開始創業。他自己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生意生產從書包到牙刷,應有盡有。

資料照:深圳證券交易所外的公牛塑像

1997年,作為一名年輕人,方大衛(David Fong)從中國中部的一個貧困村莊來到南方的新興城市深圳。在接下來的25年裡,他為一系列的海外製造商工作,然後才開始創業。他自己的價值數百萬美元的生意生產從書包到牙刷,應有盡有。

現年47歲的他計劃通過構建連接網際網路的消費設備來拓展國際業務。但在兩年的新冠病毒封鎖推高了運輸價格並打擊了消費者的信心之後,他擔心他的生意能否生存下去。

「我希望我們能熬過這一年,」方大衛說。在他的頂層辦公室里,周圍環繞著會說話的熊、機器零件和他公司的目錄,這裡可以俯瞰著深圳曾經遍布龐大工廠的閃閃發光的塔樓。「對於企業來說,這是一個艱難的時刻。」

方的白手起家的故事,現在受到被新冠病毒惡化的更廣泛放緩的威脅,反映了他所生活的城市的故事。

深圳於1979年在中國經濟改革的第一波浪潮中創建,允許私營企業在國家控制的體制中發揮作用。深圳將自己從一個農業村莊變成一個世界主要港口,擁有一些中國領先技術、金融、房地產和製造公司。

在過去的四十年裡,這座城市的年經濟增長率至少達到20%。去年10月,牛津經濟研究院預測,深圳將在2020年至2022年期間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城市。

但此後,加利福尼亞矽谷的聖何塞得到了這一桂冠。除了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病毒感染使中國陷入停滯之外,深圳今年第一季度的整體經濟增長率僅為2%,是該市有史以來的最低水平。

深圳仍然是中國最大的商品出口地,但其海外出貨量在3月份下降了近14%,原因是 COVID封鎖導致其港口出現瓶頸。

長期以來,這座城市一直被視為中國最好、最具活力的商業場所之一,也是中國經濟改革的勝利。

如果深圳陷入困境,這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來說是一個警告信號。牛津經濟研究院全球城市研究主管理察·霍爾特說,這座城市是「礦井中的金絲雀」,並補充說他的團隊正在密切關注深圳。

方大衛的商品主要銷售給國內客戶,他說銷售額比2020年的2000萬元人民幣(300萬美元)下降了約40%,這受到最近兩個月的上海封鎖和消費者信心普遍下降的影響。

失去吸引力

深圳這個擁有1800萬人口的城市,受到了國內外的一連串打擊。

總部位於深圳的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技術公司和中興通訊公司分別因涉嫌安全問題和非法向伊朗運送美國技術而被列入美國貿易黑名單。華為否認有不當行為,而中興在認罪五年後於3月結束了觀察期。

該市的另一家主要公司,最暢銷的房地產開發商中國恆大,去年引發了人們對其巨額債務的擔憂,這將給中國的金融體系造成嚴重破壞。

甚至較小的公司也遭受了損失。深圳市跨境電子商務協會表示,去年亞馬遜公司嚴厲打擊了賣家在其平台上開展業務的方式,影響到了5萬多名電子商務貿易商,其中許多人居住在深圳。

最重要的是,深圳在三月份被封鎖了一周,以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這種封鎖以及中國其他城市的封鎖抑制了國內對深圳製造商品的需求。該市第一季度2%的增長率不到中國整體4.8%增長率的一半。

在那段時間,商業登記也下降了近三分之一。市政府堅持今年4月設定的6%的增長目標,但增速放緩已經引發了中國各階層的警惕。

深圳市政府沒有回覆置評請求。市政府官員私下承認,要讓深圳的「奇蹟」繼續存在變得越來越困難。

'該走了'

大多數飛往中國的國際航班取消,港口因封鎖而陷入困境,與香港的邊境一度擁擠,現在幾乎完全關閉,這些都使深圳成為一個難以做生意的地方。中國的大灣區計劃——將深圳與香港、澳門和幾個大陸城市融合在一起——似乎已經停滯不前。

「它正在失去吸引力,他們(當局)需要意識到這一點,」華南歐洲商會主席克勞斯·岑克爾(Klaus Zenkel)說,「我們總是說他們需要平衡新冠限制和經濟增長。」

9月,中國政府表示將把深圳境內的一個特殊區域--前海經濟區從15平方公里擴大到121平方公里。岑克爾和該地區的五位外交官表示,英國銀行渣打銀行和滙豐銀行已經在那裡設立了辦事處,但邊境關閉意味著該地區難以吸引外國企業。

國際商會警告中國政府外國人才外流。歐洲一家主要領事館的一名外交官告訴路透社,他們估計該國在華南地區的公民人數已從新冠大流行前的3,000人降至750人。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4/1761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