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災難場景恐奔現!出現在整個人類面前的…

—吳國光:中共1989到2019,從坦克到病毒

作者:
從饑荒到坦克,從坦克到病毒,如果不是那種決策荒謬並拒絕政治透明、剝奪公民權利尤其是壓制自由的信息傳播、為了維護獨斷權力而不惜任何人命代價的制度在起作用,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人道災難不斷肆虐同一片土地、直至再三引發全球的人類健康危機呢?再不追查真相,再不變革制度,下一次病毒、坦克、饑荒一起上場為禍中國與世界,只怕就不是科幻災難電影裡的場景了!

資料照片:中國安全人員在世界衛生組織小組調查期間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外面警戒。(2021年2月3日)

6月10日,被視為英國主流大報的《泰晤士報》(The Times)及其姊妹報《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分別刊出重磅文章,揭秘2019年新冠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前數周的實驗室內幕,並敦促中國誠實、徹底地澄清相關真相。作為一張對全球輿論有著巨大影響力的報紙,《泰晤士報》的報導立即引發廣泛關注。自2019年年底以來從武漢到全中國、從中國到全世界,肆虐全球三年多之久,已經導致694萬人死亡的新冠大疫情,究竟是怎樣源起的?這個問題再次提到整個人類社會的面前。

694萬人死亡,這個數字來自世界衛生組織截至2023年6月14日的統計資料(https://covid19.who.int)。習慣了巨大人口數量的中國人也許對這個數字的意義缺少感覺和認識,幾百萬人似乎算不得什麼。但是,在權威的世界人口統計資料所涵蓋的全球235個國家和地區中,多達129個國家和地區,其人口數量是低於這個數字的(https://worldpopulationreview.com)。這就是說,假設這一死亡人數集中在一國,世界上會有超過一半的國家可以就此滅國。這樣巨大的災難,在人類歷史上是罕見的。

疫情溯源缺乏應有的審視和反省

這麼多的人死於一場疫情,還僅僅是災難的一部分。全球7億6千8百萬人染疫,所耗費的資源與所遺留的健康問題也是不可低估的。至於全球經濟在疫情期間幾近停擺,民眾承受巨大的財政壓力、心理壓力,在很多地方還發生了一連串深重的人道災難,對此正常人應該都還記憶猶新。

可是,好幾年過去了,這樣一場禍及全人類的巨大災難究竟是如何出現、如何擴散的,無論是國際社會還是中共當局都對此缺少應有的、足夠的審視和反省,甚至連一場公正客觀、科學求實地對於疫情起源的調查也沒有進行、甚至不准進行。中共當局使用百般手段拒絕調查、隱瞞真相、偽造信息、混淆視聽,人們於是只希望疫情過後歌舞昇平,致命的瘡疤似乎大家都不願再去揭開了。

國際社會難道寧願這樣姑息養奸嗎?希望《泰晤士報》的報導有助於促使人類不再對新冠疫情的源起和擴散採取鴕鳥政策,而是積極探尋真相,總結防患於未然的經驗與教訓。當然,在中共當局對於相關信息嚴防死守的情況下,很難設想一篇報導能夠揭開事情的真相。但是,如果誰也不去嘗試,那是永遠也不會有真相的。而沒有真相,就不可能對災難的起源和蔓延做出科學的研究與評估,因此也就不可能做出有效努力防止這類災難將來再次發生。2003年源於中國的薩斯疫情(也就是「非典」疫情),當年也遇到了這種情況,對於其發生、發展和應對,多年來也都沒有實行科學的調查和研究。16年後的這次新冠疫情更大、更惡、為禍更烈,不能不說和當年的不了了之沒有關係。

中國史上巨大災難真相都被掩蓋

在當代中國的歷史上,這種自始至終都被掩蓋了真相的巨大災難,其實不止出現了一次兩次,而是再三再四地不斷出現,持續重演。1960年代的大饑荒,是二十世紀人類社會的最大災難之一,死亡人數不亞於兩次世界大戰;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國家軍隊公然在首都中心地帶以坦克和機槍對付和平示威的公民,暴行震驚整個世界。此前有暴力土改,此間有文化大革命,還有一系列不惜以「殺、管、改」為手段的毛式政治運動。所有這些,哪怕身受其害的人們,我們知道其中的真相嗎?我們清楚其中的緣由嗎?

按常識來說,一件禍事出來後,誰拒絕對禍事的起源和過程進行調查,誰就應該對禍事負責任。如果沒有不可告人的黑暗秘密,為什麼不願意讓人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呢?這和中國不中國並沒有什麼關係。你家裡起火了,殃及鄰里,如果火不是你放的,你肯定最願意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不然你無法洗脫自己的責任。新冠大疫情起於中國,有常識的中國人應該最樂意國際社會來中國調查清楚疫情的起源真相。如果要說愛國主義,這樣的態度才是愛國主義。

很多人以所謂愛國主義為緣由否認和掩蓋中國的災難;他們不是愛國,而是害國,因為那只能導致災難再次在中國發生。愛權力,愛金錢,恐怕才是他們的真心。1989年的天安門鎮壓,到2019年的新冠大疫情,恰恰30年。這30年裡的中國經濟發展,被中共用來為其製造的一切災難開脫。於是,能夠從中分一杯羹的人們,看在金錢的份上,往往也就樂於接受這種開脫了,反過來還要謳歌所謂盛世,乃至追溯既往而把毛時代的災禍也一筆勾銷,把中共那套制度吹捧為人類歷史上最好的制度。其實,1989到2019,究竟中國是所謂盛世還是惡政?單以金錢衡量,那可以是盛世,是繁榮;如果以人命來衡量,則無疑是惡政,是暴政。

這30年,乃至這70多年,暴政的邏輯從未改變,最大的改變就是它的力量有了巨大增長。這30年之初的1989年,中共只有以人民解放軍的坦克鐵血對付中國老百姓的能耐;這30年之尾的2019年,這一制度卻因為國力大增而具備了為禍全球的放射與覆蓋能力,不聲不響之中即能殺死全球近7百萬人類同胞。從饑荒到坦克,從坦克到病毒,如果不是那種決策荒謬並拒絕政治透明、剝奪公民權利尤其是壓制自由的信息傳播、為了維護獨斷權力而不惜任何人命代價的制度在起作用,怎麼會有如此巨大的人道災難不斷肆虐同一片土地、直至再三引發全球的人類健康危機呢?再不追查真相,再不變革制度,下一次病毒、坦克、饑荒一起上場為禍中國與世界,只怕就不是科幻災難電影裡的場景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18/1915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