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大劫前冥府造冊 是否真的在劫難逃

作者:

東西方文化,信仰雖有別,語言雖不同,當面對瘟疫浩劫,人的手段、措施無能為力時,殘酷的現實迫使人們轉變觀念,將拯救的希望轉向神。(王嘉益/大紀元

中國民間常說:「死生有數,福禍有命。」一個人從一出生,他的名字就被登記在生死簿上,呱呱落地後按照既定的命運一步一趨,直到步入下一個輪迴。古籍記載,每當人間出現大劫難之前,冥府會提前數年造冊,登記應劫之人的姓名。不過人們也常說:「上天有好生之德。」身陷劫運的人看似在劫難逃,但上天也會看人的心念所動,對其網開一面。

川楚大劫冥府造冊

清朝時期,蔡必昌擔任四川重慶知府,此人雖在官場,卻有其特別之處,他說他可以進出陰司,知道冥府中的事。大學士傅恆的兒子福康安(諡號福文襄王)征討廓爾喀之時(1791年),蔡必昌去拜見福康安。

福康安問起出征的吉凶。蔡必昌說:「此次出征很快就會結束,因為冥府為此造冊僅僅幾個月;而此後不到數年,川楚間會發生大劫難,冥府為其造冊已長達數年,還沒有造完。」

福康安詢問川楚劫難冥府冊中都有哪些人名。蔡必昌說:「未來之事不可言,只依稀記得秋帆制府是冊中的首領。」蔡必昌所說的秋帆,指的是官員畢沅(1730年─1797年),字?蘅,號秋帆。

甲寅年(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黃曆七月十五日,洪太令慶祥把蔡必昌的這個預言告訴了其他人。當時楚中還沒有發生戰亂的跡象,聽到這個預言的人都以為蔡必昌是妄言吉凶。但是到了次年,也就是乾隆六十年(1795年),楚苗叛亂反清。嘉慶元年(1796年),川楚的白蓮教聚眾數十萬人興兵作亂。川楚教亂(1796年─1804年)持續了九年,終被清軍剿滅。畢沅率軍鎮壓白蓮教,於嘉慶二年(1797年)六月死在湖南辰州大營。

冥府造冊需要數月,甚至幾年。籍冊名單越長,也就意味著劫難越大,死亡人數越多。

有時由於死亡人數眾多,冥吏忙不過來,也會請人協助辦差。

冥府造冊忙請廉吏協助

查氏有南北二宗,北宗出了一個查謙,主政河南期間,懲治盜賊非常嚴厲。群盜稱他是「查一槍」,不敢輕易在其轄地為害作亂,所以他的轄境肅然清平。

查謙罷官後,僑居在濟寧。一天,他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兩位同僚來拜訪他。查謙忽然想起來,他們都已經過世了。他們說:「你也不會長住人世,並且日後與我們還要做同僚。」查謙就問為什麼。

那二人說:「我們在冥司管理文案,差事甚是繁忙冗雜。所以想請你來協助。」於是查謙問他們:「你們在冥司主要管理什麼工作?」他們說:「造冊。將人名登記在冊就有數百萬人,並且時間很緊迫,所以工作得非常辛苦。」

次年正月,查謙去世了。不久之後,鄭州河水決堤,洶湧的河水霎時席捲而來,淹死了很多人。此事發生光緒十三年(1887年)九月三十日,鄭州下汛十堡黃河決堤。根據保守估計,這次黃河決堤導致一百五十萬人罹難。當時僧人釋靜安寫了一首《鄭州河決歌》,表達心中的悲慟。所以時人推測,查謙所夢造冊之事,很可能指這件事。查謙生前居官廉正,判決公允,不枉判,不冤枉罪犯,所以民間有了這樣的傳說,他去世以後做了冥府神明,協助造冊。

在這兩則故事中,神明安排了人的命運,主宰了世人的生死福禍。在先民素樸的認知中神安排了一切,掌握著一切。在其它國家的記載中,當劫難降臨之際,有人將尋求解救的目光轉向了神。他們對神虔誠的心念為其打開了一扇生門。

瘟疫中印度古國祈求神

古印度時,曾出現過十六個強大的國家,憍薩羅國是其中之一。有一年,憍薩羅國爆發了大瘟疫。由於疫病大規模流行,很多人不幸染疫身亡。憍薩羅國人口急劇消減了一半。這場大疫持續了三年,國中上下沒有人能夠阻止瘟疫蔓延。

這三年中,為了阻擋瘟疫,憍薩羅國君臣以及百姓幾乎用盡了一切辦法,但都於事無補。於是,國王和大臣們商討對策,應當如何解除瘟疫。君臣共議的結果,他們將求助的目光轉向了神,向神發下誓願,懇祈十方世界之神明,能慈悲拯救憍薩羅國。

君臣的誓願和祈求得到了神的回應。不久之後,國王做了一個奇夢,有一尊神像周身放出金色的光芒,燦爛的佛光普照大地。那尊神像伸開手,撫摸著國王的頭頂說會守護憍薩羅王國。國王夢醒後,將夢境告知群臣。

於是憍薩羅國的群臣和百姓,建造了神像,虔心祈求神明幫助。在神的庇護下,瘟疫在憍薩羅國戛然消失了。此後一百年中,憍薩羅國都沒有再遭到瘟疫浩劫。

向神求禱免瘟疫兌現誓約數百年

在《歷劫的傳說向神求助生奇蹟》一文中,我們也曾經介紹過兩則西方故事。其中一則發生在德國。黑死病肆虐歐洲時,於1633年侵入了德國的一座村莊歐泊阿梅高,導致百姓大量死亡。面對黑死病,村民束手無策,他們萬分恐懼,向上帝祈禱和發誓,請求上帝憐惜他的子民,幫助村民度過災難。他們承諾,將會每十年上演一場《耶穌受難劇》,以感恩上帝的庇護,直至世界末日。

這道誓約,無疑是村民和神定下的契約。從他們發下誓約的時刻起,黑死病也隨之停止了攻擊,沒有再奪走村民的生命。當地村民於次年,首度上演了《耶穌受難劇》。從此,他們保持傳統至今,將近四百年。

不同的神造就了不同的人種,管理著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子民。東西方文化,信仰有別,語言不同,但當面對瘟疫浩劫,人的手段、措施無能為力時,殘酷的現實迫使人們不約而同地轉變觀念,將拯救的希望轉向神。看過《法老與眾神》的讀者可能還有印象,在鋪天蓋地的浩劫面前,真正阻擋災難的力量,源自神。當人能夠重新認識自我,正信諸神,在劫難中也會柳暗花明。

參考資料:

《清朝野史大觀》

《洞靈小志》卷四

《三寶感應要略錄》卷下

《清代名人軼事‧異征類》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309/1875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