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誤入傳銷組織 我如何帶著家人全身而退?

到了最後一天,聽課的人基本上都會起疑心,這時候他們會說國家打擊傳銷實際上是"宏觀調控",避免被大多數人知道這件事。

其實這已經前後矛盾了,他們說被宏觀調控嚇跑的人都是"無膽無識"的傻子,並拿出一些參與者被抓捕時滿面笑容的照片,說這都是在配合公安機關演戲,這些人被抓捕後很快就會被放掉。

我心想,這些都是受騙者,當然要放掉啊。

在打消聽課人疑慮的同時,講師還展示了"老總"的"出局宴",以及他們購買的豪車等照片,以此來誘惑聽課人參與。

聽完全部課程之後,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被騙入局。其實這就是利用了大眾對國家公信力的信心,以及對美好生活的期盼,並且滿足了一部分人想不勞而獲的心理。

這套課程總結下來看似漏洞很多,但處於連續五天的高強度"洗腦"中,大多數人都會迷失在其中。

並且,他們也會有選擇性的邀約親友前來聽課,避開事業有成或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美其名曰"把機會讓給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他們還拿出報紙來佐證

在了解了全盤邏輯後,我試圖把我發現的漏洞一一指出,勸說我爸離開這裡,但是並沒有什麼效果。

"宏觀調控"這個概念,已經使得我無法再使用什麼法律條文和新聞報導來證明這件事是違法犯罪行為,其他的問題我爸統統以我年齡小、經驗少為由來反駁。

無奈之下,我只好先答應他繳納26800元"申購"一份松花粉入局。

可我萬萬沒想到,交錢時還遇到了困難,因為我剛大學畢業沒多久,在聽課過程中多次忍不住打斷講師,指出了其中的漏洞。被講師向上線反饋為"不老實"的人,為了大局考慮要拒絕我的申購。

這樣一來避免反傳銷組織的人混入其中,二來避免我加入後,接觸的成員多了以後發出不利於他們洗腦的言論。

沒成想,我爸和他的上線 A叔找人拉關係求到了"老總"那裡,還是爭取到了對我進行面試考察的機會。為了讓我順利通過面試,他們還給我安排了補課,把之前講的內容又溫習了一遍。

為了完成我的計劃,我只能硬著頭皮聽,然後在面試當天好好表現了一下,這才順利申購入局。

入局之後,我們依然要定期進行上課,但這時的內容已經變成了教你如何挑選合適的親友,以及各種把親友哄騙過來的話術。

這些話術教我們通過來綿陽包工程、做生意、投資、遊玩等謊言對親友進行邀約,等他們到了綿陽後先安頓好生活,一定到做到無微不至,然後以"串門"的名義帶親友進行聽課,並且在聽課的這幾天裡,要寸步不離的守著親友旁敲側擊,直至完全聽完課後請親友入局。

在入局者眼中,聽課聽到一半落荒而逃行李都扔下不管的人是沒有福氣的傻子,聽課過程中想走沒走掉最終入局的人是大家打趣的小可愛。

組織內各人視其他人為親密無間的家人、戰友,甚至是可以發展超友誼關係的對象。

每條線上的"老總"也會定期聚集大家吃喝聚會,一方面可以通過自己穿金戴銀、一擲千金的豪爽行徑激發下線的熱情,一方面也可以掌握下線的精神狀態,然後進一步洗腦控制。

這也是南派傳銷和北派傳銷最顯著的區別。北派傳銷多以人身控制為主,依靠暴力迫使受害者為其服務。而南派傳銷則以精神控制為手段,講究的是願者上鉤。

北派傳銷的受害者一旦逃離窩點,馬上就可以帶著警察殺個回馬槍,而傳銷頭領、中層幹部、底層打手往往都居住在一起,導致北派經常被警察一鍋端,然後媒體記者跟進報導。

所以北派傳銷的手法大家都比較清楚,印象中的傳銷也都是這個樣子。

但經過南派傳銷深度洗腦後的受害者,都堅信這是個美好、高尚的事業,攆都攆不走,被警察抓走還自認為是被"宏觀調控"了而沾沾自喜,前腳遣送回老家,後腳就自己買票回來了,粘性極高。

南派的幹部們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往往採用單線聯繫的方式,一旦下線被抓,根本沒辦法順藤摸瓜找到上線。放在戰爭年代,這些人都是搞情報的一把好手。

南派人提起北派的同行們也是咬牙切齒,暗恨著這幫人不守行規,搞臭了傳銷的名聲,增加了洗腦工作的難度。對外也會和北派劃清界限,說他們只是借著這個名義謀取私利,言語間表達出與其不共戴天、勢不兩立的態度。

但實際上,他們不過是一丘之貉。

△有人生病吃了這個產品之後牴觸吃藥,結果不治身亡

因為我是計算機專業畢業,加入組織沒多久就成了組織中的網管和裝機師傅,他們講課時都需要使用筆記型電腦,組織高層人手一台。所以我接觸了很多組織成員甚至是各條線的"老總",從而接觸到了講師這個職位。

大多數入局者,除了邀約親友入局後可以領取幾千塊錢以外,沒有其他的生活來源,而邀約接待親友的成本和自己租房生活的成本又比較高,所以其中一部分入局時間超過一年的人可以有資格成為講師,為其他線的新人講課。

講一節課的報酬在20~100元不等,具體的費用根據講師的口才、租住環境來制定,我的報酬由帶看人(A叔)支付。

一開始"老總"希望我當講師,但是我實在過不去心裡的坎兒,便以我入局時間太短還需要學習為由推掉了。但在他的堅持下,我還是當上了講師的講師,主要培訓新任講師們的普通話和話術,也能掙到一點生活費。

△圖源網絡

在此期間,我爸還在不斷地邀請親友來綿陽,其中有親戚有朋友也有他的生意夥伴。這些人都是我認識的叔叔阿姨,一方面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深陷其中,另一方面如果他們加入的話,我爸會受到正向的激勵,那麼我的救助計劃更是遙遙無期了。

我決定暗中勸說他們不要參與,時間長了以後,我爸發展不出下線肯定會離開這裡。

於是,我在他們聽課的間隙,趁我爸和上線不在的時候,我會把我發現的真相告訴那些叔叔阿姨,並且一一指出上課時出現的邏輯漏洞,比如哪些新聞是篡改的、哪些資料是杜撰的,以及他們編造的新時代公司壓根就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只是借著新時代公司的名義為自己牟利而已。

因為他們只是剛剛接觸,本身對這件事還有一些懷疑態度,所以我的反洗腦工作一直都很順利。同時我會拜託他們不要聲張,也不要表現出來,安心的聽完課後堅決拒絕入局並且離開就好。

在我入局的三個月里,我爸始終沒能發展出第二條下線,這使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之中。

他的上線一開始還想方設法幫我和我爸發展下線,時間久了以後他也放棄了我們,轉而去關注其他下線。而這段時間我們只能靠我當講師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始終是入不敷出的狀態。

家裡的生意也不能一直撒手不管,無奈之下我爸只好提出先回家,讓我留在這繼續發展下線,這代表著我的計劃已經臨近尾聲了,我便打好包票讓他放心離開。

等他離開半個月以後,我悄悄的把房子退掉,打包行李買了回北京的票,我給我爸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我決定回北京工作了,而他大概也是醒悟了,並未多說什麼,只是囑咐我注意安全。

回到北京後,我們倆再也沒有談論過關於綿陽的事情,雖然損失了一些金錢,但所幸我們都安全的離開了那裡。

時至今日回想起來,入局之後的那段時間裡我也恍惚覺得這件事似乎真實存在,信息繭房效應和從眾的心理環境確實會極大地影響人的心智。

現在在網上搜索類似的關鍵詞,已經有大量的新聞報導和揭秘信息了,我不知道還會不會有那麼多的人被騙入局,但比起當時只能搜索到零星的"宏觀調控"新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青年橫財發展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10/1773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