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南京女大學生被害案 更多不寒而慄的細節曝光

在一次倩月找到在酒吧喝酒的洪嶠,指責他為「渣男」要分手時,洪嶠認為自己丟了面子,要上前動手,被朋友們攔下了。但據倩月朋友說,洪嶠的確曾經對倩月動過手。

家暴、出軌、暴躁、情緒不穩定還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居然多次策劃殺害倩月。

一次是兩人相約跨年,但倩月因為有事,提前離開,這又讓洪嶠覺得很沒有面子,就動了殺機。

一次是洪嶠去倩月兼職的服裝店,倩月說5分鐘下來,但半個小時後才出現。洪嶠覺得倩月在和服裝店老闆打情罵俏,暗含殺氣。

還有一次是去泰國玩。幾人策劃一場游泳池「謀殺案」,準備在池底鋪一張網,等倩月游過的時候纏住她,造成溺水身亡的假象。

可悲,倩月逃過了初一,卻終究沒有能夠逃過十五。

警察到達案發地點

倩月的家人一次次從江蘇跑到雲南,打官司欠了幾十萬外債,其中的辛苦和酸楚自然不必多說。

我看到倩月父親李勝曾經發布視頻說,有人問他們一家人拿點錢好好過後半生不好嗎?人死不能復生,兩口子也年紀大了,拿點錢給自己養老吧!

之所以有人說這樣的話,是因為李勝曾經接到一個電話,一個自稱是洪嶠父親的人,曾經想拿100萬「私了」!

李倩月父親李勝微博公開了這段對話

讓倩月父親拿錢「私了」的人不妨問一問自己,你真的敢拿、想拿和有資格拿這筆血淋淋的錢嗎?

這是倩月的命,本身就是無價的!倩月父親說:「決不妥協!不給孩子一個公道,這輩子都會愧疚。」

更令人氣憤的是還有不一些人私信倩月的父親,威脅他。

有人私信李倩月父親圖源:李勝微博

普通人是過得清貧了一些,但還沒有丟失掉做人的骨氣,還沒有失去對這個世界是非醜惡的判斷,還沒有忘記要懲惡揚善。

100萬,買不了一條命,更買不了正義。

不管打這個電話的人是不是洪嶠父親,都不免讓人疑惑,洪嶠的家庭背景到底是什麼樣的?

我看了網上很多媒體對此的報導,卻幾乎沒有看到關於洪嶠家庭及其父親的相關信息。

有一些網站說其父母都是轉業軍人,有人說其父的確任公職,也有說洪嶠從小在軍隊大院長大。

不管什麼背景什麼權力,都可以窺見其對洪嶠的教育引導本身就是有問題的。

這次的人命,都想著用100萬「私了」,那是不是說過去洪嶠可能犯的所有事兒,都是用錢去擺平的呢?

《掃黑風暴(電視劇)》裡的孫興,現實中震驚全國的孫小果父母不就是這樣嗎?

孫小果的母親曾經這麼說:「你說不疼他吧也不可能,總是想讓他(受處罰)能夠輕一點。」

或許就是這樣不分對錯的溺愛,當洪嶠一次次犯錯時,其父其母不僅沒有讓其學會承擔責任,反而一次次包庇、縱容,最終讓洪嶠危害他人、危害社會。

殘忍至極的洪嶠在一審後提出了上訴。

8月26日,主犯洪嶠委託的辯護人還向法院申請為洪嶠做精神鑑定,被法院駁回。

目前庭審已經結束,法庭宣布休庭,將擇期宣判。(9月20日,雲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公開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編者注)

洪嶠痴迷軍事到了幻想的地步,以為自己是特種兵,還有特殊任務,組建什麼「作戰小組」,現實中卻是個無業游民,只知道貪圖享樂的啃老一族。

一切只不過是為了遮蓋現實中一事無成的失敗事實,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就連和倩月在一起,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社交、面子需求。他的內心會認為,我這麼優秀的人要找一個漂亮的才能配得上。

更重要的是,這種人天生有種變態的操控欲。

如果你違背了他的意志甚至引發他懷疑,輕則動手家暴,重則殺人放火。

所以,無論男女在找對象的時候一定要遠離這類人。

最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們身邊就有倩月這樣的姑娘,剛好遇到了這樣的一個壞人,我會對她說些什麼呢?

希望大家知道,大學生涉世未深卻又渴望獨立,交朋友時一定要了解對方的身份、工作、背景。

現在騙財、騙色的都有團隊機構在背後運作了,大家千萬不要覺得這樣的事情離大學生很遠。就因為你是大學生,才好騙啊!

就算再特殊的工作背景,我相信總是可以有辦法去核實一二的。網上自己查信息、找對方朋友、觀察對方行蹤……都可以。

其次,不要覺得對方對你好,就認為是愛。

很多人在關係當中,對方買個禮物、出手闊綽,稍微對你好一點,就覺得這是愛。

我想真正的愛不是靠消費能夠維持的,是需要兩個人三觀一致的。比如兩個人是不是有共同的奮鬥目標,對事情是不是有共識……不是一方仗著有權有勢要你服從於他。

還有,無論對方對你多好,動手、好面子、撩騷都是改不掉的習性,慎重考慮!

家人給倩月買了她愛吃東西和鮮花

最後,我想說在年輕的時候,不要為了對方完全放棄自己的規劃。

倩月其實早早就對自己的未來作過規劃,出國當空乘,所以她早就過了英語四級,也在積極專升本,8月初就要考試。

但認識了洪嶠後,他說以後在南京給她安排一個政府部門的職位。而倩月聽信了無業游民洪嶠的鬼話。

兩個人在戀愛的時候,本來就是相互磨合未來的階段,很多條件本身就不成熟。如果這個時候一個人讓你放棄自己未來,千萬要慎之又慎的考慮呀!

只有死刑才能給與倩月家人以交代,才能除掉這幾個無藥可救的社會毒瘤。

斯人已逝,只期盼正義的結果快點到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行動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0921/1805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