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消失的深圳大廠福利

疫情之後,與網際網路掛鈎的不再是‌‌「宇宙盡頭‌‌」。

裁員,福利縮減以及薪資下滑,這些新聞頻繁的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網際網路的‌‌「寒冬‌‌」,在意料之外提前到來。

對於員工而言,企業的‌‌「降本增效‌‌」,落實到生活中是許多細節的改變,巨大的福利落差需要時間去適應,就像是見慣了花花世界的人,很難在短時間內,去欣賞樸素的田園風光。

而隨著網際網路紅利的見頂,他們也意識到,在可見範圍內,沒有比大廠更好的選擇。

唯一能做的,只有提升自己,保住工作,熬過寒冬。

‌‌「越來越摳門了‌」

去領紙巾的時候,陳景添發現每人只能領五盒了。

以前紙巾的領取數上限是10盒,有些員工想給家裡多拿幾盒,一般也都允許,‌‌「大家心裡也都明白。‌‌」

排在前面的同事,順手多拿了兩盒,行政的同事便在旁邊說,‌‌「不能多拿哈‌‌」,轉身後,陳景添看見同事努了努嘴。

三年前,陳景添進入深圳這家大廠,理由很簡單,就是福利多。年終獎和績效獎金自然不用說,房補也非常高,至少有2000以上,‌‌「基本上cover掉我2/3的房租了吧。‌‌」

然而從去年開始,房補便取消了。對陳景添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搬到離公司更遠更便宜的區域,儘量節省房租的錢,‌‌「以前因為有房補,我都不太在意租金,現在要縮緊腰包了。‌‌」

吳軒不在網際網路大廠,但在深圳也算是數一數二的科技公司,‌‌「沒網際網路慘,但日子也不好過。‌‌」

公司新建了一家素食食堂,是以後指定的用餐地點,‌‌「每天要加班,還吃素,我真是愁以後怎麼過。‌‌」

下午茶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在陳景添的公司,每到下午四五點,就會有阿姨推著小推車過來,奶茶、飲料和零食都有,‌‌「現在是帶一瓶烏龍茶到公司,加點奶,自己做下午茶。‌‌」

這個27歲的男孩,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吃,每個月最期待的事情是團建,公司每人每年4000的團建費,一個部門的人基本能去很高檔的餐廳吃,‌‌「消費都是人均三四百的地方。‌‌」

團建費變成1000後,頂級的日料餐廳變成了家常菜館,人均也在一兩百左右,但總是還有點失落,‌‌「越來越摳門了‌‌」。

朱楠在騰訊工作,食堂的餐盒和水果開始收費,815開始,也取消了部分外包員工的餐廳福利,不再提供早餐和晚餐,但已有夜宵券可繼續使用,後續不再發放。

公司現也取消了現在每天都想念下午茶的小龍蝦和炸雞。以前基本上下午茶吃飽,晚上都不用吃飯了。

沒有下午茶的第一周,他覺得工作都沒啥勁頭,‌‌「習慣了這種福利,一下沒了還真有點難適應。‌‌」

‌‌「白紙黑字裡的,才是真金白銀‌」

事實上,更難適應的是隱性福利的削減。

去年年底發了年終獎,朱楠發現年終減少了5%,以前每個人至少分紅10%左右。績效的抽成也在減少,至少減少了20%-30%,唯一不變的只有底薪。

漲薪的空間也在減少。陳景添所在的公司,以往每年有一到兩次的員工漲薪,這是某種大廠中的‌‌「潛規則‌‌」。

薪資的上漲幅度根據績效有所差異,但是往往相對客觀,但今年開始,這個幅度開始‌‌「縮水‌‌」‌‌「可能連5%都沒有。‌」

沒有了房補,年終獎和薪資幅度都在減少,陳景添開始思考是否還要留在大廠。

更重要的是,隨著去年的大規模裁員,部門人數減少,他開始一個人干三個人的活,‌‌「這性價比也忒低了點。‌‌」

更直接的煩惱是儲蓄的焦慮。來大廠,陳景添是想賭一把,看能不能存點錢,在深圳買個小公寓,實在不行,也能回老家買個房子。

按照以前的工資發放,一年至少能存下10萬多,但今年,這個數字可能將直線下滑,‌‌「我現在食堂打菜都控制在20元以內,以前不怎麼控制的。‌‌」

陳景添計算過,食堂和房補福利的取消,儘管一再節省,每月的支出還是到了三千元左右。

福利的變化,讓員工們重新審視這套內部的遊戲規則。

朱楠覺得,公司把這些福利視為‌‌「額外關懷‌‌」,但在招聘的過程中,HR通常都會把年終獎、漲薪和房補放在薪資包里。

作為吸引求職者的籌碼,誰家福利疊加得多,自然更受員工的青睞。

如今,朱楠清醒過來,‌‌「只有白紙黑字寫在合同里,才是真金白銀。‌」

前段時間,陳景添聽說一個同事被裁了,也是老員工,是有股票配權的,但裁員的時候,HR以績效不合格,年終獎和股票均不給予發放。

‌‌「以往的話,不會這麼絕,現在公司只想趕緊打發點錢走人。‌‌」陳景添說。

為了彌補薪資上的削減,朱楠發現,公司發放用於內部商城的消費的積分變多了,但是很快他就發現其中‌‌「奧秘‌‌」——貴的東西變少,很多是低於500塊的商品,‌‌「公司現在更願意把現金折成禮品,整天給你發一些體恤衫或者杯子,很雞肋。‌‌」

去年騰訊推出的‌‌「法定退休騰訊專屬福利‌‌」,入職滿15年即可解鎖。

這在朱楠看來也是緩衝福利削減的一種方式,試圖安撫員工的失落,‌‌「但是想想,我能在這干15年嗎?我想公司也不給吧?‌」

和陳景添一樣,朱楠也過上了緊衣縮食的日子,618購物節里他沒有任何消費,以往他都會大採購,‌‌「經濟太差,還是多存點錢吧。‌‌」

‌‌「熬過寒冬,保住份工‌」

對於大廠來說,福利的削減目的很清晰:降本增效。

儘管福利減少對大廠的效益影響沒有具體數據,但根據騰訊2022年的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騰訊集團合計有110715名雇員,較今年一季度末的116213名雇員合計減少了5498名員工,比例約為5%,薪酬支出減少約17億元。

但另一面,騰訊也出現了營收史上的首次下滑——營收1340億元,同比下降3.2%

陳深在大廠有將近五年的HR經驗,在他看來,公司生意不好賺不到錢了,首先肯定是要減少招人,如果還沒有改善,那就是把福利砍掉,如果還不能抵禦效益下滑,最後一步就是裁員。

作為員工,朱楠在掙扎於福利削減的後果時,也意識到這是某種必然性。

‌‌「網際網路的紅利不可能一直都在頂端,疫情之後找不到新的增長點,自然要削減成本,總之每個行業都有起落吧,不可能一直順風順水。‌‌」

跟任何行業一樣,大廠過去的高福利和高薪資,都是建立企業發展速度的基礎上,那時候正是行業迅猛發展的階段,財務狀況好,股價高,員工的福利自然也跟著扶搖直上。

陳景添則有另一種角度的解讀。在他看來,以前為了多招人,大廠都是在福利上下手。

現在已經是供過於求,不需要用太好的福利再去吸引求職者,‌‌「話說的糙一點,你覺得福利不好?有的是人干。‌‌」

無論如何,網際網路福利見頂是必然的事,只是疫情的環境下,比大家想像中更快到來。

作為明年的應屆畢業生,大廠福利的縮減也在影響劉舒予的選擇。

她正在深圳某家大廠實習,每天在內部的微信群看到同事的吐槽,‌‌「福利比以前少了,35歲還得被裁,我覺得不如去考公。‌‌」

應屆畢業生有試錯的時間成本,但對於老員工來說,能夠留下已經最好的選擇。

辭職的念頭萌生後,陳景添去招聘平台更新了簡歷,刷了幾下後,發現離開大廠,自己的選擇只有中小型科技公司或者創業公司,福利和薪資都差了一大截,‌‌「大廠再怎麼樣,待遇還是比外邊好。‌」

他覺得,以後裁員也許會愈加頻繁,自己怎麼才能在公司里,長期穩定地保住一份工資?

紅利見頂,意味著你需要比別人更強,產出更多,匹配得上所拿的薪資,‌‌「公司不養閒人,不是講感情的地方。‌‌」

對於未來,朱楠只希望自己部門的項目別被砍掉,或者能夠沖沖績效,轉去集中在新領域的部門——這意味著是未來的增長點,或許會有更高的薪資空間。

‌‌「好好打工,熬過寒冬,提升自己‌‌」,這是他對自己的期許。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深圳微時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07/1799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