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海軍懸了! 「菜鳥」難變「老鳥」

作者:
中共海軍的實力,不能用軍艦數量來衡量,也不能單純用軍艦噸位的大小來判斷,更不能用遠洋海軍國家那種成熟海軍的水準來衡量。因為,中共海軍仍然是一隻「菜鳥」,而且短時間內也不會變成合格的「老鳥」。「菜鳥」如果上陣犯台,那大家可以想見,有時候可能中共軍艦不是被擊沉的,而是發生故障、無力排除而退出作戰。更何況,在激烈的海戰中,要求艦長每一秒鐘都要在複雜的戰況中做出正確及時的決定,那些從來不懂真實海戰的艦長和官兵們,又如何避免覆滅的命運呢?

海軍作戰與陸軍有何不同?

海軍與陸軍有兩大不同。其一是,單兵功能以及作戰模式不一樣。陸軍雖然以班、排、連為單位組織戰鬥,但士兵射擊的動作是一樣的;有一個人的槍發生故障,或者射擊精度太差,不致於影響到戰場態勢。而海軍則完全不是這樣,軍艦上一個崗位一個人,每個人的任務不同,而每個崗位都很重要。如果有艦員的訓練不合格,軍艦可能就開不動,或者艦上的火力就不能正常發揮;而更危險的是,軍艦上任何一個部門的操作失誤,都會成為整艘軍艦的災難。

其二,陸軍是在固定戰位上射擊固定或移動目標,相對比較容易;而海軍則永遠是360度全方位地應對三維空間的移動目標。軍艦在作戰中,要同時應付空中、水面和水下隨時可能的襲擊,為此,艦隻必須始終保持高速機動(轉向),而對方艦隻也是如此;這樣,軍艦在快速移動中打擊對方的快速移動目標,對射擊瞄準、雙方艦位相對變化的計算,難度非常高。

所以,軍艦上的各部門,比如航海、輪機、火炮操作、飛彈操作、通訊、電子指揮中心、搶險等各個部門,各自職能完全不同,專業分工非常細,技能要求非常高。許多關鍵部門的水兵必須非常熟悉自己的職責,並且經過不同戰鬥狀況下應對難題的訓練;否則,軍艦開出軍港後,就無法履行艦隊下達的演習和作戰任務。

由此可見,軍艦的運轉,要靠全體艦員作為一個完整的集體來支撐;軍艦上的任何部門運作不力,都會影響到整艘軍艦的功能。日本聯合艦隊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於美國阿拉斯加州西面的阿留申群島海戰中,那智號重型巡洋艦因中彈起火,輪機部門有艦員操作時拉錯一個電閘,造成軍艦火炮系統斷電,全部艦炮因此失去了瞄準能力,軍艦瞬間就變成了戰場上只能挨打的靶子。更悲慘的情形是,在聯合艦隊的馬里亞納海戰中,旗艦大風號裝甲航母被潛艇的魚雷擊中,本不致命,但搶險部門的軍官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導致艦體內蒸發中的燃油揮發氣體密度過高,發生艦體大爆炸,於是全艦快速沉沒。

「山東號」航母面臨訓練難題?

對海軍來說,官兵訓練不足,是整艘軍艦、乃至整個艦隊生死存亡的問題。任何國家的海軍艦員,對有能力、經驗豐富的艦長,都非常敬重,因為那是作戰勝利和軍艦安全的保障;反過來,能力不足、經常犯錯的艦長,就很難取得艦上官兵的信任,而艦長的訓練不足,更是全艦官兵的災難,在戰時尤其如此。

前面提到的海南艦艦長閭勇軍剛開始訓練本艦的艦員,才1年多時間,僅僅摸出了一點門道,就在2021年4月被調去擔任中共第二艘航母山東號副艦長。這個調令說明,中國海軍的航母,也同樣確少合格的艦長、副艦長級別的高級指揮官。

山東號航母的艦長來奕軍原來是東海艦隊護衛艦大隊長,不懂航母作戰。此人雖然可能接受過擔任航母艦長的培訓,但對航母官兵的訓練可能不在行,因此就調兩棲攻擊艦海南艦長去擔任中共第一艘作戰航母的副艦長。顯然,中共不但缺乏有經驗的艦員,也缺少有經驗的艦長。然而,閭勇軍只有訓練艦員的經驗,同樣也不懂航母作戰。因此,航母山東號的正副艦長都是作戰外行;而航母的各級官兵也同樣對航母作戰一無所知。

最近中國官媒又披露了一個艦長不合格的問題,即海軍的護衛艦也出現了「裝備等人才」這樣的問題。其主要原因是,艦長的訓練難以完成;而艦長之所以訓練不足,又是由於護衛艦艦員的訓練程度太低,結果一些艦長沒辦法指揮自己的軍艦完成正常的出海訓練任務。為了讓護衛艦艦長們有機會得到指揮能力的初步訓練和體驗,只好採用「借艦訓艦長」的辦法;讓那些自己的軍艦不能有效執行任務的艦長,跟隨別的可以執行任務的軍艦出海,輪番得到指揮方面的基本訓練,好讓這些菜鳥艦長不致於太無知無能。

以上狀況說明,中共海軍的實力,不能用軍艦數量來衡量,也不能單純用軍艦噸位的大小來判斷,更不能用遠洋海軍國家那種成熟海軍的水準來衡量。因為,中共海軍仍然是一隻「菜鳥」,而且短時間內也不會變成合格的「老鳥」。「菜鳥」如果上陣犯台,那大家可以想見,有時候可能中共軍艦不是被擊沉的,而是發生故障、無力排除而退出作戰。更何況,在激烈的海戰中,要求艦長每一秒鐘都要在複雜的戰況中做出正確及時的決定,那些從來不懂真實海戰的艦長和官兵們,又如何避免覆滅的命運呢?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125/1859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