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報告踢爆:COVID零號病人竟是石正麗得意門生

—報告:COVID零號病人是武漢實驗室胡犇等3人

胡犇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CCTV視頻截圖)

美國一份最新的報告說,有重要的新證據表明,SARS-CoV-2病毒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意外泄漏的,零號病人是武漢實驗室的胡犇、朱燕和於平(Yu Ping,音譯)。

6月14日,美國網絡平台Substack上的自媒體Public和Racket發表報導稱,經過多位美國政府官員的長期調查,第一批被SARS-CoV-2病毒感染的人,即「零號病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胡犇(Ben Hu)、朱燕(Yan Zhu)和於平(Yu Ping,音譯)。這些人都參與了這次大流行的製造、傳播和掩蓋。

報導說,在疫情爆發後三年多,世界各地的許多人已經放棄了查找SARS-CoV-2的起源。美國和其它國家的一些官員反覆暗示,揭示疫情起源是不可能的。「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前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福奇說。

然而現在,答案越來越觸手可及。美國政府內部的消息來源說,最早感染SARS-CoV-2的三個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胡犇等三人。他們都是武漢實驗室的成員。在2019年11月,他們就出現了類似的感染症狀,當時他們正在對SARS-CoV-2進行研究。

報導寫道,「因此,我們不僅知道武漢實驗室科學家在2019年11月患上類似COVID-19的疾病,而且還知道他們正在與SARS-CoV-2的近親合作,並通過插入功能獲得獨一無二的特徵。」

報導說,關於這三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科學家的身份,美國政府內部的消息源回答得非常確定。

「當一位消息人士被問及他們如何確定這三名武漢實驗室科學家的身份時,我們被告知,這是100%確定的。」

關於胡犇

「胡犇基本上是下一個石正麗」,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布羅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分子生物學家阿麗娜·陳(Alina Chan)說,「他是石正麗的得意門生。他一直在製造合成的SARS樣病毒,並在人源化小鼠中進行測試。如果我要猜測誰會做這種冒險的病毒研究,並最有可能意外感染,那就是他。」

石正麗被稱為「蝙蝠女」,她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領導病毒研究。

報導說,胡犇和於平(Ping Yu,音譯)研究了SARS-CoV-2所源自的類SARS病毒的新譜系,並在2019年與石正麗合寫了一篇論文,描述了他們多年來研究的類SARS譜系。

世界衛生組織人類基因體編輯專家諮詢委員會前成員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從2020年初開始,就對胡犇提出過質疑,他說:「如果能夠證明胡犇生病了,這會更早改變新冠疫情的遊戲規則,那就是確鑿的證據,胡犇,武漢實驗室的首席研究員。」

其它新聞機構也在追蹤這個消息。上周,倫敦《泰晤士報》引用一名匿名的美國國務院調查員的話說,「越來越清楚,武漢病毒研究所參與了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創造、傳播和掩蓋。」

阿麗娜·陳說,「病毒輸出國會採取防禦措施」,「但受到病毒侵害的國家不會隱瞞關鍵證據,這點大家都很清楚」。

阿麗娜·陳最後說,「我覺得自己是正確的,但我很沮喪。如果你知道這可能是一種實驗室增強的病原體,那麼你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整個大流行病本可以重塑。」

Public和Racket是首次揭示感染SARS-CoV-2病毒的三名人員姓名,並把這三人和武漢病毒實驗室的關係也揭露出來的媒體。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16/191503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