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影響深遠!烏戰第二次巨變和他的突訪

雖然俄羅斯的人口和經濟重心、政治重心,還在歐洲(地理歐洲),但其正在被歐盟完全隔離,不得不去亞非拉討生活。 從世界兩強之一的蘇聯,到現在開始流浪,其顯然實現了雙贏——贏兩次。

6月30日消息,就黑海西北部的蛇島,俄羅斯烏克蘭都發布消息:

俄羅斯國防部稱,俄羅斯軍方已經完成了在蛇島的指定任務,同時也為了釋放善意,宣布從蛇島撤軍。

俄羅斯方面還「警告」烏克蘭,不容許再以無法從黑海西北部出口糧食而炒作糧食危機——俄羅斯這是給自己找臉,就是說:你以前一直說我阻礙你糧食出不去、破壞世界糧食供應,現在我走了,不容許你再這麼說。

烏克蘭方面發布消息稱,由於烏克蘭軍方的行動和努力,已經重新奪回蛇島,烏克蘭將奪回一切屬於烏克蘭的領土。

首先大體說幾句蛇島,就是茲梅伊內島,距離陸地35公里,面積0.17平方公里,相當於23個標準足球場的大小,在戰事開始後不久,俄羅斯就在軍艦的掩護下奪取了蛇島控制權,一直到日前才撤離。

其重要之處有二:

一、其和俄羅斯占領的克里米亞形成犄角之勢頭,如果俄控,將完全直接威脅烏克蘭從敖德薩州沿岸多個港口出來駛往土耳其海峽和羅馬尼亞及其他黑海沿岸的商船安全——進港的船隻也是一樣,架起幾門大炮就可以,一門都行。

二、蛇島直接扼守多瑙河三角洲(德涅斯特河也匯聚到這裡出海)以東海域,而在摩爾多瓦德左地區的一兩千俄軍和外界的聯繫,主要就通過這個出海口。

所以蛇島雖小,但對烏克蘭和俄羅斯各自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那麼蛇島真是俄羅斯為了「釋放善意」而放棄的嗎?俄人啥時候做過這麼「仁義」的事情?

要知道一直到俄羅斯宣布撤離的30日的前一天,這裡還遭受到烏克蘭猛烈的炮擊——衛星圖片顯示蛇島多處冒煙,最近越來越密集的火炮和火箭炮砸向蛇島。

所以關於俄羅斯為何要撤離蛇島的問題,其實很簡單,最根本的,是由於歐美給烏克蘭提供的魚叉反艦導已經大量部署到敖德薩和其他沿岸地帶,而俄羅斯黑海艦隊戰力又越來越弱——即使一開始也都完全不是魚叉的對手、被烏克蘭老舊的海王星反艦飛彈和圓點戰術飛彈都擊沉擊傷十幾艘軍艦,更不說現在,已經很難和無法進入烏克蘭敖德薩州海岸線200公里海域——魚叉的射程大概200公里左右,前幾天,魚叉小試牛刀就斬獲俄羅斯一艘中大型運輸艦。

在前幾天,烏克蘭方面就發布消息稱,俄黑海艦隊已經被逼退100公里——以魚叉飛彈的射程,這顯然是保守說法。

總之一句話,由於目前世界最先進之一的陸基魚叉反艦的大量部署,俄本就不先進、已經被極大重創的黑海艦隊軍艦更無法靠近,蛇島已經完全成了一座孤島,且整天經受烏克蘭的炮擊——要固守蛇島,需要強大的海軍艦艇,占領至少完全壓制敖德薩沿岸。所以棄守,成了唯一選擇。

俄羅斯棄守蛇島,說明克里米亞以東——黑海西北海域,已經和俄羅斯及其黑海艦隊沒啥關係了,靠近不了烏克蘭海域,更不好靠近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海域,這都是北約國家,羅馬尼亞部署有陸基宙斯盾及多種標準系列飛彈,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都有不少北約快反部隊,烏克蘭從敖德薩出來的商船基本安全了——除非俄羅斯從空中和克里米亞半島等發射中遠程飛彈有意毀傷。

而對俄羅斯來說,其直接的影響,是赫爾松西側將無法再得到俄海軍的支援,烏克蘭將更加容易推進。

還有,就是克里米亞西側也失去護衛的支點,軍艦很難在這裡立足——烏克蘭苦於沒有先進艦艇,不然已經可直接衝擊和登上克里米亞西側,配合赫爾松正面的攻勢,很快拿下赫爾松和克里米亞。

再有,是俄羅斯和德左地區的一兩千俄軍的聯繫將隨時會被切斷封鎖——摩爾多瓦在克里米亞和保加利亞的支持下,和烏克蘭慢慢地相向壓縮,就可以了——蛇島一放棄,德左的放棄就幾乎是必然的。

不得不說,俄羅斯放棄蛇島,是開戰以來戰事的第二次重大轉折,上一次是俄軍放棄全面進攻,而潰退收縮到烏克蘭東部和東南。

藉助其他消息觀照一下戰爭局勢發展——新華社北京7月1日電烏克蘭扎波羅熱州一名地方官員6月30日確認,首艘運糧貨船已經駛離烏克蘭東南部港口城市別爾江斯克,別爾江斯克市官員葉夫根尼·巴利茨基在社交媒體「電報」寫道:「數月停運之後,首艘貨船離開別爾江斯克商業港口。7000噸穀物運往友好國家。」

別爾江斯克屬於扎波羅熱州,這裡目前是俄羅斯控制,俄羅斯讓自己控制的港口開始為烏克蘭往出運送糧食,這或許預示著俄羅斯提前為進一步放棄對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做準備,具體如何,且走且看。

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俄羅斯開始放鬆和「支持」烏克蘭在海上和外界的貿易流通,其一方面想就坡下驢,一方面也想讓西方對自己的貨運手下留情——目前有一個比較清晰的邏輯,就是俄羅斯對烏克蘭運輸的破壞有多大,西方在別的地方對俄羅斯的貨運的打壓和制裁就是成倍的,可以下手的地方簡直不要太多,比如前幾天立陶宛完全砍斷其過境和其飛地加里寧格勒的陸地和空中聯繫。

·補充幾個消息:

一個,是財聯社6月30日電,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芬蘭和瑞典最遲將於7月5日簽署「入約」議定書。

由於土耳其已經放棄反對和改為支持,芬蘭瑞典加入北約已經再無阻力,北約方面稱將最快讓其加入。

再一個,是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先後訪問基輔和莫斯科,分別與澤連斯基和普京見面。

這個事情很蹊蹺,為什麼是印尼總統?下面看看:

印度尼西亞是東南第一人口大國,世界排名第四,人口超過2.6億,但其綜合國際影響力並不是很大,其是伊斯蘭教國家,也一直和美歐有一定隔閡。

但最近,印度尼西亞政府在靠近美歐的事情上沖的很猛,比如5月12日參加美國-東協戰略峰會(為此後美國啟動的印太經濟戰略、還有11月舉行的第十次東協-美國峰會做鋪墊)

其中菲律賓和緬甸領導人沒有出現,外長出席。

在美國期間,印尼總統佐科專程前往德州馬斯克星艦基地參觀,並「招商引資」,佐科想讓馬斯克在印尼建造發射場,搞新能源汽車電池等。馬斯克也對印尼的未來表示很感興趣:「印尼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在許多方面都有合作空間。」

印尼的礦產尤其鎳(新能源電池最重要金屬)礦極其豐富,占世界儲量25%以上——這個和馬斯克的業務最為匹配,雙方都對對方世界第一的東西情有獨鍾。人口、海運、礦產,是印尼的3大引擎,發展潛力巨大。

5月23日,美國總統拜登在日本東京正式宣布啟動「印太經濟框架」,美國以及西太的4個盟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紐西蘭加入,印度洋的印度加入,還有東協10國中的7個國家——印度尼西亞、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越南、汶萊,總共13個國家成為初始成員。

東協成員的緬甸(現在是萊昂敏軍政府)、柬埔寨、寮國3國沒有加入,至少暫時沒有。

此次佐科火線訪問烏克蘭和俄羅斯並和最高領導人會晤,應該是得到了美歐的授意,以沒什麼關聯的域外和事外大國身份,調和一下這個事情——之前拜登說過,正在給普京這點梯子之類。

另一個,也體現了印尼和佐科竭力靠向美歐的意願,同時也想要積極參與國際棘手事務,提升政治影響力——其也有一個大國夢。

最後,是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再次談及俄羅斯和歐洲正在完全隔絕:

6月30日,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對記者說:「俄羅斯和西方之間的新鐵幕正在落下。」

他還說:「歐盟破壞了我們與歐盟幾十年來建立的關係。我只能說,從現在開始,我們將不再相信美國人和歐盟。我們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在關鍵領域不依賴它。」

在6月16日,拉夫羅夫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我們一如既往地擴大與東方的聯繫……歐洲已經從我們的優先事項和首要任務中消失了。」

在此之前,即便是全面攻擊烏克蘭之後,歐洲開始大規模給烏克蘭提供軍事和經濟援助之後,俄羅斯多個領導人還稱歐洲是第一優先、首要任務。

對於歐洲來說,已經全面切斷和俄羅斯的海陸空經貿關聯,還有在5月30日,形成全面削減俄羅斯能源的決議,將在年底削減90%,並立即覆蓋60%。之前,俄羅斯能源一半左右出口歐洲。

雖然俄羅斯的人口和經濟重心、政治重心,還在歐洲(地理歐洲),但其正在被歐盟完全隔離,不得不去亞非拉討生活。

由於日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已經被歐盟確定為候選國,喬治亞為潛在候選國,所以上圖的劃線很快還得包括黑海東岸的喬治亞。中亞5國,其實也在急速靠向美歐····

從世界兩強之一的蘇聯,到現在開始流浪,其顯然實現了雙贏——贏兩次。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邵旭峰軍事國際文化縱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02/1770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