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秦鵬直播】集體停貸引銀行地震 官員等習排雷

作者:
承認了斷貸的合理性,但是高層沒人拍板。前面結論部分說「資金缺口在2~3萬億級別(測算口徑),目前這個事件演繹比高層預想得快,需要最高層拍板。」顯然,都是指需要習近平來拍板,否則這個雷沒有人敢下決心排除。中共體制下,大小政策都需要中共中央決定,所謂「定於一尊」,這就導致很低效,還可能出現一個現象:政策出台後,下面為了避免犯錯誤、層層加碼,最終過猶不及,導致問題向相反的方向發展。之前很多人稱讚獨裁體制的所謂高效,其實不過如此。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14日,京港台時間7月15日。

今天焦點:集體停貸潮引發中國銀行業地震,內部消息:爛尾樓資金缺口2~3萬億,官員緊急等待習近平拍板排雷。

中共金融官員坦承,問題發展的速度之快超出了他們的想像,現在已經準備好了預案,緊急等待著習近平最終拍板排雷。

爛尾樓停貸潮引發銀行地震 管理者甩鍋地方官員

在昨天的節目中,我們談到了中國房地產的三聲驚雷,買房者集體停貸潮,明星扎堆賣房,八大房產類公司被剔出香港恒生指數。我分析了造成現在這波停貸潮的二大原因,以及未來的四個發展走向,結果還得到了YouTube推薦。

但是,因為之前一年多,我的視頻直播是在新唐人電視台和我自己這個頻道同時進行,所以一直被YouTube認為那些版權是新唐人頻道的,所以導致個人頻道的流量還是受到較大影響。但不管怎樣,我還是會認真做好每一期節目,也希望大家繼續關注我的頻道,多多推薦和互動。謝謝。

爛尾樓的准業主們集體停貸潮的蔓延,就像我預測的一樣,發展非常快,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超過200多個爛尾樓盤業主們發布了通告。這也讓銀行業感到膽戰心驚。今天,中國A股和港股的中國銀行紛紛大跌,招商銀行A股一度跌幅超過了6%。

面對這種局面,各家銀行緊急出來發布通告,讓股民們安心。

其中建設銀行說,堅持「房住不炒」定位,堅持審慎穩健的風險偏好,堅定實施住房租賃戰略,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它也提到,當前部分地區停工緩建和未按時交付樓盤情況,涉及本行規模較小,總體風險可控。

農業銀行同樣強調,目前涉及「保交樓」風險的業務規模較小,總體風險可控。還稱「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積極配合地方政府做好「保交樓、保民生、保穩定」金融服務,維護房市發展、住房消費者合法權益。

截至7月14日收盤,中國中小銀行指數和銀行指數分別下跌2.16%和2.02%;有零售銀行之王美譽的招商銀行A股下跌3.56%;招商銀行港股重挫近7%。

根據報導,集體停貸衝擊較大的可能是平安銀行、招商銀行和興業銀行,因為它們的住房按揭(房屋抵押貸款)與開發商貸款占比較高。

儘管各家銀行通告都儘量說得風輕雲淡,但是我們知道,現在停貸潮只是開始,後面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呢?那些未上市的城市商業銀行、農商行等,可能才是重災區。所以,對金融業的衝擊,將繼續爆發。

昨天,我們談到了爛尾樓的造成,主要原因是,購房者買房的錢進了監管資金帳戶,但被政府和監管銀行勾結房地產開發商給挪用了。今天,有一個視頻就證實了這一點,大家欣賞一下,這是監管銀行的一個管理者甩鍋當地政府的視頻片段。

還有一個問題,會讓目前的問題雪上加霜。那就是,今年以來,雖然各地政府出台了各種花式政策試圖促進房地產銷售,但收效很小。中國房產銷售依然暴跌!其中,中指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上半年,TOP100房企的銷售額均值為356.4億元,同比下降48.6%。另據克而瑞地產研究中心發布的數據,百強房企1-6月全口徑銷售金額同比下降51%。也就是說,上半年中國房地產的百強企業銷售幾乎腰斬!這無疑將讓地產商的現金流更加困難,如果不採取行動,樓盤停工潮將加劇,也必將導致更嚴重的買房者集體停貸潮。

這也讓部分學者把矛頭指向了中共中央制定的給房地產企業去槓桿的政策「三條紅線」上。比如,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周二(7月12日)的一個研討會上就指出,應該調整「三條紅線」政策。

他說:「我們顯然對房地產斷崖式下降的影響估計不足。房地產對中國經濟貢獻有多大?有人計算是17%,也就是中國100多萬億GDP里有17萬億是房地產直接或間接貢獻的。由於它占GDP比重實在太大了,所以斷崖式下降顯然給經濟挖了一個大坑,別的行業要超額增長彌補這個坑的難度非常大。那為什麼下降這麼大,我認為沒別的原因,就是『三條紅線』。」

他還說:「所以為什麼老百姓不買房了,和疫情、和有錢沒錢沒關係,有關係的是,房企一斷流,流動性沒了。老百姓是理性的,當企業流動性不行,可能要倒掉,買預售屋可能爛尾,老百姓看到了供給側的風險,所以購房意願大大下降,長期信貸下降。」

當然,對這種把地產業銷售暴跌的主要原因指向「三條紅線」的觀點,我不完全認同。我還是認為,中共的清零政策、對民營企業的打擊,以及共同富裕等等,都造成了購房者無錢或沒信心買房。另一方面,中國以政府、銀行和開發商為核心構成的房地產經濟模式,把買房者當作韭菜拼命壓榨,近20年下來,嚴重拉高了樓價,更加大了金融槓桿,以致有一種說法,中國的京滬廣深等城市的樓盤居然就可以買下美國、歐洲、日本,這樣嚴重的泡沫,才逼迫中共當局不得不現在吞咽苦果,所以才有了極端的「三條紅線」政策,其出發點是要避免房地產最終爆雷。這個政策確實像姚洋說的有問題,但是要讓習近平中央完全放棄,我認為也是幾乎不可能。

內部消息:速度超想像 急需2~3萬億 等習近平拍板

那麼,如何應對當前的房屋停工潮和斷供潮呢?我看到了一份從銀行內部得到的最新資料《光大銀行交流記錄》,裡面提到了很多重要信息,也提出了解決方案,稱要等待習近平來最終決策。我們今天就來分享一下,並做一下我自己的解讀。

這份光大銀行交流紀要的主要結論是:資金缺口在2~3萬億級別(測算口徑),目前這個事件演繹比高層預想得快,需要最高層拍板。此前的方案探討已經上報多次。對銀行來說承擔一部分利息展期損失和壞帳可能不能避免,但整體影響可控,比較值得關注的是懸而不決,對後續地產市場和經濟恢復的負向反饋,造成更大的代價。

三個基本問題:

1. 保交房:600萬~800萬套(恆大就140萬套),資金缺口在2w億[600萬~800萬套120平*3,000建安(施工進度30%~40%)]。原來的方案是需要企業自己籌資,原來是地產企業資金池的滾動模式,現在變成各個項目自己運轉。因為銷售下行導致企業資金周轉變慢,所以資金缺口難以彌補。

秦鵬解讀:這裡銀行內部的估算是,全國範圍內,存在交房危險、可能停工的房屋高達600萬~800萬套。要避免停工,就要堵上資金缺口,即600萬~800萬套房屋的建築安裝成本的30%~40%,總規模是2~3萬億。

銀行這裡承認,樓房的實際建築安裝成本只有每平方米3,000~4,000人民幣,而我們知道成品樓房的銷售價格普遍幾萬元,這進一步證實了任志強說的中國房價的70%被政府通過賣地、銷售稅、印花稅、所得稅等方式拿走了。

2. 中資美元債市場崩塌沒有政策:國內是要求不破產,保交付,美元債訴求要求主體穩定債務償還。原來是定的保房不保企,所以導致了政策的矛盾。

秦鵬解讀:目前,為了避免房屋爛尾、導致社會動盪,中共當局一方面用「三條紅線」繼續壓制房地產企業金融槓桿的同時,另一方面要求各地政府針對當地具體的建設項目保證房屋交付,但是對擁有這些項目的房地產商卻沒有特別的保障,這種保本線的維穩模式,其實對陷入困境的房地產商來說幫助不大,使得這些企業的美元債繼續在違約,繼續崩塌。

3. 產業鏈資金斷裂問題:占款期限變長導致行業信用崩塌,供應鏈融資斷裂,施工端不願意延續施工。斷貸問題:觸發——保交房的期限無限期拉長和購房者信心崩塌之間的矛盾。

這一次的不同:過去逾期交房歷史上也很多,個別開發商占用資金過去一般延期3~6個目,或老小房企倒閉收併購盤活。或者極個別的項目無法開發退合同。但這一次成片發生。有必然性但是速度傳染非常快,這個是沒想到的。

秦鵬解讀:這一段說了兩個問題,第一,房地產的產業鏈上,房地產商沒錢了,導致建築商、安裝公司等施工企業不肯繼續施工,形成連鎖反應,惡性循環;第二,過去爛尾樓基本上是個別現象,現在是成片發生。我們也看到,這600萬~800萬面臨爛尾的房屋,很多是恆大、世茂、融創等著名的全國性房地產企業的項目。

風險判斷:

1. 傳染性:債務問題房企數量占比本來就很高,效仿速度很快。

2. 對銀行的實質影響:數量很小,最差的情況就是展期,是階段性風險。有保交付任務算的按揭大概有3萬億,占比全部按揭不到10%,風險是階段性的。保交房只是時間問題,不是全面性的毀約,目前老百姓的訴求是保交房。

3. 實質的影響:在於階段性停貸期間的利息的測算會對銀行的報表可能會有影響。(銀行這邊如何處理還是需要一個銀保監會的明確說法)

4. 房地產行業的影響:房地產銷售的崩塌對寬信用的實質性影響,穩經濟難度大幅提升。

5. 衍生的影響在於全社會信用的崩塌,一旦可以延期會出現道德風險的蔓延,都不還貸了。

秦鵬解讀:前面這5點,主要是從銀行角度,談到業主目前的訴求是保證交房,不是說要永久停止還貸,所以對銀行衝擊是可控的,雖然對銀行的財務報表會不好看。但是,一旦斷供潮擴大,依然很危險,因為可能影響全社會的經濟穩定,並導致社會的信用崩塌。因為,其它已經買房交付的那些貸款者,也可能會因為自己的這樣那樣的原因停止還貸,即「道德風險的蔓延,都不還貸了」。

中國的銀行業房貸的總額有多高呢?今年一季度末中國銀行業總資產357.9萬億元。2020年底,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發文規定,大型銀行不能超過40%,其中個人房貸占比不能超過32.5%,占比相當高,所以一旦蔓延,對中國的金融業會造成致命的打擊。

下一步的手段:可能在原來市場化保交房的速度會加快。

核心:沒錢沒信心,因此要著手這兩個方面。

恢覆信心:主要在於地方政府要對保交房進行實質性的推進給購房者信心。

給地方政府資源:恆大出事之後,對於企業的信用沒有實質性的政策。預計會是中央統籌80%的資金,20%是地方來協調,會在省級別做調動,跨省保交付會比較難。錢的來源預計會由資金監管銀行來出,銀行的監管不利的事後追責;或者國開行籌資給錢給施工單位,變成經營性債權,amc做政策性收購,央行給貸款。

秦鵬解讀:這個地方提出的解決方案,就是集體停貸潮爆發之後,部分專家比如中銀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徐高建議成立的「地產行業健康發展穩定基金」,要在中央的統籌下,給錢讓房地產開發商把爛尾樓轉起來。這裡,內部人其實也承認,過去的二年,在三條紅線政策下的保交房,其實做的工作優先,就是有少數國有企業併購了少量優質項目,同時有地方政府讓企業更靈活地挪用監管資金而已。那些問題樓盤的資金主要還是靠企業自己來籌措,而銀行不給錢、產業鏈不給力、銷售下滑,導致最終的進展很差。

現在這個建議,我認為還不錯,主張由中央來籌措資金,其中很大部分錢由監管銀行來出,可以說權責對等。

我們繼續看這份內部資料提出的手段:

1. 探索方案有很多,但是難點在於高層沒人拍板。原則給錢給到對應的項目端,方式做到優先債務,優先償還原則。
2. 最壞的情況:可能就是銀行承擔保交付責任,但這個比較困難也很慢。
3. 至少先要給一個說法,斷貸的合理性去安撫購房者,展期安排、合理甄別。輿情的引導。

秦鵬解讀:這個地方,承認了斷貸的合理性,但是高層沒人拍板。前面結論部分說「資金缺口在2~3萬億級別(測算口徑),目前這個事件演繹比高層預想得快,需要最高層拍板。」顯然,都是指需要習近平來拍板,否則這個雷沒有人敢下決心排除。中共體制下,大小政策都需要中共中央決定,所謂「定於一尊」,這就導致很低效,還可能出現一個現象:政策出台後,下面為了避免犯錯誤、層層加碼,最終過猶不及,導致問題向相反的方向發展。之前很多人稱讚獨裁體制的所謂高效,其實不過如此。

高層:周六金融委也開會了,但是之前這個風險沒有這麼快想到蔓延,所以沒討論這個事情,所以現在對這個事情預案不足,還需要更高級別的拍板,如何理解「房住不炒」。

秦鵬解讀:這說明劉鶴帶領的金融穩定委員會,雖然周六(7月9日)開過會了,但是根本沒有想到集體停貸潮會發展如此迅速,所以現在不得不再次討論這個問題,並要向習近平請示,等他拍板。對那些高層官員們來說,現在要如何理解習近平提出的「房住不炒」的內涵是一件非常頭疼的事,他們很擔心現在這種建議——籌集資金把問題樓盤搞活,雖然救了地方政府的急,也讓爛尾樓的業主們開心,但可能會違反了習近平的「房住不炒」的英明指示。

好了,我們今天的分享就到這裡,集體停貸潮引發銀行股地震,發展速度超越了高層官員們的想像,現在高層官員很著急,等習近平拍板。那麼,習近平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呢?我們拭目以待,也會及時給大家進一步解讀。

大家有什麼想法,可以寫在評論區,也請喜歡我節目的朋友們關注我的頻道,好讓我們繼續為大家做更多的時政經濟獨家觀察。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15/1776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