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寧死不屈的烏克蘭烈士到底是誰?身份待確認

寧死不屈的烏克蘭烈士到底是誰?身份待確認

寧死不屈的烏克蘭戰俘(最左),身份還不清楚。原影片相當模糊,在經過AI程式優化後,還是無法確定,一種看法是沙杜拉(圖中),另一種看法是馬齊耶夫斯基(圖左),因為他生前的照片,右眉上有個貼布,與原影片的右眉似乎也有貼布相似。(圖/twitter)

一段從俄軍傳出的12秒短影片,介紹了烏克蘭寧死不屈的烈士。一名手無寸鐵的烏克蘭戰俘被俄羅斯人逼著要說違心之論,但他平靜地吸了一口煙,看著折磨他的人的臉,並說:「榮耀歸烏克蘭」 ,下一秒他被亂槍打死。英雄的身份還沒確認,有兩位烏軍士兵最可能,其中一位已經安葬,另一位的遺體還未歸還。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導,在影片引發熱議後,不少人懷疑真實性。不過這段視頻是俄羅斯士兵發布到 Telegram 上,顯然俄國並不認為槍殺戰俘是有罪的。

在烏克蘭境內,則引發了身份爭議,這位抵抗象徵意志的烈士究竟是誰?目前有兩個部隊、兩個家庭認為那位烈士是自己認識的親友,為解決爭端,烏克蘭軍事部門正在考慮開棺驗屍,至少其一士兵的遺體已被送回。

確定身份之所以重要,不僅僅是1枚死後的英勇勳章,還有烏克蘭各地的城市已經準備為他獻上紀念碑,或以他的名字為街道命名。最終的判定不會讓這名烈士起死回生,但他的名字將寫入烏克蘭歷史,雖死猶生。

烏克蘭軍方最初的判斷認為,這名士兵是第 30獨立機械化旅的季莫菲 M 沙杜拉(Tymofiy M Shadura),但他的目前仍屬作戰失蹤,在取回遺體之前,無法做出最終確認。據該旅的說法,沙杜拉是 2月3日在巴赫穆特(Bakhmut)附近失蹤,那裡激烈的壕溝戰已經持續了7個月,數千人喪生。

但另一種說法,來自烏克蘭媒體和網絡博主認為,被殺計程車兵是42歲的亞歷山大•伊果•馬齊耶夫斯基(Oleksandr Igorevich Matsievskyi),他是在去年11月被部署到巴赫穆特。

主張此說的烏克蘭記者尤里•布圖索夫 (Yuriy Butusov)提出的理由,是他有馬齊耶夫斯基被捕前1 天拍攝的照片,他的右眉上貼著一塊大貼布,而遇難者的右眉上也有類似的貼布。

只剩查驗遺體這個方法了,沙杜拉的遺體仍然下落不明,但馬齊耶夫斯基的遺體在1月份完成交換,並於 2月初歸還其家人,安葬於基輔東北部的尼任(Nizhyn)。現在他的墓已成為憑弔之地,每天都有數十名紀念者前來,為他的墳墓獻花。一個年輕人點燃了一支煙,放在墓碑邊上,仿佛要和馬齊耶夫斯基分享他沒有抽完的那一支煙。

戰爭開始的一年後,烏克蘭仍然需要英雄與榜樣,來鼓舞其隊計程車氣,以應對血腥和不確定的巴赫穆特戰役。這也是雙方都在爭取他的身份的主因。

目前,已經有各種紀念他的意見,尼任市市長柯杜拉(Oleksandr Kodola)說:「他是烏克蘭抗戰到底的另一個象徵,可以是一座紀念碑、雕像,或者用他的名字,重新命名一條街道。」

各種附加故事也在流傳,馬齊耶夫斯基的部隊說,士兵的母親與兒子都認出了馬齊耶夫斯基的,據說,他母親還接過他的電話,是在去年12月29日,當時他告訴母親:「媽媽,我永遠不會投降!」

目前尼任市已經準備開墳驗屍,不過從他陣亡到送回遺體,保存情況並不好,但是或許可以比對影片的情況,由法醫專家檢視他身上的槍傷情況。

另一個可能的身份,也就是原本烏總參認定的沙杜拉,現在他的家鄉小傑列維奇卡(Mala Derevychka),也把沙杜拉視為英雄,村裡的一位長者說,這名士兵已是烏克蘭的榮耀!

認識沙杜拉的人說,影片中的人不僅長得像他,而且抽菸的方式、舉止和站立的方式也很像。村長說,沙杜拉是一個大家庭中的長兄,他沒有結婚也沒有孩子,與家人同住,有5個兄弟和1個妹妹。他的妹妹歐莉亞(Olia)說:「我覺得那是我哥哥。如果不是他,那有沒有人幫我找到我哥?」

軍方的認定在在幾星期後公布。但對於許多烏克蘭人來說,結論並不重要,因為還有成千上萬的英雄、士兵或戰俘以同樣的勇氣面對死亡。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中時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313/1876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