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顏純鉤:戈巴卓夫 改變世界歷史的政治偉人

作者:
戈巴卓夫的偉大,還表現在他完全站在人民利益的立場,而不是以一黨之私的利益,凌駕人民的終極福祉。他所作的政治改革,每一步都置蘇共於死地,每一步都為蘇聯人民的幸福奠基,以蘇共之死亡,換取蘇聯人民的活路。這一點在當代世界歷史上,只有國民黨的蔣經國做到了。

戈巴卓夫去世了,九十二歲高齡,可謂長壽,據說晚年生活困窘,這是他的選擇,也是他的歸宿。他是改變當代世界歷史的政治家,環顧西方各國,沒有一個當代政治家在改變歷史這個高度上,可以與戈巴卓夫相提並論。

列根被譽為美國當代的偉大總統,柴契爾夫人也有其歷史地位,但他們都只是「影響」了時代進程,他們沒有改變世界歷史。至於布希﹑柯林頓歐巴馬江澤民胡錦濤等,更等而下之,至於習近平,更等而下之而下之。

鄧小平也沒有改變世界歷史,他只是改變中共的命運,蔣經國改變了台灣歷史,但論到對世界歷史的貢獻,也只是局部。

戈巴卓夫的偉大,是他解體了蘇共,也解體了社會主義陣營,這是任何一個西方政治領袖做不到,也根本不敢想像的事。社會主義已成強弩之末,解體固然是歷史的必然,但如果當初蘇共領袖不是戈巴卓夫,而是另外一個人,那世界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俄國有一句諺語,「人不能分兩次跨過壕溝」,蘇聯的改革遲於中共改革,但蘇聯改革從一開始就是政治與經濟同步,蘇共以「震盪療法」大刀闊斧對舊體制實施大手術。早在1987年,戈巴卓夫就實施法律改革,1988年他提出「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概念,放棄對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的控制,後來東歐巨變,蘇聯也沒有出兵干預。直至1990年,戈巴卓夫宣布廢除蘇共的領導地位,結束蘇共的政治龔斷,實行多黨制。

自1987年戈巴卓夫上台,到1990年蘇共解散,只用了三年時間,蘇聯即使病入膏肓,這個進程也快得驚人,沒有戈巴卓夫,沒有人做得到。

戈巴卓夫的改革遭到來自黨內保守勢力,與比他更激進的葉爾欽的兩面夾擊,1991年,「獨立國協」國家成立,戈巴卓夫被邊緣化,他終於辭職下台。但他短時間內大膽實施的政治改革,卻最終帶來社會主義陣營解體的政治後果,此後世界上再沒有東西兩大陣營的對壘,北約東擴,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實現民主的和平過渡,世界民主潮流大大邁進一步。

戈巴卓夫的偉大,首先表現在他洞察時代潮流的走向。共產主義的虛妄,無產階級專政的非人性,正是戕害民族生機的根源。正因為來自舊的營壘,他充份明白制度的弊端與危害,因此自改革第一日起,他的初衷便是徹底放棄共產主義理想。

戈巴卓夫的偉大,還表現在他完全站在人民利益的立場,而不是以一黨之私的利益,凌駕人民的終極福祉。他所作的政治改革,每一步都置蘇共於死地,每一步都為蘇聯人民的幸福奠基,以蘇共之死亡,換取蘇聯人民的活路。這一點在當代世界歷史上,只有國民黨的蔣經國做到了。

戈巴卓夫的偉大,還表現在他置個人榮辱與利害於不顧,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世(不是憂其君),他沒有將個人的權欲置於人民的前途之上。當改革形勢危顛時,他不戀棧總統之位,辭職下台,避免了內戰危機。他離開政壇後,還為民主進步﹑公平自由的世界奔走疾呼,堅持自己的獨立人格。

因為戈巴卓夫,共產陣營分崩瓦解,此後只剩下中共獨撐馬列最後的陣地。而前蘇聯分裂後,冒出來的普京,一樣為害世界,這證明戈巴卓夫的改革並沒有成功,時也勢也,他改變了世界,但他始終沒能徹底改變俄國。

共產主義妖言惑眾,社會主義文化對人民的毒害,深度腐蝕了俄羅斯民族。歷史機遇來到面前時,俄國人並沒有做明智的選擇,相反的,倒是接近西歐的東德﹑捷克﹑匈牙利﹑波蘭等小國家,順利地過渡到民主體制,為本國人民開萬世太平。

普京上台後,將改革成果用來收買選票,俄國人社會福利多,以現實安樂交換自己的民主權利與身心自由,這是俄國人的宿命。他們還要等普京之後的下一波民主潮流,而戈巴卓夫已經等不及了。

蘇聯如此,中國也如此,專政洗腦腐蝕了人民的思想,現世安樂阻絕了人民的政治覺醒,中國人民命運之改變,也要等下一波的民主浪潮。因為錯失了命運轉折的契機,中國人將為未來的新生付出更大代價。

以戈巴卓夫的偉大反觀中國,唯有蔣經國可與之比美。戈巴卓夫改革失敗了,蔣經國改革成功了,因為台灣不僅有蔣經國,還有李登輝,而戈巴卓夫之後的葉爾欽,卻不是他的繼承人。歷史有其必然性與偶然性,時也命也,乎復何言?但以對世界歷史的貢獻來看,蔣經國的經世功業,尚不如戈巴卓夫的影響之巨。

至於鄧小平,今日已經很清楚了,鄧沒有改變世界,甚至也沒有改革中國,他改變的只是中共的處境。當年的韜光養晦,只是中共救命稻草,卻不是中國人民的命運轉折。終極來看,鄧小平在世界歷史上,也沒有地位可言,在中國當代歷史上,也只是一個過客。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5/1798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