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川普前高級顧問納瓦羅在法庭起訴1月6日委員會【阿波羅網報導】

作者:
川普總統的前高級顧問彼得·納瓦羅在機場被拘捕後,在法庭面前對媒體講話:在五年的時間裡,國會以一種違反憲法的方式將國會的調查權作為武器,袋鼠委員會現在所做的是為了懲罰性的目的進行調查,他們基本上是在充當法官、陪審團和劊子手。他們的使命是阻止唐納德·約翰·川普在2024年競選總統和當選總統。

阿波羅網方尋報導/北美保守評論5日報導,川普總統的前高級顧問彼得·納瓦羅在機場被拘捕後,在法庭面前對媒體講話:在五年的時間裡,國會以一種違反憲法的方式將國會的調查權作為武器。納瓦羅用袋鼠委員會指1 月 6 日委員會,意思是形容非法或不按法律程序成立的非正規委員會。現在所做的是為了懲罰性的目的進行調查,他們基本上是在充當法官、陪審團和劊子手。他們的使命是阻止川普在2024年競選總統和當選總統。

美國媒體《真清晰政治》(Real Clear Politics)4日報導,納瓦羅表示,「周二在這個法庭上,我對山上的袋鼠委員會,七名黨派民主黨人和兩名 RINO共和黨人,提起了民事訴訟。「 RINO是指假共和黨、真民主黨人。納瓦羅說:」該民事訴訟的實質是,委員會發出的傳票是越權[超出其管轄範圍]、非法和不可執行的。」

納瓦羅說,他將代表自己反對藐視國會的指控,因為他拒絕配合調查 1 月 6 日的眾議院小組的傳票。他還說,他與前總統的通信受到行政特權的保護,他不必交出任何記錄。

納瓦羅指出,有趣的是,唯一被刑事指控的兩個人是我和史蒂夫·班農,我們也是世界上僅有的一些被中國共產黨制裁的人。

以下是納瓦羅在起訴後發表的講話:

我根據四個法律論點提出了這個案子。首先,這個委員會既沒有得到正式授權,也沒有適當地組成,這意味著它既不遵守眾議院本身的規則,也不遵守委員會自己的授權決議。

第二點……很簡單,在五年的時間裡,國會以違憲的方式將國會的調查權武器化了。國會有權進行調查,但僅限於非懲罰性立法目的。袋鼠委員會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出於懲罰目的進行調查。

他們本質上是充當法官、陪審團和劊子手。我敢打賭這裡沒有一個人讀過整個案子。

第三個問題是憲法禁止所謂的掠奪者法案。這是反對對這個國家的公民進行不當懲罰的法案。今天,在被證明有罪之前對一個被假定為無辜和無辜的人施加的懲罰,表明了司法部對憲法的完全無視。

我周三給他們發了一封信,提供了一種臨時方式[協議]。我告訴他們聯繫一個會討論這個問題的人。他們做了什麼?他們沒有給我打電話。我與逮捕我的聯邦調查局特工交談,我告訴他,「無論你需要什麼。你不必像上周那樣敲我的門,讓我起床……我是來合作的。」

今天我在去納什維爾的路上和邁克·赫卡比一起在電視上露面,而不是來到我住的家門口……他們攔截了我上飛機。他們給我戴上手銬,把我帶到這裡,給我戴上腳鐐,把我關在牢房裡。歷史記錄,我在約翰欣克利的牢房裡。那是懲罰性的。他們今天對我的所作所為違反了憲法。

在我的訴訟中,我討論了,這個政府應該做什麼——這不是他們的第一次牛仔競技表演,他們有很多人質疑他們傳票的有效性。他們應該做的是「負擔最小的選擇」。

我告訴他們去與川普和他的律師談判,因為我的憲法立場站不住腳。這方面沒有固定的法律。順便說一句,法律直接傾向於我的高級證詞豁免權和川普總統的行政特權。

他們放下了錘子,政府的全部力量試圖恐嚇我。

我在這件事上代表自己,因為民主黨的部分戰略是從事所謂的法律福利,即利用法律制度有效地進行脅迫和非法目的。我不想花幾十萬美元請律師。這與我無關,這與對有效總統決策很重要的憲法原則有關,而司法部的做法是錯誤的。

這是本案核心的重要原則。讓我們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周三我聯繫了司法部……他們的回應與你在史達林俄羅斯或中國共產黨看到的一樣。

 

美國「政治」新聞網(Politico)9日報導,原川普政府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因拒絕配合1月6日事件調查而被指控兩項「藐視國會」罪名,上周五在機場被逮捕。納瓦羅稱逮捕他的聯邦調查局(FBI)探員為「納粹」。

有網友「一土2.0」轉發視頻並評論,錚錚鐵骨、一生正氣的納瓦羅先生所有的美國人都應該為這個國家擁有這樣的守望者感到驕傲他有著豐富的學識修養,對這個國家忠心耿耿,是美國憲法的維護者。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都是在尊重憲法而可恥的民主黨徒們無時無刻不在踐踏美國的憲法。FBI居然將他逮捕,帶上腳鐐手銬。

網友「一土2.0」感慨,他的講的多麼透徹,所謂的調查委員會是非法的,美國人有權知道國會的調查目的,但不是為了懲罰政敵,這是將調查武器化,完全是為了阻止川普總統再次當選總統他們基本上充當了法官、陪審團、劊子手!

網友「一土2.0」指責,這還是美國嗎?居然衝進一個合法公民家裡,從床上把人抓起來而不需要經過任何的法律程序美國的司法制度徹底完蛋。

網友「一土2.0」說,他們今天對納瓦羅先生的所作所為,是徹底違憲的嚴重行為他們的傳票不具備法律的有效依據民主黨控制了司法部他們想用法律消耗戰逼對手就範!才華橫溢的納瓦羅先生自己為自己辯護。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阿波羅網方尋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15/17625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