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伊朗軍方遭控「開槍瞄準女示威者性器官」

伊朗「頭巾革命」日趨動盪。英媒近日報導,伊朗軍方為鎮壓抗爭,「差別化攻擊」女性示威者,故意朝她們的臉、胸部及下體開槍。「我治療了一名20歲出頭的婦女,她的生殖器被2顆子彈打中,另有10顆子彈卡在她的大腿內側。這10顆子彈很容易取出,但那2顆子彈卻是挑戰,因為它們卡在她的尿道和陰道口之間。」一名來自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Esfahan)的醫生向英國《衛報》透露,傷者告訴他,自己在抗爭時遭到約10名安全部隊人員團團包圍,並朝著她的生殖器和大腿開槍。

伊朗「頭巾革命」日趨動盪。英媒近日報導,伊朗軍方為鎮壓抗爭,「差別化攻擊」女性示威者,故意朝她們的臉、胸部及下體開槍。日前,《時代雜誌》剛剛將「年度英雄」頒給了伊朗女性,不斷上街抗命的她們正面臨更多風險。

伊朗軍方遭控「開槍瞄準女示威者性器官」

伊朗女性是這場抗爭的主力,「女性、生命、自由」是其主軸口號。

伊朗「頭巾革命」延燒至今將近3個月,英國《衛報》周四(12月8日)報導,根據它們對伊朗全國10名專業醫護人員的採訪,在這場以女性為主體的全國示威活動中,伊朗安全部隊以霰彈槍刻意朝女性示威者的臉部、胸部和性器官開槍。

「我治療了一名20歲出頭的婦女,她的生殖器被2顆子彈打中,另有10顆子彈卡在她的大腿內側。這10顆子彈很容易取出,但那2顆子彈卻是挑戰,因為它們卡在她的尿道和陰道口之間。」一名來自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Esfahan)的醫生向英國《衛報》透露,傷者告訴他,自己在抗爭時遭到約10名安全部隊人員團團包圍,並朝著她的生殖器和大腿開槍。

受訪的多名醫護人員向該報表示,他們發現伊朗女性示威者的傷口與男性往往不同,男性示威者通常中彈部位多為腿部、臀部和背部。

來自伊斯法罕省的該名醫生認為,當局差別攻擊男性和女性示威者,是「因為他們想摧毀這些女性的美麗。」另一名來自德黑蘭鄰近城市卡拉吉(Karaj)的醫生則說,軍方「向女性的臉部和身體私密部位射擊,是因為他們有自卑感。他們想通過傷害這些年輕人,來擺脫他們的性情結。」

伊朗軍方遭控「開槍瞄準女示威者性器官」

聯合國機構指出,伊朗抗議至今,已有至少300多人在鎮壓行動中喪生。

受訪醫護人員警告,這些傷害可能會給數百名伊朗年輕人帶來永久性傷害,並表示除了上述身體部位,包含女性、男性和兒童在內,眼睛中彈的情況也特別普遍。

由於擔心遭到當局捕抓、報復,受訪醫護人員通常秘密治療示威者,也不願透露真實姓名。

針對醫護人員的指控,《衛報》向伊朗外交部提出置評請求,但尚未收到回應。

「年度英雄」

伊朗女性是伊朗「頭巾革命」的抗爭主力。今年9月,22歲女子阿米尼疑因「佩戴頭巾不合規範」遭伊朗「道德警察」逮捕,後在拘留期間死於獄中。阿米尼之死很快引發了伊朗的全國性示威活動,被視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1979年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

12月8日,《時代雜誌》將「2022年度英雄」頒給了伊朗女性。《時代雜誌》專欄作家莫阿維尼(Azadeh Moaveni)表示,伊朗年輕女性如今走上街頭,是因為她們渴望著那些再自然不過的「常態」——「大學和出國旅行、體面的工作、法治、走入蘋果商店、在政治中發揮重要作用、擁有說話與穿衣自由。」

「伊朗正在發生的事情可能看起來很熟悉,但它是不同的。因為今時今日,『女性、生命、自由』的口號,承載著全社會各種不滿的女權主義反抗。」莫阿維尼指出,伊朗女性掀起的「頭巾革命」不只在動搖伊朗,更震撼了鄰國,包含在對女性施暴情況很普遍的伊拉克和阿富汗,也有民眾聲援伊朗。

「情況將變得更糟」

根據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伊朗「頭巾革命」自9月爆發至今,已有至少300多人在鎮壓行動中喪生,其中包括40多名兒童。有人權組織表示,約1.8萬名示威者被捕,其中至少11人被判處「向真主宣戰罪」(war against God)。

12月8日,伊朗官方宣布處決示威者沙卡里(Mohsen Shekari),這是抗議活動爆發以來,外界已知的首位被處決示威者。伊朗司法機構稱,沙卡里「蓄意殺人,製造恐怖,擾亂社會秩序」,判處「向真主宣戰罪」。

「情況將變得更糟,因為悲憤正在激勵被殺示威者的家人、朋友和熟人。」26歲的伊朗示威學生阿里雷扎(Alireza)告訴德國之聲,在沙卡里遭到處決後,抗議與鎮壓可能變得更加動盪。

「便衣安全部隊正在城市各處進行檢查,包括在大學裡。」阿里雷扎向德國之聲表示:「我不知道他們會不遺餘力地監視我們多久,但抗議浪潮又回來了。現在我們在大學裡罷課、不上課,很多人都在這樣做。這就是為什麼許多課程都被取消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2/1212/184088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