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專家:習近平高調外訪 難掩中共內外危機

2022年11月15日,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印尼努沙杜瓦出席G20峰會期間舉行的糧食和能源安全工作會議。G20會議於11月15日至16日在峇里島舉行。

中共二十大習近平成功連任,隨後高調出訪,在印尼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期間會見多國領導人。中共官媒在國內大造宣傳。專家分析認為,習近平在經歷二十大權力鞏固後,才放心往外走,他把參加國際會議作為給自己權力賦予正當性的儀式,但仍難掩蓋內外種種危機。

習近平高調外訪 明居正:二十大後他鬆了口氣

據中共官方消息,11月14日上午,習近平抵印尼峇里島,當天與美國總統拜登會談超過3個小時。15、16日舉行的G20峰會期間,與多國領導人會面。習11月17日至19日還會赴泰國曼谷出席亞太經合組織峰會(APEC)並對泰國進行訪問。

台大政治系名譽教授明居正11月16日對大紀元表示,在疫情爆發之前,習近平本來在外交上非常活躍。他想打造一個所謂大國領袖的形象,一方面就是要做給國內看,也要做給世界看,因為這對他二十大連任有幫助。但是新冠疫情到來,對他的計劃打擊非常大。

他說,新冠疫情「導致了外貿的萎縮,然後是國內生產的萎縮,他的成績單就少了一大塊,所以他必須在別的地方補,他就說我疫情封控比別人強,他要證明社會主義的確比別人優秀。但是大家慢慢都看出來,其實這是有問題的。不過在中共是不能隨便承認錯誤的。他就必須打腫臉充胖子一路弄下去。一段時間之後,他發現封控讓他對人民的掌控可以加強,同時也增強了他對可能的政敵的掌控。」

明居正說,中共的疫情封控,更多是社會控制。現在提出精準封控,就是加強個人化的管控,對全社會的控制達到非常精密的地步,幾乎每個人每時每刻的動態都能掌握。

明居正說,在二十大要召開前大概半年到一年,形勢對習近平比較緊張,他必須內外都嚴控,暫時不出國訪問,專心對付內部,最突出的就是處理政法系統的問題,抓了孫力軍等大批人。他要牢牢把政權掌握,而且在二十大還處理團派,所有勢力都強力壓制下去之後,拿到了第三任他才鬆了口氣,就開始往外走。

中共二十大後,當局開始敞開國門大搞外交活動。從10月31日起到11月4日,習近平和李克強分別會見了到訪的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巴基斯坦總理夏巴茲、坦尚尼亞總統哈桑和德國總理朔爾茨。

明居正說,習對德國來是求之不得,這等於德國這個大國來求他,做足了面子。然後他再出訪。「二十大前有中亞的上合會議,但規模相對比較小,能見度不高,因為大部分是集權國家或是比較小的國家,他真的在意G20的這些會議,這是國際鎂光燈聚焦的地方。至少讓老百姓覺得,你看咱們大國外交、強國外交。」

中共的媒體借習近平參加這些國際峰會對內大肆宣傳。11月14日,習與拜登會面後,中共央視報導說,「習主席給美中關係發展指明方向與軌道」。11月16日,中共新華網發文標題稱:「習近平主席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七次峰會第一階段會議上的重要講話引領全球發展方向」。

但習近平在風光之餘,也遇上失分的意外。加拿大總理特魯多15日在大廳碰到習近平,抓住機會與其交談了十幾分鐘,他向習提到中方干預加拿大選舉的問題。加拿大外交部隨後依照慣例將此向媒體通報,但加拿大現場攝影記者拍攝的視頻顯示,習近平隔天再次與特魯多在大廳「偶遇」,習開口責備特魯多不該將兩人的談話「泄露」給媒體,抱怨說這樣做「不合適」,隨後他又打斷特魯多的回應。此事引起國際媒體熱報。

蘇紫云:習連任需要國際認可的表面儀式 外部圍堵並未解除

台國防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長蘇紫雲11月17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二十大之後,習近平參與國際會議,跟許多國家的元首都有會談,這是因為他的連任需要國際上的認可,間接地讓他的權力予以正當化。但除此之外,他沒有實質的外交成果。

蘇紫雲舉例說,中共最在意以美國為首的聯盟對它的圍堵。習近平在和拜登會面之後,中方的新聞稿說美國承諾無意圍堵中共,但美國白宮聲明裡面並沒有這番表述。

「中國(中共)向來就有偷換概念的外交習性,拜登說的是他並不尋求與中共衝突,在一些議題上還是會跟中共合作,但是中共就故意解讀成不圍堵北京的一個承諾了,所以中共的話語,是沒有公信力的。」

蘇紫雲提到,中國晶片關鍵的製造商長江存儲,上月被美國列入「未經核實清單」內,最快下月遭列貿易黑名單。這說明美國圍堵中共,在高科技的部分是不會改變的。

美國中期選舉持續計票,共和黨達到掌控眾議院所需的門檻,目前眾院少數黨領袖的共和黨眾議員麥卡錫可望成為議長。麥卡錫在選舉前就說過,當選議長願意訪問台灣。

蘇紫雲說,習近平現在是騎虎難下,就台灣問題,之前佩洛西訪問台灣,習近平有過度反應,麥卡錫當議長後如果真的訪問台灣,中共可能更難應對。是要再來一次軍演,還是要拉高或者降低層級?不管它怎麼做,都會陷於困境。

蘇紫雲還表示,習跟韓國總統尹錫悅見面的時候,提出了大數據等等合作,但韓國是不會跟中共在大數據合作的,因為它涉及到國家安全和個人隱私部分。「習近平這次外交的成果很低,只是完成二十大之後在國際上給自己再賦予正當性的儀式而已。」

分析:內部危機因素也沒少 新班子更危險

中共二十大前,在嚴厲的清零政策打擊下,中國經濟下行嚴重,上半年全國省份均出現嚴重財政赤字,失業率持續創新高。

明居正認為,中共二十大後,原來的政權危機問題沒有減少。「唯一有可能好轉一點的就是國際貿易,國際疫情降了,國際上的需求上升了,對中國的產品需求上升。」

但他認為真實的危機更大,「因為大陸的外企和民企對經濟貢獻是非常大的,國企是負的。現在為了備戰去搞國進民退,經濟只會變壞。即便因為疫情趨緩後國際貿易的需求上升,但他搞國進民退,這個部分又抵消了。」

明居正認為,美國和中共已是結構性的對抗,只是經貿關係會改變一些。「你放鬆的多了,生意就做得多。」

但他說,現在別國和中共做生意,不會把社會資源再像過去一樣都擺到大陸,而是一邊做生意,同時生產線往外移,「很多台商跟我講,他們在移生產線。我現在做多少算多少,最後我丟掉不要。」

中共二十大上,李克強、汪洋和劉鶴這些被稱為市場派的高官退出政治局,按例到明年兩會正式卸任。習近平的親信李強、丁薛祥、何立峰等人料掌經濟實權。

明居正說,「這個領導班子是比較大的問題。第一,經濟上是比較薄弱的;第二,所有的人都是習的親信、馬仔,沒有人敢說習近平不喜歡的話,沒有人會違逆他的意思。一犯錯一定非常嚴重。」

「從內政外交來看,這個班子危險性都更大一點。」他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17/1830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