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宋國誠: 中南海正走向自毀之路

在第一顆中共「間諜氣球」侵入美國領空並被擊落之後,2月10日美國空軍在阿拉斯加海岸再度擊落第二顆「不明飛行體」。才事隔一天,美國空軍又在加拿大育空地區(Yukon territory)上空擊落第三顆「高空物體」,再隔一天(2月12日),美軍又再美加邊境的休倫湖(Lake Huron)上空,擊落第四顆不明飛行物體。儘管白宮國安會發言人約翰.科比並未說明此一不明飛行體來自何方?但明眼人皆知,這一連串周遊列國的間諜氣球,若非來自「某一間諜大國」,難道來自「外星帝國」?

圖為一架 E/A-18G戰機從南海尼米茲號航空母艦的駕駛艙起飛。

中共國間諜氣球──美國這次真的生氣了

過去人們形容美中關係的惡化路徑,有以「螺旋式下降」或「合作-競爭-對抗」三段演進來形容,這叫做「慢性病」;然而,現在的美中關係叫做「墜機」-失速落海;換言之,美軍現在進行打撈氣球,就是美中關係最好的寫照-一片殘骸!

對於間諜氣球入侵領空,美國這次真的生氣了!即使拜登宣稱氣球事件不算重大國安漏洞,不會削弱美中關係,美國並不尋求衝突;美國財政部長葉倫在氣球事件之後,仍然表示自己希望訪問中共國;美蘇冷戰時期的「低盪」(détente)政策,證明了在與敵人談判的同時試圖瓦解對方,兩者並無矛盾。外交辭令與戰略對策本是兩套戲碼,外交失睦與主權侵犯也不可同日而語。實際上,美中之間已在重新建構彼此的戰略框架;一方面,中共國抱持「社會主義亡美之心不死」,以威脅恐嚇美國為榮耀,美國則決心「極限馴服」中共國這匹桀傲不遜、嗜血成性的野狼。

中共的「三個野心」

第一,全面監視

作為一個偷窺成性、竊取成習的「間諜大國」,中共的間諜氣球絕對不止一顆,也絕不只是闖入美國,而是有如「滿天星」一般布滿全球。實際上,被國國防部稱為「平滑層艦隊」的中共間諜氣球,已經盤旋在全球五大洲上空,它不只是在監控美國,更是監控全世界。

一顆間諜氣球橫越美國,目的是對美軍的基地部署、日常通訊、武器運補、人員流動等等,進行籠罩式、全覆蓋、長時段、干擾式的監視。這種監視不是一般意義的情報搜集,而是「山雨欲來風滿樓」。換言之,這是中共釋出的「戰爭訊號」,一種對美決戰之前的前置作業,也就是從實力競爭走向戰爭對抗。

第二,全面改造

從戰狼外交到氣球入侵,中共已把美國本土設想為攻擊目標,不只屈就於美國的「競爭對手」,而是敵人。這已表明中共不再承受區域安全框架(如「印太框架」、「美日安保」、「北約組織」)的規範與約束,也不再容忍當今「無中共國參與、非中共國主導」的國際體系。在中共看來,既有的國際體系是一種「西方中心主義」的排他性框架,體現並維繫著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既得利益,不僅阻卻中共國的擴張與發展,也妨礙中共國對國際體系的主導與控制。

北京而言,美國在亞洲的軍事存在和國際事務的「長臂管轄」,是中共國長期生存與國家利益的緊符咒;中共認為,美國所宣稱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實際上只是「美國秩序」,本質上是一種由美國領導的國際抗中聯盟,換言之,如果不全面而徹底的改造這一個西方宰制下的「反中體制」,進而以「北京模式」取代「華盛頓模式」,中共國將永遠只是一個「吳下阿蒙」,習近平的「中共國夢」將只是一場白日夢。李光耀說過:「中共國堅持以『中共國身份』被尊重,而不是成為西方社會的『榮譽會員』」。

第三,全面作戰

國家之間最頂級的對抗就是戰爭。歷史中各種戰爭的規律顯示,在戰爭啟動之前,情報戰總是提前出發。中共國間諜氣球之所以盤旋在美國蒙大拿州上空,就是為了刺探美國洲際飛彈基地的「日常動態」,藉以判斷和評估美國的「末日反擊能力」(strike back before doomsday);此一動機,確實非同小可。

實際上,儘管自認實力依然存有差距,中共國已經認定「美中終須一戰」,並且相信可以依靠「超限/非規範性」的另類作戰方式取得勝利。如果中共國已經進入探測和分析美國最後反擊能力的階段,這就意味中共國已經完成(美國)最後反擊之前的作戰計劃和方案。簡單地說,無論是出自幻想或誤判,中共國已經做好與美國「末日決戰」的準備。

美國的「三個全面」

一顆間諜氣球使美國驚醒,中共國對美國的侵略野心遠遠超出美國的想像,由此進一步使美國反思:現有的對中戰略是否已經不合時宜?美國所面對的中共國威脅已從「競爭風險」上升至「國土安全」。換言之,一顆間諜氣球可能預告「二次911恐怖攻擊」的來臨。面對「主權戰爭」──類似於二戰期間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必須重建對中戰略的規格與層級,也就是進入「高階戰略對抗」的新階段。

間諜氣球事件之後,一份《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2月9日公布最新民調顯示,有48%的美國民眾將中共國定位為「敵國」(enemy),並且認為中共國可能在未來5年內與美國開戰。調查發現,只有11%的受訪者將中共國視為「盟友」(ally),36%的受訪者認為中共國介於「敵友之間」(somewhere in between),有高達66%的共和黨人和46%的中間選民,將中共國視為「敵國」。

第一,全面遏制

從戰略對決的角度來看,一般處於弱勢的國家對付強勢國家,採取的是所謂「不對稱作戰」;面對中共國採取「中階-低價/不對稱戰略」,或者稱為「平流層球海戰術」,一種灰色混和作戰策略,美國將反向進行「反不對稱戰略」(anti-asymmetric warfare)的建構,重建一種「高空嚇阻/太空制霸」的反制戰略,也就是進一步升高軍事科技手段,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方式,以「更高階」的科技來克服中共國的高科技。

美國已決定對6家涉及間諜氣球的中共國企業進行「黑名單制裁」

第二,全面脫鉤

美國已決定對6家涉及間諜氣球的中共國企業進行「黑名單制裁」,但這只是第一步。美國勢必在現有的制裁機制上,從項目、範圍、力度等方面,對中共國進行「極限卡脖子」。我曾提出美國對中戰略的主軸之一,稱為「慢死」策略,如今美國將採取「加速慢死」的策略,也就是一種「經濟放血」-切斷中共國經濟血液的補充與循環,加緊「勒死中共國」。特別是封鎖中共國的軍事科技輸入(例如氦氣出口),封鎖美國資本對中共國的投資,並在超越經濟脫鉤的層面上,對中共國進行「准經濟斷交狀態」。

除此之外,美國將通過各種鼓勵措施,扶植「中共國第二」,也就是扶持東南亞國家,包括印度、泰國、越南、印尼、菲律賓等國家,取代中共國在全球製造業供應鏈的主導地位;換言之,改變過去的「中共國製造」成為「東南亞製造」,剷除中共國作為「世界工廠」的地位,也就是從根拔除長期以來「中共國崛起」的條件與優勢。

第三,全面壓迫

美國正在通過前沿部署,重建第一島鏈的戰略缺口,特別是中共國衝出第一島鏈的必經之路-宮古海峽與巴士海峽。最近,美國協助日本在南島地區進行長程飛彈的布署,藉以遏制宮古海峽;增加在菲律賓的4個軍事基地(呂宋島和巴拉望島),就近掌握巴士海峽;美國更開闢關島第二個海軍陸戰隊基地(Camp Blaz),以及加強美日韓三國的軍事合作等等,都是在推進對中共國海岸的「近距圍堵」,解決過去存在的「殘忍距離」(tyranny of distance)-因為美軍基地的分散而導致延遲支援台海作戰所造成的失利;換言之,美國準備將中共國的軍事行動切割成東海、台海、南海三個殘破區塊,切斷中共國的後勤聯繫和分散戰力,將中共國軍力「圈限」於第一島鏈之內,以迫使中共國選擇退守和戰略收縮。

中共國走向自毀之路

對於中共國的「主權侵略」,美國絕不會善罷干休,否則,美國的國家利益何在?美國世界超強的地位豈非浪得虛名?間諜氣球事件證明,中共已陷入一種「自欺牢籠」與「自我綁架」的困境之中,也就是欺人之後竟相信了自己編織的欺人之言,相信中共國可以戰勝美國!面對中共國的「三個野心」以及對美國膽大妄為的本土入侵,美國必將以「三個全面」極力絞殺中共國。從此以後,西方世界將與中共國恩斷情絕,世界將分裂成兩國「平行世界」。對於羽翼未豐就想雄鷹世界的中共國來說,必將走向自毀之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宋國誠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215/1867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