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山東臨沂女醫生被前夫用激素長期投毒 動機不明 求重判

2022年6月23日,記者了解到一起令人費解而又充滿陰謀戲劇色彩的現實版謀害妻子案:山東臨沂費縣一名女醫生劉暢(化名)同為醫生的前夫高某森使用大量激素藥長期給她「投毒」。目前,劉暢的身體損傷程度被鑑定為重傷二級,落下終身殘疾。高某森因涉嫌故意傷害被費縣警方立案偵查,近日被正式批捕。

2019年,山東臨沂費縣一名女醫生劉暢(化名)在社交媒體上公開實名舉報,稱同為醫生的前夫高某森使用大量激素藥長期給她「投毒」,此事引發大量關注。2022年6月23日,記者從當事人劉暢和費縣人民檢察院獲悉,今年3月,高某森因涉嫌故意傷害被費縣警方立案偵查,近日被正式批捕。

從事情發生到如今前夫被批捕,已經過去了6年。劉暢和前夫高某森曾是同一所醫科學校的師兄妹,相戀幾年後領證結婚,婚後不久就發生了此事。目前,劉暢的身體損傷程度被鑑定為重傷二級,落下終身殘疾。在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劉暢表示,前夫摧毀了她的整個人生,自己將放棄賠償,只求對方得到重判。而對於前夫的「投毒」動機,劉暢至今也沒能想個明白,她也在等待一個答案。

女醫生婚後出現「怪症」

懷疑是丈夫「投毒」

2019年,山東臨沂費縣一名女醫生劉暢(化名)在社交媒體上公開實名舉報稱,同為醫生的前夫高某森利用職務之便,購買大量激素藥物,長期給自己「投毒」。

劉暢向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講述了事件經過。

2016年6月,婚禮兩個月後,劉暢總覺得自己喝的水和牛奶有味道。同年的10月末,天氣轉涼,她開始覺得身體不舒服,本以為是一場感冒,但又出現一些不一樣的症狀,「全身疼痛,手腳不時抽搐,臉甚至腫脹變形。」

同年11月,在高某森的勸說下,劉暢同意在家打幾天吊瓶,但5天後,病情不見好轉,她還出現了視物模糊、腿部抽筋等症狀。之後的10多天裡,劉暢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多飲多尿、體重劇增,20多天就增加了10多斤,腿部腹部皮膚還出現大量裂紋,血糖是正常人的3倍」。

劉暢輾轉多家醫院住院檢查,均未查明病因,醫生懷疑其短期內服用過大量激素類藥物,也曾懷疑她得了庫欣病(一種死亡率極高的耗竭性疾病)。出院半年後,劉暢的體重開始減輕。對於這次突如其來的怪病,劉暢雖然心中納悶,但從未懷疑是有人在害自己。

2017年9月,夫妻二人因生活瑣事爆發爭吵,高某森向劉暢提出離婚後開始分居。不久,劉暢母親在家裡整理衣物時發現了大量的藥品,包括7支激素類藥物地塞米松。

劉暢這次才開始懷疑丈夫高某森利用激素類藥物給自己「下毒」,謀害自己。

當時證據不足不予立案

她無奈在網上舉報

劉暢隨後向費縣鍾羅山派出所報案,但民警調查後發現證據不足不予立案。

2017年10月,劉暢向費縣衛健局反映,要求查處高某森偷取藥品行為。2018年4月,劉暢收到了費縣衛生和計劃生育局的答覆意見書,顯示經調查,確認高某森存在違規拿取藥物行為。其中提到,高某森在2016年3月15日至2017年10月31日期間,從梁邱中心衛生院購買了81支地塞米松。2018年2月27日,費縣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對高某森作出7天停職反省、罰款500元的處理決定。

但對於劉暢因高某森給其用藥導致身體患病引起不良後果,要求追究高某森責任的訴求,答覆意見書顯示:「由於高某森與當事人是夫妻,在其夫妻關係存續期間,在家中實施的打點滴行為,雙方各執一詞,我局無法對具體問題作出調查,澄清事實。」

2019年6月,此事被山東《問政》節目通報,費縣警局6月7日開始啟動調查。劉暢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高某森被警方帶至刑事偵查隊審訊,他承認對我用了一部分藥品,打了10多天,但沒有說出那些剩下藥品的下落。」不過,因為證據不足,劉暢的案件並未向前推進,她奔走於多地也無法得到一個結果。

無奈之下,2019年,劉暢選擇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舉報。3天後,疑似高某森的回應在網上出現,文中對劉暢的舉報內容進行了一一反駁,並將她的公開舉報行為歸結為「為了打擊報復我」。

隨後,高某森以侵害名譽權為由將劉暢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處劉暢立即刪除相關舉報文章。

費縣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為,在沒有司法機關生效文書確認的情形下,劉暢發布「多次下毒謀殺妻子」「不知道前夫害了多少人」等書面言論,屬於誹謗行為,侵害了原告高某森的名譽權。2020年7月,費縣人民法院判處劉暢刪除其發布的網絡信息。

此事雙方各執一詞,真實情況更加撲朔迷離。此後,高某森繼續在原單位正常上班。

前夫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批捕

女醫生願放棄賠償只求對方被重判

「我覺得不公平,他毀了我的人生,一定要有一個說法。」劉暢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又繼續奔走控告,今年案件終於有了突破。

2022年3月18日,費縣警局在立案告知書上通知劉暢,其被傷害一案符合立案條件,現已立案偵查。同日,費縣警局還出具了鑑定意見通知書,顯示劉暢身體損傷程度屬於重傷二級。

鑑定意見通知書顯示:劉暢於2016年11月份到醫院檢查發現的「血糖升高」與使用激素類藥物之間存在因果關係;劉暢外源性庫欣症候群表現與使用激素類藥物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但不會於2016年11月當月即出現滿月臉、水牛背等典型臨床表現,考慮使用激素類藥物應該有一段時間了;劉暢於2019年9月4日檢查發現的雙側無菌性股骨頭壞死,不排除與既往使用激素類藥物存在一定的因果關係,但因間隔時間較長,現有資料無法明確該股骨頭無菌性壞死與2016年11月份使用地塞米松磷酸鈉注射液存在因果關係;現有材料不能確定被鑑定人劉暢的多囊卵巢症候群與2016年11月份使用激素類藥物存在因果關係。

劉暢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高某森在2022年4月13日已被警方刑事拘留,4月28日他因涉嫌故意傷害罪被檢察院批准逮捕。上述信息,紫牛新聞記者致電費縣人民檢察院得到了證實。

劉暢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從辦案機關得知高某森已招供,「2019年他公開回應稱給我使用了11支地塞米松,此次又承認給我用了七八十支。而我從警方得知,其實他從衛生院拿了91支。」劉暢經過計算,覺得高某森在3個月內在其身上使用了70多支地塞米松,「換算成短效的激素大約是7000多毫克。」

聽到前夫被正式批捕的消息,劉暢沒有感到一絲輕鬆,「從27歲到33歲,人生最好的時光已經沒有了,我也有過理想,也受過好的教育,但現在我的一生都被毀了。」她表示,願意放棄所有民事賠償,只希望從嚴懲處對方。

身體落下終身殘疾

想不通前夫為何如此狠毒

2020年4月,劉暢被診斷為重度抑鬱,並落下終身殘疾。聊起現狀,她說:「我現在每天的生活就是跟抑鬱症對抗,跟身體上的疼痛對抗。既不能長久站,也不能長久坐,坐在那裡也會疼,太痛苦了。」劉暢介紹,現在自己雙腿股骨頭呈無菌性,只能做手術換上陶瓷髖關節進行治療,而且換一次只能撐15到20年。她想等處理完此事之後就去做手術,或將面臨百萬醫療費用。

「股骨頭壞死是不可逆的損傷,左腿已經大面積壞死塌陷,我的骨頭都像餅乾一樣,被激素腐蝕造成脫鈣骨質疏鬆。一個人如果骨頭都鬆了,支撐不起來身體的重量,活得很痛苦。」劉暢無奈地說道。

劉暢和前夫高某森曾是同一所醫科學校的師兄妹,他們相識相戀於大學校園,經過幾年的愛情長跑才步入婚姻殿堂。在劉暢看來,雖然兩人總有吵吵鬧鬧,但「感情還是有的,結婚後也沒有什麼出軌之事」。

被投毒前的劉暢

談及前夫「投毒」動機,劉暢覺得很迷惑。「很多人都問過我,高某森的動機到底是什麼?但我確實猜不出,想不出他為何要這麼對我,我也在等待一個答案。」劉暢回憶兩人過往,覺得高某森除了性格有點孤僻外,其他也看不出什麼。不過她告訴記者:「此前我們兩人有個矛盾,結婚前他曾欺騙我有套房,但其實他沒有。」

談及未來,劉暢深嘆一口氣:「我的人生再也沒法像普通人一樣了,我也曾有夢想,可是他摧毀了我的一切。我堅持活著,已經夠堅強了。」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揚子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5/176720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