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人心喪盡 中共被歷史淘汰是必然

作者:

2022年11月28日,北京民眾走上街頭,進行抗議。

今年2月初,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一篇評論文章又見一個這幾年中頻頻出現的字眼:驚濤駭浪。在過去幾年,習近平曾多次提到。而黨媒再次提及,透露了中共當局現在所面臨的風險,那就是國際形勢波譎雲詭,周邊環境複雜敏感,改革發展穩定任務艱巨繁重。未來仍將面臨「可以預料和難以預料的各種風險挑戰,既有國內的也有國際的,既有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領域的也有來自自然界的,既有傳統的也有非傳統的」。

果不其然,中共二十大高層博弈以令人瞠目結舌的結果落幕後,北京當局猝不及防地迎來了過去二十多年少見的民間的抗議,從鄭州到廣州,從烏魯木齊上海,從北京到武漢,從工廠到高校,從網絡到街頭,抗議之聲不絕於耳。這是因為疫情封鎖導致本已不堪的國內經濟,更是一落千丈,哀嚎一片,社會不滿之聲是從上到下,遍布所有階層。

「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已成為越來越多中國人的共識,在上海,民眾甚至還喊出了「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等讓中南海震撼的口號。

這樣的憤怒毫無疑問是在中共政權的逼迫下,一點點積累起來的。正如去年清華許章潤教授在《憤怒的人們已不再恐懼》一文中所預言的那樣,「生計多艱、歷經憂患的億萬民眾,多少年裡被折騰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我們人民』,早已不再相信權力的神話……尤其是經此大疫,人民怒了,不幹了。他們目睹了欺瞞疫情不顧生民安危的刻薄寡恩,他們身受著為了歌舞昇平而視民眾為芻狗的深重代價,他們更親歷了無數生命在分分鐘倒下,卻還在封號鉗口、開發感動、歌功頌德的無恥荒唐。一句話,『我不相信』,老子不幹了……人心喪盡之際,便是末日到來之時!」

此時的中共無疑是人心喪盡。曾經,國人在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還曾對其寄予希望,期待著習近平在拿下江派大量高官後,直搗黃龍的大變局之舉,但最高層短暫的「人和」隨著中共十九大推出新思想等倒退之舉,而就此徹底喪失。此後,當局在中美貿易、對內經濟等方面的舉措失當,對維權律師、上訪人士、法輪功學員、新疆的持續迫害,以及假疫苗等惡性事件的曝光,都讓當局失去了更多的民心。

2020年疫情爆發後,當局從對民眾的隱瞞病毒和疫情真相,到極端的封控措施和變態的「動態清零」,以及由此引發的一個個次生災難,讓人民徹底認清了中共所謂的「人民至上」是徹頭徹尾的謊言。中共的謊言已無人相信,中共已是完完全全失去了民心。

而在中共黨內,伴隨著大量官員落馬的是現當局不斷強調官員的忠誠,二十大前後都是如此,這說明黨內不忠於習、不忠於中共的人實在太多,尤其是中共前黨魁胡錦濤在二十大閉幕式上被強行架走那一幕,以及「習家軍」獨大,更加劇了中共黨政軍各級官員內心的不滿,而這是習當局根本無法甄別的。這也意味著,習的政令能否被切實有效的執行是個大問題,而一旦中共垮台,大概率也沒有多少人會挺身而出,捍衛習政權,這其中極有可能也包括其所信任的官員。

失去了民心、黨心的中共,也早已失去了「天心」。2002年貴州「中國共產黨亡」的天然藏字石的橫空出世,以及迄今為止四億多人的三退之舉,就是明證。

失去民心天心的中共焉能不亡?這樣的中共被歷史淘汰是必然。習近平早在2016年7月的一次講話中就這樣說過:「如果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黨內突出問題得不到解決,那我們黨遲早會失去執政資格,不可避免被歷史淘汰。」其一語正在成讖。

很明顯,當下的中共不僅只是陷入疫情管控放開與動態清零一個困境,還有其他困境,包括:經濟發展與疫情管控的困境;繼續改革開放還是實行計劃經濟的困境;推行法治還是繼續人治的困境;融入世界還是與世界漸行漸遠,只與朝鮮、伊朗俄羅斯等專制國家為伍的困境;打還是不打台灣的困境。

幾大困境交織在一起,環環相扣,讓中共當局顧此失彼,比如疫情管控放開後,很多人依舊找不到工作,因為太多的民營企業垮了,太多的企業家跑了,找不到工作,還不了房貸車貸的老百姓怎麼辦?比如要吸引企業家回歸和外資,就必須取消公私合營,取消已經壯大的供銷社,打開國門,恢復市場活力。比如要融入國際社會,就要推行民主法治。

簡言之,解決上述困境的唯一的一條路就是結束一黨專政,實現真正的政治體制上的變革。因為只有在新的民主體制下,才可能解決經濟的轉型問題,才能實現社會的進步和公平正義,才能融入世界主流。對此,中共在1946年5月17日《新華日報》的社論「誰使中國不安定」中曾高喊「廢止國民黨的一黨專政」,那麼,今天的中國人同樣要高聲喊:廢止中共的一黨專政!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130/1836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