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安倍經濟學:救了日本 能不能救美國?

作者:

安倍經濟學當年救了日本、現在能不能救美國呢?圖為2014年5月1日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訪問英國,在倫敦市政廳Guildhall發表「英國-日本關係及安倍經濟學」的演講。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的驟然遇刺,日本人民及世界人民懷念這位保守主義的大將之時,也感懷其豐功偉績。中共對安倍的仇視,中共控制的中國媒體的喧囂,正好坐實了安倍反擊共產主義的正義立場。安倍遺留下來的政治遺產之中,除了敦促日本修改其和平憲法,安倍經濟學也是其中主要的一項。安倍經濟學究竟是什麼,其真正內涵和運作的社會條件、人文基礎、和政治前提是什麼?為什麼美國左派認為歐美應研究安倍經濟學、以因應經濟長期停滯?安倍經濟學能否解決美國經濟衰退的問題?美國真正應該從安倍經濟學中學到的,應該是什麼呢?

安倍不幸遇刺,不少中國人歡呼雀躍,令日本人反感,也令世界人民側目。日本自從1979年開始向中國提供的經濟援助、日元貸款、無息貸款、技術轉讓、商業投資,幾乎一直持續到今天。四十年來的援助總和高達3.65兆日圓。北京國際機場、上海國際機場、北京地鐵、中日和平友好醫院、秦皇島港、中國的鋼鐵工業、電子工業等的建設,到處是日本技術、日本管理、和日本資金的影子。日本援助對中國經濟的起步和轉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些國人不思感恩,反而恩將仇報,中共更是為一黨私利,煽動仇視民主自由的日本,既害了中國的現在,也害了中華民族的未來。

武漢瘟疫爆發時,安倍帶頭捐出自己的工資,並帶動自民黨內閣官員捐出工資來幫助中國人民。日本捐贈中那句感人的中國古句:「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感動了千千萬萬有良心的中國人,也為後共產黨時期正常的中日關係奠定了基礎。

安倍晉三作為日本戰後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被公認為日本最偉大的政治家和親民首相之一。安倍出身一個日本上層的右翼政治世家,是日本右翼政治的接班人。安倍的外公岸信介因為邀請美國保護日本、在1960年代制定了《日美安保條約》,後來遇刺但僥倖活命。外公岸信介政治生涯跌宕起伏,孫子安倍晉三卻在殷實的家庭、優渥的生活環境中成長。可以說,安倍是日本典型的「富家子」和「官二代。」

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朗,是安培晉三的恩主和提攜之人。小泉破格提拔安培晉三為自民黨總幹事,但安培初出茅廬的政治失誤,使自民黨在參議院丟掉了大部分席位,然後他不得不引咎辭職。2005年,小泉再次破格提拔安倍晉三為內閣官房長官。內閣官房長官是日本政壇獨有的官職,相當於是日本內閣的秘書長和發言人。在不設副總理大臣(副首相)的情況下,內閣官房長官是日本內閣中僅次於內閣總理大臣(首相)的職位。日本的很多首相,都是從這一職位上進階成為首相的。

安倍晉三的仕途,因為有三大家族和派系等自民黨諸多大佬的鼎力相助,一路風順。其家庭優渥的生活條件,和他個人非常親民與和順的性格,不無關係。他也因此很容易團結不同的派別,贏得各派的支持。2006年9月,在13年的議員生涯之後,年僅52歲的安倍晉三當選日本第90屆總理大臣,成為日本戰後最年輕的首相。安倍當時的政治歷練尚為欠缺,治國經驗也不足,被日本民間和左翼人士譏稱為「二世祖」,頗有秦始皇第十八子、嬴胡亥「秦二世」的意味。但後來安倍的所作所為,卻讓人們刮目相看。

安培2006年剛剛出任首相的時候,扭轉日本經濟是他的首要任務,他想著讓日本浴火重生,使日本國家「正常化」。他的第一任期內,甚至把恢復日中關係作為關鍵措施,想修復小泉純一朗時代一路惡化的日中關係。他甚至還想在經濟上與美國逐漸脫鉤,施行「親中淡美」的政治路線。這當然引起了美國和日本的許多利益集團的不滿。2007年,安倍內閣多名大臣曝光腐敗醜聞,安倍在僅僅當了一年的首相之後,就黯然辭職。

此後,安倍蟄伏了五年,多方磨礪,然後東山再起。2012年,安倍晉三再次當選自民黨總裁和日本首相。五年的反思和深入思考,加上第一任期內及其後對中共的認識更加深入,安倍從「親中淡美」轉變成「反共親美」,其政治立場變得更加理性,政治手腕也日益嫻熟,開始能有效的掌控日本混亂的政局。連他的政治對手、反對黨的日本民主黨都不得不說,「唯有安倍能夠平衡各方勢力,也只有安倍才能結束日本動亂的政局。」安倍晉三是第90、96、97、98任首相,也是至今為止,任期最長的日本首相。

「安倍經濟學」的產生,源於19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的破裂。因為日本房地產泡沫破滅,「日本製造」全面轉型,消費稅率增加,和貨幣緊縮的政策,日本經濟(GDP)陷入了長期的停滯,這一經濟衰退一直持續了十多年。

2012年底安倍再次上台後,就開始實施了後來被稱為「安倍經濟學」的經濟刺激政策。安倍經濟學的主要特徵有三個:第一,新的貨幣寬鬆政策,以金融上的量化寬鬆為主。第二,在財政政策方面,擴大公共支出,預算中增加公共事業投入,減少最低生活保障。第三,在促進經濟增長的政策方面,鼓勵和振興民間投資,進行結構性改革,提高生產力。「安倍經濟學」的這三項政策,使得面臨崩潰的日本經濟迅速復甦,甚至推向新的頂峰,走出了經濟危機的陰影。日本股票市場翻了一倍,大學畢業生幾乎全員就業,執政成績有目共睹。

安倍經濟學的具體政策還包括,2%的通漲目標,改變日圓匯率高漲、不利出口的情況,調高消費稅,無限制的量化寬鬆,日本銀行公開市場操作、購買公共事業國債並長期持有,負的銀行貼現率,修改《日本銀行法》,激勵地方小經濟圈再生,大規模的公共投資(國土強韌化),和加強女性就業。

在安倍的第二任期,他和中共的關係也降到了冰點,全世界也看到了習近平和安倍會面之時惱怒、彆扭、氣不憤的尷尬場面。川普總統就任後,安倍是第一位到美國與川普見面的國家領導人。在秉持保守主義和反擊共產主義的共同立場上,兩個人也迅速建立了信任與合作的親密個人關係。安倍晉三對中共的認識與日俱增、日趨深刻,他警告世界:中共在破壞世界秩序。安倍對台灣的支持,是中國所有鄰國中,最堅定和強硬的。即便是在他離職之後,他的「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日本有事,就是美國有事」的言論,也表明了日本對台海局勢的看法,也更加令中共對安倍痛恨不已。

美國前財長、哈佛大學教授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在安倍晉三遇刺身亡表達哀悼之意之後表示,美國、歐洲等已開發國家可能將面臨「經濟長期停滯」(secular stagnation),所以應該好好的研究「安倍經濟學」,以因應美國經濟的長期停滯。桑默斯所指,正是安倍晉三在2012年到2020年擔任首相期間大力推動的這個「安倍經濟學」,藉由超寬鬆貨幣政策、財政支出,和結構性改革,來對抗日本長年的通貨緊縮,並振興日本隨著人口老化而委靡的經濟。但問題的關鍵是,美國在何種程度上,可以照搬日本的經驗和安倍經濟學的策略呢?

首先,美國和日本面臨的經濟環境有所不同。日本當年是在經歷了長達十多年的經濟衰退後,才開始實施安倍經濟學的三隻利箭的。安倍政府在2014年提高消費稅之後,日本經濟開始萎縮,儘管日本央行(BOJ)持續執行超級寬鬆的貨幣政策,但日本始終難以達到2%的通膨目標。日本在長期經濟停滯的環境中,家庭儲蓄非常充足,但投資機會卻非常匱乏。其結果是,利率被壓低,經濟成長受到抑制,日本處在低利率、低成長的狀態。日本的人口結構也於此有關,人口萎縮,需求疲軟,經濟成長停滯不前,利率也一直下降。

美國目前的情況,與日本非常不同。美國在拜登政府的任期之前,經濟蓬勃發展,就業人數創下歷史記錄,經濟陷入停滯只是瘟疫帶來的封閉和近兩年左翼政府當政之後的事情。還有,美國沒有人口和勞動力萎縮的問題,也不缺乏投資的機會和基礎設施建設的需求,但美國的家庭儲蓄不足,跟日本比簡直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

遺憾的是,面對現階段的美國經濟,左派的經濟學家如桑默斯等僅從非農就業報告來觀察,就認為美國尚未陷入衰退。美國勞工部公布的6月非農就業新增37萬人,失業率保持在3.6%,為將近50年的低點。如果美國第二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延續第一季的萎縮頹勢,一般認為已經符合連兩季萎縮的「經濟衰退」的技術性定義。但桑默斯卻認為,就算GDP真的連兩季萎縮,鑑於勞動力市場強勁,掌握判定權的全美經濟研究所(NBER)的八人經濟學家小組,仍不會正式宣告美國經濟衰退!

更令人遺憾的是,左派的經濟學界基本無視美國40年來最高的通貨膨脹,今年6月的CPI已經達到9.1%,也無視因此美國民眾實際購買力的降低、美國民眾生活水平和生活品質的降低,斷然不給聯邦政府提出經濟衰退的警告。

美國如果沿用安倍經濟學的主要政策策略,會對美國經濟有很大的促進作用嗎?恐怕很難。安倍經濟學的三個特徵之一,寬鬆的貨幣政策,量化寬鬆,美國已經實施經年,美聯儲雖然目前倉促加息,仍然沒有能夠遏制如脫韁之馬的通貨膨脹。安倍經濟學第二的財政政策,擴大公共支出,增加公共事業投入,美國倒是實施了不少,甚至可能投入太多,造成美國政府債務的飛速增長。但日本政府的減少最低生活保障的做法,美國政府卻沒有採用,甚或根本不會採用。不但如此,左派政府甚至在增加社會福利,擴大社會福利的面積,使得政府開支更加失去控制。安倍政策的第三枝箭,是促進經濟增長,鼓勵民間投資,進行結構性改革,提高生產力。在這一點上,保守主義、川普主義時期的減稅政策、能源政策、鼓勵製造業回流美國,已經被激進主義的政府完全拋棄,左翼的增加稅收,向富人徵稅,綠色能源政策,更是遏制了美國的民間投資和結構性的改革。

曾經幫助和挽救了日本經濟的安倍良方,可以說是居安思危之良策、化解危機的處方,但安倍經濟學能夠救了扶桑,但恐怕不能在當今的美國政治格局之下,對拯救美國有所助益。安倍晉三在事業的頂峰時,急流勇退,參禪打坐,堅定反對共產主義、維護自由的信念,相信來世肯定福報連連。但此時此刻,目睹凡塵世界對安倍經濟學的評論,先生地下有知,不知會做何回答?

(作者為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716/1776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