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在全球推行取消國歌國旗的運動

作者:

11月13日,韓國仁川亞洲七人欖球系列賽第二站香港對韓國的決賽,主辦機構將「願榮光歸香港」當做中國國歌播放,效果超級搞笑,特區政府表示抗議和「強烈不滿」。

但唔播都播咗。尤其奏樂期間,香港隊員在場全部肅立,神情莊敬,安待奏畢全曲,無一人揮手示意中止,十分耐人尋味。此一嚴重侮辱,除非特府敢引用「國安法」長臂管轄,對韓方欖球主辦當局全體行政人員發通緝令,並下令特區展開「限韓令」:電視台禁播韓劇韓K-Pop,香港韓國餐廳停業,為期一年,否則恐怕冇仇報。

國際體育運動本來不應滲入政治,但國歌國旗之類,就是政治物體。體育界主辦單位對於各國的政治、外交禮儀或任何玻璃心民族尊嚴,並非其專業範圍,缺乏知識,覺得毋須尊重,遂經常營造烏龍搞笑後果,為體育運動提供甜品,供全球觀眾額外娛樂,司空見慣,不足為奇。

如2017年奧地利冬奧兩項世界錦標賽上,俄羅斯隊員上台領金牌時,大會不慎播錯舊版國歌,俄羅斯健兒只好即場接過咪高峰,不顧禮儀,大聲清唱出其國歌政治正確版本。大會即播回正確國歌。

同年夏威夷一項網球賽事,一名歌手在獨唱時唱錯納粹時期的德國國歌,全場譁然,美國網球協會事後道歉。

有一年美洲杯足球,在墨西哥與烏拉圭的比賽前,美國主辦方將烏拉圭國歌錯放為智利國歌。

2008年世界室內田徑錦標賽,中國奪標,大會播放智利國歌,導致中方的劉翔領了上了兩次領獎台。事後賽事組委會說,放國歌是人工電腦操作,由於中國和智利國名英語拼寫很相似(中國CHINA,智利CHILE),因為工作人員英語不好而出錯。是否蓄意辱華,永不可考。

科威特舉辦的大型國際射擊賽,哈薩克女運動員奪金牌,但在奏國歌環節中主辦方播放的不是真正的哈薩克國歌,而是2007年金球獎獲獎影片《波拉特——為了建設偉大的哈薩克而考察美國文化》中帶有污辱性色彩惡搞哈薩克國歌的電影插曲。女選手在整個過程中還都把手放在胸口,亦一動不動,聽完全曲。

1998年的泰國奧運會上,印度選手戰勝了中國選手,獲得了他們在本屆亞運動會上的第一枚金牌,但是在頒獎儀式上,卻奏起了中國國歌,印度記者和觀眾立刻大聲叫喊,整個球場一片混亂。

2020年歐洲杯預選賽H組,法國對阿爾巴尼亞,開賽前錯播安道爾國歌。

體育界人士四肢發達,缺乏史地知識修養,播錯這首國歌、掛錯那枝國旗,年年都有,沒有反而不正常。若要減少誤會風險兼維護國弱小民族的玻璃心,最佳的辦法,就是以後凡國際賽事都永久取消升國旗播國歌的儀式,節省時間,何況國歌國旗屬於民族主義意識,民族主義是極右產物。西方左膠若在全球推行取消國歌國旗的運動,減少擺烏龍的風險以及後續仇恨,亦有貢獻於世界和平。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16/1830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