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春晚神秘角色被抓拍!網怒:滿堂戲子著錦袍 半壁江山屍煙飄

—網民斥春晚:滿堂戲子著錦袍 半壁江山屍煙飄

有人發現,春晚現場有專人在指揮、調控現在氣氛。 法律顧問團合伙人楊占青在推特發視頻說,「氣氛指揮人員第一次被曝光。」有網友跟帖說,「一直都有這樣的人,記得1999年,參加四川電視台的綜藝大世界現場演播,20:00開始的節目,16:00就要求進場落座,開始講節目規定,其中就有跟著引領人員拍手、叫喊、站起、落座。我頓時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後來再也不去參加這種集會了。」

在瘟疫吞噬大量生命之際,中共一邊極力掩蓋真相,一邊喜氣洋洋慶新年。網民紛紛吐槽,與往年的奚落、譏諷不同,今年多了幾分沉痛控訴與悲憤抗議。(網絡截圖)

在瘟疫吞噬大量生命之際,中共一邊極力掩蓋真相,一邊喜氣洋洋慶新年。網民紛紛吐槽,與往年的奚落、譏諷不同,今年多了些沉痛控訴與悲憤抗議。

此外,春晚節目還被爆涉嫌抄襲;小品涉嫌為中共高層洗地,讓基層官員背鍋;以針砭時弊為依託的相聲,卻因空洞無物,不得不與魔術拼湊節目。網友質疑,明年春晚或許沒有相聲了。

滿堂戲子著錦袍 半壁江山屍煙飄

中國新年前,疫情席捲全國,醫院爆滿,殯儀館屍體橫陳。與此同時,中共喜慶新年,央視大辦春晚,遭網民痛斥、吐槽

中國作家高伐林發推文說,「春晚還沒結束,吐槽春晚照例就已掀起高潮。不過與往年吐槽多是奚落、譏諷不同,今年網民多是沉痛的控訴和憤怒的抗議。對春晚的炮火,也不再集中在節目弱智、虛假、浪費巨額民脂民膏來粉飾現實、欺騙民眾上。轉而集中到何方呢?下面的詩可見一斑。」

高伐林所指的詩為,「滿堂戲子著錦袍,半壁江山屍煙飄,熱舞一台千家血,小品幾段萬戶膏,人淚落時天淚落,歌聲高處哭聲高,粉墨胭脂齊爭寵,恬不知恥唱今宵,為得天下傾身許,問鼎中原各不饒,斷民血脈毀宗祠,塗墨舊竹粉新朝,千萬餓魂隨風葬,百萬水屍無人曉,碾碎學子衷直事,斬破勇者踏浪潮,風雪震疫皆無慮,一心只憂血色凋。」

微博認證為「原創視頻博主」的「我叫孫火旺」大年初一(1月22日)發出一段視頻嘲諷說,「我來夸一下今年春晚!」

視頻一開頭,視頻錄製者問,「火旺,今年的春晚你看了嗎?」孫火旺答,「看了」,再問,「那你如何評價今年的春晚呢?」孫火旺做出一副吐痰的樣子,將口水吐在地上。

孫火旺接著調侃說,「這是做得最好的一屆春晚。尤其是語言類的節目,讓我大受震撼。就是感覺非常的賞心悅目,非常的別出心裁。……用幾個詞形容吧,就是『陣容』發聵,引人深思,演技精湛,驚世駭俗,非常好看。唯一的缺點就是現場的觀眾相比往屆的觀眾來說,水平有所下降。該笑的時候不知道笑,該哭的時候不知道哭。有的觀眾在現場甚至還戴著耳機,還有皺眉頭翻白眼的。紀律性很差。可以說這是我見過的最差的一屆觀眾,非常不配合演員的演出。」

西門哥哥的朋友評價說,「前面的一口痰是精髓,然後可以欣賞火旺的演技了……」;漢啊唐啊說,「今年春晚能做到在節目之外帶給觀眾歡樂,我覺得是非常難得的一場晚會。」

此外,有人發現,春晚現場有專人在指揮、調控現在氣氛。

法律顧問團合伙人楊占青在推特發視頻說,「氣氛指揮人員第一次被曝光。」有網友跟帖說,「一直都有這樣的人,記得1999年,參加四川電視台的綜藝大世界現場演播,20:00開始的節目,16:00就要求進場落座,開始講節目規定,其中就有跟著引領人員拍手、叫喊、站起、落座。我頓時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後來再也不去參加這種集會了。」

小品《坑》轉嫁矛盾 讓基層幹部背鍋?

春晚意外頻出,其中沈騰、馬麗等主演的小品《坑》節目時長不僅縮短2分多鐘,導致直播所有的應急預案都啟動,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共中紀委連夜(22日凌晨2時許)刊發「不能讓躺平式幹部再坑人」的文章,為中共高層洗地。

喜劇演員沈騰在《坑》中刻畫了一位「不擔當不作為、不肯干也不敢幹、捲起袖子在一邊看」的中共「躺平式幹部」郝主任,這一人物在工作中「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面對領導和面對百姓時採取截然不同的態度。

中紀委文章大批「躺平式幹部」的社會危害是「貽誤的是國家事業發展,損害的是民生福祉,且傷了百姓的心」,要「堅決對『躺平者』說不」,避免「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錯誤觀念大行其道,卻對網民提出,為何避而不深究出現「躺平式幹部」的原因。

推特帳號為「豆瓣鵝組日報」的網友說,「春晚剛批評了『躺平式幹部』,中紀委就立馬跟進了,這當然不是心血來潮——在倒行逆施天怒人怨的大背景下,習包子顯然是想轉移矛盾,貪官、境外勢力都用了十年,民眾已經審美疲勞了,這時,基層幹部就成了新的背鍋俠,恰好清零這幾年底層干群矛盾突出。但,習似乎忘了,如沒有這些人支持,你如何控制基層?」

網友「文揚四海」也發推說,「中共春晚沈騰的小品《坑》,目的是要轉嫁所有矛盾讓基層幹部背鍋。中共才是最坑人的那個戲精,基層幹部們還要繼續為這邪惡體制賣命嗎?」

多首歌曲被揭涉嫌抄襲

春晚開場曲《花開種花家》,被揭露抄襲日本動漫歌曲。不少網民表示,聽完覺得耳熟,發現旋律竟與日本知名動漫遊戲《超異域公主連結》支線劇情的片尾曲《Peaceful》雷同。

自媒體評論員唐浩發推文說,「中共『假大空』的DNA再次向全世界曝光。中共在外交上用狂妄的語氣攻擊日本等外國,在『春晚』里卻又悄悄地抄襲日本歌曲,自欺自娛。」

除了開場歌曲涉嫌抄襲外,還有網民分享視頻稱,歌曲《當神獸遇到神獸》,也存在抄襲日本作曲家Mitchie M的歌曲《FREELY TOMORROW》的嫌疑,兩首歌曲調高度雷同。

此外,歌曲《早安陽光》也被揭涉嫌抄襲,這首歌把《早安隆回》歌曲改動歌詞後演唱。而《早安隆回》被指抄襲《夜空中最亮的星》《花兒與少年》《請把我的歌帶回你的家》三首歌曲。

不針砭時弊 不碰敏感問題 相聲或成絕唱

微信公眾號「基本常識」除夕夜發出一篇題為「僅有半個節目!這可能是相聲的最後一屆春晚了」的文章,結果遭刪除。

文章說,相聲只剩半個節目的份額了,已經淪落到必須跟魔術拼桌才能上春晚的程度,明年估計就沒有相聲什麼事兒啦……

起源於天橋賣藝和沿街乞討的相聲,最早吸引觀眾靠的就是收集八方奇聞異事編成段子、散布消息。在沒有大眾媒體的年代,相聲發揮著傳播時事和民間觀點表達的作用,讓平民百姓老少爺們兒聽個樂呵,也有個共鳴。

文章說,除了內容不夠新的問題,相聲沒落更重要的原因是觀點不夠辣。

相聲不再好笑不僅因為不敢針砭時弊,不敢觸碰時政議題,當相聲演員們連相對沒那麼敏感的社會問題都很少再碰了,相聲少了諷刺,只能依靠捧哏逗哏互黑來強要掌聲,就註定了窮途末路的結局。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記者夏松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24/1858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