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美報告揭中共對全球的惡性影響 專家:追責中共

11月22日,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就該委員會一項更新報告發表聲明,呼籲拜登政府採取實際行動追究中共的責任。專家分析認為,美國聯合盟友對抗中共挑戰的立場鮮明,最重要的是要追責中共。

美報告指出,寮國是一帶一路相關貸款的接受國,正面臨著重大的債務危機,僅對中國的公共債務就達122億美元,超過其GDP的60%。圖為2020年2月8日,在寮國上寮重鎮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連接中國和寮國鐵路線的一部分。

11月22日,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就該委員會一項更新報告發表聲明,呼籲拜登政府採取實際行動追究中共的責任。專家分析認為,美國聯合盟友對抗中共挑戰的立場鮮明,最重要的是要追責中共。

這項名為《中國地區快報:揭露中共的全球惡性影響(China Regional Snapshot:Exposing the CCP’s Global Malign Influence)》的報告概述了中共如何通過其熟悉的「債務陷阱」外交製造經濟依賴性。報告還詳細介紹了中共在開發中國家使用軟實力(如孔子學院等)和硬實力(如基礎設施投資等)的最新信息。

麥考爾說,「令人震驚的是,本屆政府正在重新審視與中共的多次雙邊對話,但卻拒絕對中共的全球惡性活動採取實際行動。」「美國和國際社會必須更好地聯合起來,制定並採取整體戰略來對抗中共破壞穩定的行動——現在是追究他們責任的時候了。」

報告認為,長期以來,中國共產黨(CCP)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和對全球主導地位的追求,在世界舞台上基本上沒有受到遏制。研究發現,在包括貿易、投資、安全和武器銷售、技術以及推進中國共產黨外交政策利益的軟實力舉措等,有一些令人不安的趨勢,對世界產生了負面影響。

報告稱,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013年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BRI)被虛假地描述為一項全球發展和投資倡議。實際上,它是在努力擴大中國在世界各地的強大影響力,同時也為其全球軍事力量的投射奠定基礎。

報告指出,中共的貸款和投資,給需要財政支持和投資的國家帶來了「債務陷阱」。如斯里蘭卡、寮國、吉布地、尚比亞等國都有高份額來自中共的貸款,處於金融危機和經濟動盪之中。最近的研究表明,數十個「一帶一路」國家可能有3,860億美元的「隱藏債務」。

中共一直利用BRI進行惡性影響和政治干預,包括平息對中共侵犯人權的批評,脅迫台灣友邦國與台灣斷交。如,2019年所羅門群島與台灣斷絕了長期的外交關係。2018年多米尼加共和國與台灣斷絕關係,以換取31億美元的投資和貸款方案。

中共正在加強與獨裁政權的軍事合作關係,削弱美國和地區夥伴的軍事和安全利益。如,伊朗和中共正在建立一個跨越經濟和安全領域的全面夥伴關係。伊朗的恐怖主義代理人利用中國製造的軍用無人機來攻擊整個地區的核心國家安全利益,威脅到美國軍人的安全和保障。

電信方面,報告指出,作為中國烏托邦式監控國家的組成部分的科技公司,正在向全球出口侵入性的監控和治安技術,經常打著「智慧城市」這種看似溫和的標籤——這些技術的開發是為了促進中國的極權主義和中國境內的種族滅絕,並對全球公民自由構成威脅。

華為建造了高達70%的非洲資訊技術基礎設施。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擔憂,在阿根廷的一個中共衛星和空間任務控制中心可能被用於情報收集和干擾西半球的空間行動,這是中共在拉丁美洲軍事空間設施擴大網絡的一部分。

此外,中共國有企業的商業行為缺乏透明度和問責制,為腐敗提供了便利,破壞了當地加強法治的努力;中共利用「媒體合作」的幌子向外國記者提供培訓,同時利用當地媒體進行宣傳,破壞當地的獨立媒體和新聞自由,等等。

華裔經濟學者李恆青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麥考爾作為共和黨在外交事務委員會的領導人,他對中共在世界上越來越咄咄逼人,一直持批評態度。這個報告非常清晰、深入,是跟美國現在整體外交政策的調整完全合拍的。

今年10月,美國政府白宮發布新版《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報告稱,未來幾年美國面臨的壓倒性挑戰是超越中國並遏制俄羅斯

李恆青說,「實際上它就是詳細地描述了中國(中共)是美國在未來長時間的主要競爭者和挑戰者。所以美國政府非常明確地將動用一切能力和手段,結合盟友,一起應對來自中共的挑戰。」

「應該說從2018年以後,從川普總統到拜登總統、國會參眾兩院、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應對中共挑戰或者是競爭當中都已經完全醒過來了,從過去的接觸政策,到現在的針鋒相對。在所有領域,只要能競爭就都要競爭。」

李恆青認為,從這個角度看,這個報告一定會影響到歐盟和其他的盟友,包括日本、韓國。這個立場是非常重要的,原來說要模糊的立場,那盟友就不跟著你幹了。美國立場非常鮮明,那就會把這個信息傳達給盟友們,而且傳達給世界。

他同時提醒,民主國家能頂住壓力,堅持原則,是對國際社會、也是對各國政治家和民眾的一個基本考驗。

李恆青指出,美國一直在強調警惕「一帶一路」債務陷阱,但美國和西方國家過去很少有對不發達地區進行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計劃。但是這一次G20峰會的時候就已經提出了相應的計劃,包括太平洋海底通訊電纜的建設,而且這些計劃都是把中國(中共)排除之外,不讓中共參與。

「因為中共一參與又會出現腐敗輸出,中共把腐敗現在輸出到世界各國,它通過行賄然後拿到項目,這些項目都一個一個反噬回中國了。比如像印尼的雅萬高鐵,抗震性等質量問題一直受到質疑。」他說。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他基本同意麥考爾議員的看法,對中共在整個全球的滲透,各個方面都是需要全球加緊合作,這是個時間非常緊迫的事情。

陳奎德認為,最近幾年,包括川普總統時期都對「一帶一路」有了相當高的警惕,而且做出了措施進行遏制。所以「一帶一路」的很多部分實際上已經開始殘缺,有些國家開始抵制,或者有些國家根本就不還債等等。就是說它的推行現在已經遭遇了相當大的困難。包括最近拜登政府關於晶片的法案,對中國大陸進口晶片的管制,都是對這個計劃實施了關鍵性的打擊。

追責中共改變局面

在追責方面,李恆青認為,要一個一個的案子做,現在「一帶一路」面臨的債務陷阱就是非常明確的一個案子。「這個債務陷阱給這些一帶一路的簽約國帶來了多嚴重的問題?如何追究?這一定要有國際社會的合作。不能讓這些製造債務陷阱的壞的國家,還能大行其道。」

「就是要一個案例一個案例最後把它做清楚,我們的任務就是把這些案例變成中文,讓中國人民看得到,它們的倒行逆施,不僅害了這個國家,而且也害了中國老百姓。」他說。

陳奎德也認為,對中共制裁的方式有很多,現在最抓緊的就是摧毀中共的封鎖。中共的種種惡行都是對中國人進行洗腦和封鎖信息而造成的。美國和西方國家只要傾注了足夠的精力、金錢和政策傾斜,是可以做到的。這是最關鍵的,如果在這一點上把它放開的話,整個局面就會大幅改變。

「現在中國老百姓都要反了,包括富士康事件,有些人拼命要出來了,有非常簡陋的武器都要和中共的軍警對抗了。所以說他們已經覺得忍無可忍,如果有信息傳遞進去的話,對於整個中國局勢的變化是非常重大的。」他說。

陳奎德還表示,針對中共,有幾件大事必須要做。新冠疫情三年了,現在中國成了全世界的孤島,唯一實行它所謂的「清零政策」,影響的不光是對中國人基本的自由,對健康、安全的戕害,同時也對全世界的經濟活動都有相當大的威脅,所以這個問題要加緊關注並施加壓力。

「連帶著,中共在這次新冠大流行在全球的責任問題,現在必須提出討論了。另外還要加緊對病毒溯源的調查,這場對全世界影響如此重大的全球大瘟疫,現在必須要提出問責,這是最重要的。」他說。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27/1834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