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菁:顏寧高調回歸之後有隱憂

作者:

專訪中國90後海歸:偷渡美國驚魂

11月1日上午,在「2022深圳全球創新人才論壇」上,著名結構生物學家顏寧在演講中宣布將辭去普林斯頓大學教職,全職回國任職,創建深圳醫學科學院。消息登上網絡媒體熱搜榜。

顏寧曾就讀於清華大學和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於2007年回國,是清華大學最年輕的教授和博導,她在2017年離開中國赴美受聘為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系終身講席教授,之後又當選了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和美國藝術和科學院外籍院士。

外媒以《顏寧高調回國或掀20大後留洋中國科學家回歸愛國潮?》為題發文,將顏寧回國與五十年代中共的宣傳典型錢學森等科學家回國進行類比,文章援引新京報評論說「在中美全面激烈競爭、國際局勢複雜多變這樣『特殊的時間點』,選擇放棄國外優渥的待遇,全職回國工作,還是向社會『傳達了一些不一樣的信號』」。

美國在10月初發布最嚴厲「晶片禁令」,從設備、材料、技術及人才方面全面遏制中共在晶片方面的發展。中共雖然通過「千人計劃」偷盜了很多美國的最前沿科技,但基礎研究依然薄弱,仍有相當多「卡脖子」的技術關鍵點,而目前西方針對中共技術間諜行為有所覺醒,進而採取了一系列行動,中共只能依靠自己來解決這些「卡脖子」技術。因此,中共二十大報告中提出,「科技自立自強」、「人才是第一資源」、「聚天下英才而用之」。

另一方面,中共堅持清零政策,各地封控使民生停擺,經濟停滯,各地民眾怨聲載道,很多人自然而然地產生了「潤」的想法,為了下一代,為了自由的生活,有能力的人都在想方設法逃離中共。很多已在國外置業的影視名人和商界名人早已到國外居住,目前有許多普通民眾也開始考慮賣房賣車,通過各種方式「潤」到國外定居,對中共失望之後,「能潤就潤」已成為國內民眾的一種共識。

值此之時,顏寧宣布辭去普林斯頓大學榮譽教職,接受深圳的「橄欖枝」,逆向而行回歸中國,對中共而言,展現給國內民眾的信號就是中共還有吸引力,能夠讓頂級人才回到中國工作。

因此,很多人都在討論,顏寧回國的動機究竟是什麼?有人對顏寧回國表示歡迎;有人看到了其父接受採訪時表示她一直都有家鄉情結;還有人說目前的AI技術已經把顏寧打敗了,不得不轉行。但現實中,卻有深圳網友對她表示擔心:「顏寧能受得了一天一檢,反反覆覆的深圳嗎?還是她這個級別的不用檢?」。

據顏寧本人的說法,她已走過了吸納學習、證明自己的階段,在她人生的第三階段,她希望「投桃報李」,將自己所學所感傳遞、幫助、扶持更多人,去打造一方平台,「讓更多的年輕人能夠依靠『內在的驅動力』、而不是外界的各種誘惑、能夠無後顧之憂地去發掘、施展自己的潛力,從而去做出更多真正原創性的發現。」

這當然是一個非常高尚的初衷,對於顏寧回國的真正動機,我們不好妄加猜測,但深圳確實為吸引顏寧做了大量工作,顏寧將任職院長的深圳醫學科學院將「不定編制、不定級別、自主設崗、遵循理事會治理、學術自治原則,對包括院長在內的科研人員實行市場化薪酬、社會化用人制度」等。

這意味著,她可以擁有寬鬆的管理制度,不受體制內編制、級別、崗位等約束,能夠自由組建科研團隊,擁有大筆可支配的經費,可自主選擇的研究領域。在深圳如此投其所好地「伸出了橄欖枝」時,顏寧「麻溜兒地向普林斯頓大學遞交了辭職申請」。

顏寧在演講中還稱深圳是「夢想之都」,深圳醫科院的目標是建成全球著名的醫學研究機構。一切都聽起來很美,顏寧與深圳醫學科學院的結合,究竟最終結果如何,我們還得再觀察,但是中國目前的現實環境卻並不使人感到樂觀。

首先是政治環境,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大接任總書記之後,去了代表走鄧小平路線的深圳,表示要堅持改革開放路線;十九大之後,他去了嘉興參觀中共一大會址,從此走上保黨的不歸路;而今年二十大之後,他帶領中共政治局常委集體前往延安,強調毛澤東的「延安整風」,還強調要加強黨的領導。

「延安整風」是毛澤東在延安發起的政治運動,大批奔赴延安投奔中共的人士被整肅,滅殺了敢於反對毛思想的人,最後將所有人的思想都統一到毛思想上來。習對「延安整風」的強調錶明習很可能效仿毛澤東整黨,樹立自己的威權。

而當今的因中共長期清零政策導致社會經濟凋零,最近興起供銷社熱,大食堂重現江湖,中共被指將進一步走計劃經濟之路。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指出,「習近平對中國老百姓打預防針,要大家對長期『清零』、與世界脫軌進行心理準備」。

因此,深圳的下一步,是否還能夠是那個「年輕、朝氣蓬勃的夢想之都」,還要畫一個問號。二十大中共內部「改革派」團滅,曾經的「改革」可能左轉為「加強黨的領導」,在中共對社會資源的進一步壟斷之下,深圳醫學科學院作為一所國家投入資金的機構,能多大程度上保持住自治、自管,是否會被迫走上這條「加強黨的領導」之路,都是未知數。

顏寧的回國是否會帶動中國海外科學家回歸的愛國潮?據阿波羅網報導,美國華盛頓民間機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所長李恆青表示,他對於科技人才回流,持否定態度。如他清華大學的不少同學回國參與科技創業,但很多人很快就回來了,紛紛表示水土不服,無法接受國內做事的方式。

五十年代錢學森、錢三強、鄧稼先等紛紛回國為中共的「兩彈一星」事業做出了重大貢獻,靠著這些海外歸來的科學家,中共在1970年4月24日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衛星,並在此之前成功進行了原子彈、核彈、飛彈、氫彈的爆炸試驗。在建政短短20年的時間裡,中共就成功完成了兩彈一星的試驗,這讓它擁有了跟世界叫板的底氣。

但這些科技人才回國的結局卻是一場真實的悲劇,他們大多數沒有逃脫掉中共左傾的文革災難。如著名的飛彈與航太材料專家、曾留學英國的姚棟斌被紅衛兵活活打死;著名核子物理學家、曾留學美國的鄧稼先夫婦在文革中同時被批鬥;中國第一代核子物理學家、中國近代原子能事業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的錢三強,當時已年逾花甲卻被強制下放到「五七幹校」勞動;著名地球物理和空間物理學家趙九章在文革中被批鬥後自殺;鄧稼先最優秀的弟子趙楚,曾攻克了核彈最關鍵核心技術中一個無比複雜的函數方程,在文革中被批鬥後,將那份獨一無二的函數表吞下後自殺…….

鄧稼先在去世前,中共派去的幹部焦急地求他重建那個函數方程。鄧稼先說:「我閉上眼睛就看到趙楚的血,他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讓毀滅性的力量掌握在不該掌握它的勢力手中,對人類是一種犯罪。」

鄧稼先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才終於認清了中共的本質,但當初他們回歸時,都是懷抱一顆火熱的報國之心啊。一步走錯,不但害了他們自己和家人,也讓他們為之付出精力為之奮鬥的事業,因中共的邪惡蒙上了一層無法抹掉的灰塵。

從中共建政73年的歷史中,我們不難找到對中共謊言信以為真而義無反顧回歸的各種人才,但無一例外地,在中共的各種運動中,最終都成為了犧牲品,空耗了青春年華,浪費了卓越才智。這都是因為對中共的邪惡本質認識不清所致。與魔鬼共舞,當然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現在中共需要技術人才,它可以答應你的任何條件。但在中共保黨、保政權安全的鬥爭中,當各種運動來臨時,它會翻臉比翻書快。顏寧沒有入籍美國,我們卻真心希望她持有美國綠卡,因為當風向不對時,也許那就是她的退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06/1826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