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兩個姑娘,在一次熱力管道跑水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原題:新聞很燙,也冷冰冰

兩個姑娘,在一次熱力管道跑水中離開了這個世界。新聞很燙,也冷冰冰。

事發的地方,交通便利,緊鄰兩條地鐵線。雖然樓老了些,但好歹是人員往來比較單一的家屬院,且是半地下室,見得了光。能在這個地方住,對於來北京討生活的,其實算不錯了。

事發在夜裡,按照積水的速度來推測,應該是一條比較大的管道跑水了。越大的管道,出水溫度也越高。一旦醒的晚逃得慢,水把門頂住了,就很難逃出去。泡過三溫暖的都知道,70度的環境,幾分鐘就透不過氣來。如果南方的朋友不理解,那麼想一下,暖氣管里的熱水,是高溫高壓,才能把樓燒暖的。

這兩位姑娘,是來參加考試的,坊間傳已經考上了。如果命運讓她們推開門逃出去了。她們通過十年十幾年的努力,可以付得起一間老破小的首付。看官不用不服,北京300萬的老破小也很多。通過十年二十年的努力,可以搬到半地下室的上一層。

這樣的事情,報導或者不報導,一直都有。

我平常總去吃飯那條街,十幾年前,熱力管道井裡頭住著人,你別以為是流浪漢,流浪漢不配住這個,住在裡頭的人是北京郊區的。我之前住的地方,有幾個小伙子,在地下室布線還是幹啥的,夜裡冷,就睡在發電機那個屋裡,結果中毒窒息。還有大興大火這種。肯定有人要吐槽死的都是外地人,槐柏樹那年,死的閨女也才18歲,本地人。

不想講什麼摺疊北京,眾生皆苦。咱股票圈,每年都有好好的人猝死祭天。

人在遇到小概率事件之前,都不會相信小概率事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年輕時,騎摩托的朋友,最後說的話是,真疼,別告訴我媽,救護車拉走後昏迷了三天,沒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樸素地講,如果眼麼前能活好,那使勁活好,多賺點,讓身邊的人也過得好一些。努力一點活好點,即便那一天來了,也努力過,看過,沒白活。

向每一個努力生活的人致敬,無論成敗。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唐史主任司馬遷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4/183370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