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赫:王小洪上位背後3大不尋常之處

作者:

王小洪資料圖。(合成圖片)

6月24日,趙克志的公安部部長職務,終於落到王小洪手裡。「終於」兩字,是說此事蹊蹺。比較而言,郭聲琨2012年12月19日任公安部黨委書記,28日即接任公安部部長;趙克志2017年10月出任公安部黨委書記,11月4日即接任公安部部長。而王小洪呢?2021年11月19日,就已接過趙克志的公安部黨委書記一職,但遲後半年才捕手公安部長。這在釋放什麼信號?本文試做三點解讀。

第一,公安系統是「刀把子」的核心部分,習近平志在必得,而王小洪已成為習在公安系統的操盤手

公安系統即用於鎮壓民眾,又是內鬥中的利器,所以是習布局重點,有評論說「習家軍鋪滿公安部」。王小洪作為習在公安系統的操盤手,2016年進入公安部後,先後挖出孫力軍傅政華這兩個毒瘤。由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公安部副部級以上官員,除落馬、退休的外,全部調離公安部。

當前公安部領導班子,8個人,以王小洪偉中心,基本都是習派人馬。具體而言。孫新陽,2020年3月從江西省紀委書記調任中紀委駐公安部紀檢組長,是習近平的陝西富平同鄉,與習家有淵源。副部長許甘露,福建同安人,與習近平廈門任職期間有交集;2015年又接受王小洪空出的河南省公安廳長一職,2018年3月出任新組建的國家移民管理局局長。政治部主任馮延,曾是王小洪的副手(河南公安廳副廳長)。副部長亓延軍,接王小洪北京市警局長的班;副部長陳思源,也是王小洪執掌北京公安時的嫡系。從公開資料看,唯有副部長杜航偉背景複雜,副部長劉釗(陝西扶風人)背景最不清晰,但這兩人不大可能與反習勢力聯繫密切。

除公安部領導班子外,各地公安廳長人選,也被王嚴格控制。比如,2020年4月9日,王小洪副手、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長王志忠任廣東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2020年12月30日,原河南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舒慶(與王小洪河南任職時有交集)調任上海市副市長、上海市警局局長。2021年初,王小洪的福建舊部、莆田市副市長及警局長陳楓已秘密接掌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今年5月31日,北京市警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李耀光(與王小洪有交集)調任江蘇省公安廳廳長。

第二,王小洪執掌公安系統耗時近9年,表明習對中共政局的實際控制力遠沒有「定於一尊」

習近平1990~1996年執掌福州,1996~2002年主政福建,結交王小洪,王迎來仕途的第一個轉折點。王1993年升任福州市警局副局長,30歲升任副廳級。但習離開福建後,王就仕途踏步。其在福建警界的任職時間長達34年,未升任福建省公安廳長,只是出任三個重要城市(福州、漳州、廈門)的警局一把手。這說明兩點。第一,人走茶涼,習在福建的影響力有限;第二,習非常謹慎,2007年晉升政治局常委當上「皇儲」後,也沒大肆組建習氏隊伍。

習2012年上台後,王小洪的仕途才進入快車道。2013年8月,以省級公安廳(局)長異地交流任職之名,王小洪走出福建,調任河南省公安廳廳長。2015年3月進京,捕手傅政華卸下的北京市警局長一職。2018年3月,王小洪取代傅政華,出任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傅調任司法部部長);明確正部長級,2019年11月,王小洪兼任公安部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在中共政局裡,公安部長這個位置實在重要,是習與江曾派系博弈的重點之一,習被迫讓步(政治交易),這就是為什麼習當政十年,江派能執掌公安部、政法委的原因所在。但是,習也一直在擇機清洗公安部。至今已有八位(原)公安部部級官員被查,分別是:原公安部長周永康,原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孟宏偉、楊煥寧、孫力軍、傅政華、劉彥平,原公安部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夏崇源。這種情況,在中央部委中,恐怕絕無僅有。

2017年10月被指是胡錦濤派系的趙克志出任公安部長,因為胡習聯盟,這也算是習掌控公安部的一個進展。但習渴望的是一個懂行的、心腹之人為他操盤公安系統,於是作為不二人選的王小洪,走進前台。不過,王小洪是穩步前進(從走出福建倒楣執掌公安部花了近9年時間),而非一步到位。這表明,習政治上頗受掣肘,「核心」當的委實辛苦。

第三,王小洪急忙出任公安部長,暗示習近平政治處境嚴峻

王小洪從公安部黨委書記到當公安部長,時間長達半年。從這個角度看,他出任公安部長是慢了。但換一個角度看,這又太匆忙了。前面講過,(一)趙克志屬於胡錦濤派系,胡習聯盟,本身是親習的;(二)他1953年出生,「二十大」到站下車,不會擋習派人馬的路;(三)王小洪2018年就是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實權在握,趙再傻也不大可能去掣肘王;(四)趙留在台上,可以為習張羅一下,顯示習並非容不下別的派系、還不是孤家寡人。如果沒有發生一些特別的事情,趙克志「二十大」上自然退下,在政治上對習最有利。習難道幾個月都等不了嗎?

現在王小洪急忙出任公安部長,肯定有其原因。這個原因,本文以為,倒不是因為孫力軍事件(孫2016年已是公安部副部級官員,趙2017年10月才執掌公安部)或唐山事件(趙主政河北僅2年多點時間),而可能在於如下兩點:(一)習近平判斷政治形勢嚴峻,必須心腹之人執掌要津,必要時果斷出手;(二)趙克志及胡派,與習政治理念或有不一,不至於反習,但也不會與習捆綁在一起,與習「只握手不擁抱」,於是乾脆讓出公安部的位置,全身而退,保持政治上的靈活性。因此,雙方達成一致,王小洪接過公安部長一職,趙克志留任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和國務委員,各得其所。

如果上述分析還有一點道理的話,習近平的政治處境就顯得並不樂觀。不僅習家軍自身並非兵強馬壯,背靠背的盟友難找;而且,習的一些重大決策,如死守「動態清零」、支持俄羅斯與美歐關係對抗、摧毀香港、新疆變成「露天監獄」引發國際制裁等等,高層都有嚴重分歧。「二十大」上習要打破常規三連任,風險可不是一般的大。

「二十大」上會發生什麼事情,切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629/1768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