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無藥可救 壓垮中共的最後一擊來了?

作者:

近半年來,中共政權從上到下,突然暴露出財政枯竭的敗象。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中共獨裁體制的所有弊端,長遠種下今日不堪的局面。

四十年改革開放,積下天文數字的財富,這些民脂民膏被中共用來擴張、維穩、鋪張和貪腐,讓習近平滿足千古一帝的幻覺泡影,只不過十年八年時間,就床頭金盡,囊空如洗了。

古語說,食之者眾,生之者寡,眼下到處伸手要錢,而生財之道卻一一堵塞。從中央到地方的財政枯竭,最先表現在地方政府的困境之上。最近不少地方政府搞到要專門成立減薪辦,證明減薪已經不是個別現象,而是一項普遍長遠的政策。

一般來說,不到萬不得已,政府一定不會剋扣各級官員和政府雇員的收入,因為政府的運作需要黨乾的齊心合力,需要他們去搜刮民間財富,盡心盡力維護政權穩定。普遍的減薪潮,大大打擊各級官員的工作積極性,造就中下層官員之間的矛盾,官民失信,政令不行。

中共自上而下各級之間的關係,不是靠價值觀念的空話來維繫,恰恰是靠中飽私囊來維繫。上級有上級的貪,中下層有中下層的貪,貪是政權運作的潤滑劑。從前錢池太大,各取所需,不相妨礙,但當財政枯竭,各級官員貪腐的空間萎縮,上下磨擦頓生。

近期各大有錢省份,政府雇員紛紛減薪五成,所謂績效獎金全部取消,有的甚至要追討多年來多領的錢,金額高達十萬以上。不但政府官員減薪,連教師與醫務工作者也不能倖免,甚至那些狗仗人勢的大白,也要加入討薪大軍,可見問題的普遍性與嚴重性。

與此同時,地方銀行也開始爆雷。河南有農村銀行突然倒閉,四十萬存戶近一千億人民幣存款化為烏有;有的銀行開始限制存戶提款,每日不得超過一千元;上海銀行留難老年存戶,讓領退休金的長者苦不堪言,目的就是減少存款的流失。

地方政府財源枯竭,源於經濟不可逆轉的下行,源於地產行業的全面沒落,地方政府不能憑賣地聚財,中央政府又因經濟不景而稅收緊絀,中央既救不了地方,地方更難以自救。中央與地方之間,不但不能以利相誘,甚至因利失和。孟子曰: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

當下地產爆雷剛剛開始,地方銀行受地產拖累,銀行爆雷也陸續有來。銀行爆雷,受害者是普通百姓,多年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家業,一夜之間被清零,那時房貸車貸、子女教育、老人病痛如山壓頂,若不幸再碰上失業減薪,很可能遭遇空前厄運。

農村小銀行與國有大銀行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農村銀行唔掂,勢必牽連大銀行。大銀行在經濟不景之下日子已不好過,外債、地方債、國企融資、貪腐黑洞拖累,早已自身難保,再加上地方銀行連環爆,勢必影響國有大銀行的運作。中國之大,有哪一家銀行是靠得住的,這就沒有人知道了。

一旦百姓對銀行失去信心,錢放在銀行朝不保夕,日日提心弔膽,一有風吹草動,趕緊蜂湧去擠提,到那個地步,就是全局性的災難臨頭了。

今日中共國的財政枯竭,不是個別現象,是結構性的萎縮。在內,因為習近平的國進民退,打擊私有經濟活力,整個大環境冷風凜冽,再加上病毒清零使社會僵死,無端白事製造更多難題。在外,中共國與西方經濟強國全面翻臉,外貿路斷,科技輸入成絕響,外資廠大量移出,外債多如牛毛。這種結構性的枯竭,使經濟無可救藥。

一個國家,如整體經濟結構健康,遭遇暫時的衝擊,可以在短時間內復原,但若經濟結構病入膏肓,那就不是一個政策的修正,或一副良藥去邪扶正可以補救。各方面惡劣的困素互相迭加,漣漪不斷擴大,全局成自由落體之勢下墜,那就是崩潰到來的日子。

本來,有錢能使鬼推磨,要人有人,要物有物,壞事干盡,可以用錢搞掂。一旦財政枯竭,中下層黨官躺平,民怨沸騰,中央兩手空空,望天打卦,民間遍地乾柴,只待一粒火星,到那種絕境,就是神仙難救。

制度腐敗、民心喪失兩隻灰犀牛早已撞門而入,現在最大一隻灰犀牛財政枯竭也衝過來了,這是最大、也可能是最後一隻灰犀牛,來勢兇猛,不可阻擋。中共這個岌岌可危的獨裁政權,再也經不起最後這一衝擊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顏純鉤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2/1765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