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頭一次希望周迅趕緊下台

活久見,周迅居然被罵了。

講話無聊,沒內涵?

靈氣消失,濾鏡稀碎?

啊……這還是派爺所認識的那個周迅嗎?

眾所周知。

周迅是內娛出了名的靈氣逼人。

25歲飾演《大明宮詞》的太平公主。

一顰一笑,無比靈動。

34歲飾演《畫皮》的小唯。

舉手投足,帶著狐狸的懵懂與魅惑。

即使是去年46歲時,和黃磊出演的《小敏家》,

也抓准了中年女人囿於家庭之外的率性和天真。

怎麼一朝就成「小家子氣」代言人了?

起因來自《脫口秀大會》第五季。

她作為領笑員,全程尷尬,言之無物沒有輸出。

加上,因為忘拍燈導致實力選手小鹿被擁有「可愛之力」的B站up主拉宏打敗,最終慘遭淘汰。

網友憤憤不平,開始細數她的「罪狀」。

不僅是周迅。

另一個領笑員那英其實也不太受待見。

「咋呼」「假性情真沒禮貌」等詞都是網友對她的評價。

在選手文本質量下滑,賽制亂七八糟的情況下。

不合時宜的領笑員無疑是給這季《脫口秀大會》的拉胯添了最後一把柴火。

最終火勢散去,豆瓣只拿下5.3分。

也是五季下來,唯一一季不及格。

(前四季評分分別為:6.8、7.6、7.6、7.9)

周迅和那英為什麼不適合《脫口秀大會》?

《脫口秀大會》到底需要怎樣的嘉賓?

而《脫口秀大會5》選不適宜的嘉賓背後又意味著什麼?

今天,派爺就來好好聊聊。

《脫口秀大會5》

要說周迅在《脫口秀大會5》的表現。

相信只要看過節目的人都會想到同一個詞——

無聊到尷尬。

她就像一個誤入學霸辯論賽的學渣。

看著學霸們侃侃而談,輪到自己發言時,想擠出一些有用的句子,奈何腦袋空空,於是,只能手足無措地摳著手指頭、磕磕巴巴輸出一些毫無營養的廢話。

讓她評價選手表演。

她抓不准喜劇的表達,也聊不清自己心裡的感受。

所以大部分時候,只能複述選手的話充數。

誇獎龐博。

拿出他去年講過的「奶茶加料加成粽子」段子。

評價毛豆。

舉出他剛剛的金句「在索馬利亞鹵大腸」。

童漠男講述帶侄子出去玩的經歷,通過孩子無限的活力談論育兒的艱辛。

連續炸場,最終拿下四燈。

李誕看她似乎了解童漠男去年的表現,於是問她今年童漠男有什麼區別。

結果,周迅「那個那個」了半天,最終還是複述一遍他「永動機」和「開端」的金句。

李誕只好訕訕地幫她找補一句:

迅姐這都是很平和的點評。

只能說大可不必。

這是點評嗎?

這明明就是複讀機。

而且還是最劣質的那種,動不動就卡殼。

因為我看過他之前的……對,所以是……

(不知道該接啥了,扭個脖子敷衍一下)

反應慢,嘴笨,不懂喜劇。

這也導致了周迅根本接不住梗。

李誕得知周迅有喝醉走錯過包廂的經歷,想著此處可以造一個笑點,於是cue她當時如何化解尷尬。

她措辭加載半天,最後只能憋出一句:

就退出來啊

更明顯的是關於小鹿對於女性年齡焦慮的話題。

在問到是否有年齡焦慮時。

她談到自己剛過40歲的時候特別焦慮。

那如何緩解呢?

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放下。

說了一堆,又似乎啥什麼都沒說。

抓住廢話文學的精髓了屬於是。

觀眾:真的謝謝你教我要放下,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呢(狗頭)。

對比同一場李誕和大張偉是如何接梗的。

周迅剛說完「放下」。

李誕立馬接了一句:

我以為說

多跟年輕人談戀愛就可以緩解

大張偉再補:

這段打馬賽克

全場瞬間爆笑。

這段的笑點從何而來?

因為,前段時間周迅剛被拍到和馬賽克樂隊吉他手的戀情,男友小她13歲。

而李誕和大張偉的接力,將話挑起一半,將說未說,既不會讓周迅下不來台,又給觀眾足夠多的吃瓜空間。

這才領笑員該有的水平。

但,周迅的問題在於。

無論是攻,輸出個人觀點。

還是守,接住嘉賓遞到面前的梗。

沒一樣行。

她來的這期也被網友稱為整季節目的敗筆。

與周迅無聊到尷尬形成對比的是那英。

她在另一個極端——

咋呼到討厭。

如果說周迅是游離感,完全處在狀況外。

那麼那英則像是被強推上領笑員座位的普通觀眾。

注意!

是普通觀眾,甚至算不上脫口秀愛好者,因為她根本不懂喜劇。

給魔術師鄧男子拍燈。

無關人家的脫口秀說得多好,只因為變魔術部分很驚喜。

給拉宏拍燈。

理由更簡單,可愛。

反正也不管選手表達了什麼,只要戳中她的情緒爽點就拍。

並且,更重要的是。

她不懂脫口秀是一種經過語言解構,用段子形式展現出來的調侃式表演。

她把脫口秀大會當成故事會。

將選手的話一律當成真的。

所以,在黃大媽稱自己參加老年合唱團的目的是為了出國看國外的老頭時。

她才會無比認真地問她:

就是說,都咱這歲數了,你還有這野心呢?

如果說,只是聽故事,關注個人情緒,那也沒啥大問題。

但那英最讓人觀眾反感的是——

強制其他領笑員跟著她拍燈。

深受其害的非坐在她旁邊的大張偉莫屬。

剛開始。

聽到她認為好笑的選手,只是不斷催促大張偉拍燈。

之後,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上手。

哐哐替他拍。

還是兩次。

大張偉無語但又不好發火。

只好替她找台階,稱那英代表了心裡(想拍燈)的他。

搞笑的是。

她沒聽出好賴話。

反而還以過來人的姿態勸大張偉「想拍就拍」。

氣得彈幕想往她嘴裡塞溜溜梅。

派爺絕對不是故意批評她倆。

甚至,周迅和那英是派爺非常喜歡的演員和歌手。

只能說。

她們都不適合《脫口秀大會》。

周迅放不開。

之前她就聊過自己除了演戲外一律活動都容易緊張。

參加活動前經常要先去酒吧喝點酒壯膽才會讓自己狀態好一點。

那英則是收不住。

從她全網風靡的語錄和逼林志玲喝酒事件。

都能看出,她一直是一個以個人情緒為重的人。

更重要的是。

她們都不懂脫口秀。

那麼問題來了。

《脫口秀大會》需要的是什麼樣的領笑員?

拿一個今年沒參加,觀眾卻格外懷念的人來說——

羅永浩

羅永浩雖然一直沒正經講過脫口秀,但脫口秀江湖一直有他的傳說。

之前在新東方任教,老羅語錄就已經出過圈。

「鬆軟的肌肉和梨型的身材」……什麼叫「梨形的身材」啊?咦,你們看我幹什麼?我絕對不是梨形的身材,我是標準的水桶身材!

「好了,笑話講完了,剛才趴著的同學可以繼續睡了。」

幽默,擅長即興發揮是他的特色。

所以,上了《脫口秀大會》脫口就能造梗。

龐博講觀眾就想看《乘風破浪的姐姐》互薅頭髮。

他能補刀:

我感覺龐博要是個女的

去參加那個姐姐的話就沒別的姐姐什麼事了

因為他心理特別陰暗

歐陽超0燈淘汰,從他旁邊的通道下場,他直言看著太揪心。

那咋做呢?

建議節目組給0燈選手做個升降台:

一按,他就「啪」掉下去

然後他在後台哭

我們假裝不知道

不客氣同時能保持禮貌,毒舌的同時帶點溫暖。

派爺真的笑到滿地找頭,聽他一個人嘮就能看個一百期。

優秀領笑員應該是怎樣的?

除了要和普通觀眾的笑點同頻。

更重要的是,被選手打動之餘,還能分析出選手所表達的內核,流暢表達出自己的觀點。

羅永浩明顯就是這種。

不是一味地只顧自己哈哈笑,還能從選手文本的角度點評解讀。

楊笠輸出「普信男」金句。

他總結再創造:

她把在座的男的都罵了

但每個人都堅信跟自己沒關係

覺得罵的是旁邊的人

笑點和內涵同時又往上升了一級。

誰能不服氣!

回到《脫口秀大會》第五季。

面對兩個不合適的新領笑員,派爺也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你說笑果在請周迅、那英之前會不知道她倆不適合《脫口秀大會》嗎?

肯定知道。

只不過,在這季選手文本質量明顯下滑的情況下。

節目組需要她們的熱度。

甚至,更直白的說。

需要的正是她們的那份「不適合」帶來的錯處,從而引起年輕人的憤怒。

正如之前《五十公里桃花塢》,節目組利用宋丹丹的「窒息九分鐘」盤活整檔節目。

有爭議,不可怕。

怕的是,徹底無人關注。

節目組需要的不過是一個可以營銷的點。

兩位新領笑員成了這個發泄口。

只是,節目組沒想到。

在一檔語言類的節目中,觀眾更在乎的是內容。

第一期播出後,爆梗一個沒有,反倒騷操作連連。

所以全網怒罵,也只能說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只不過,派爺有些心酸。

從第三季爆火,到第四季出圈。

一個個演員憑藉努力走到台前。

脫口秀「敲門人」楊笠,喜劇門神南廣智北志勝、「遍地大王」楊蒙恩、喪才女鳥鳥……

原以為來到了屬於脫口秀的時代。

之後會越來越好。

沒想到卻一朝回到解放前。

迎接流量,丟了初心。

這季的口號是:讓每個人快樂五分鐘。

確實沒錯。

看完快樂五分鐘,鬧心兩小時。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派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10/180088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