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南海竟然最怕這2個字【阿波羅網報導】

—很多人想像不到!中共最頭疼的問題是這個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導/中共《人民日報》6月22日頭版頭條文章中再度進行宣傳鼓動,慫恿民眾為中共拼命奉獻,付出」鮮血乃至生命「。然而在當今的中國大陸,中共宣傳遇到了一個最大最頭疼的問題---從官員到民眾的各種」躺平「。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導/中共《人民日報》6月22日頭版頭條文章中再度進行宣傳鼓動,慫恿民眾為中共拼命奉獻,付出」鮮血乃至生命「。然而在當今的中國大陸,中共宣傳遇到了一個最大最頭疼的問題---從官員到民眾的各種」躺平「。

《人民日報》這篇文章又一次以」紅旗渠「為例,聲稱」沒有老一輩人拼命地干,沒有他們付出的鮮血乃至生命,就沒有今天的幸福生活「。還引用習近平所說:「大家都應該來看看」。

然而這段宣傳中,有一個非常基本的錯誤,似乎不付出生命,就不會獲得幸福生活。這麼荒謬的結論,竟然被中共當作真理,以各種文藝形式宣傳了幾十年。

其實,這段話中所隱含的是對老百姓生命的蔑視,簡單來說就是」付出的是老百姓的命,不是中共高官的命「、「老百姓付出生命,中共高官享受幸福生活」。

在中共歷史上,不管是在大躍進、大饑荒、改革開放中,中共官員們犧牲的都是底層勞動人民的生命,而享受勞動果實的卻是中共高層。

例如,原中共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在其《天地翻覆》一書中記載,在上千萬人無辜失去生命的四川省,在大饑荒年代,「省委第一書記李井泉卻在重慶潘家坪每晚聽堂會(即把演員叫來,專門為他演唱),聽完了吃夜宵。甘肅省委書記張仲良下鄉考察,由當時蘭州最高級的飯店――蘭州飯店派專車為他送飯。」

而有100多萬人無辜失去生命的信陽地區,為了掩蓋真實情況,「1960年7月的信陽地委擴大會議,地點選在著名的避暑勝地雞公山。在餓殍遍地的夏天,省地縣的官員們,一邊避暑,一邊為自己開脫責任。吃的有雞鴨魚肉,每天睡夠了午覺,吃飽了西瓜再開會。當時沒有上山的汽車,官員們是飢餓的農民用滑杆抬上山的。」

不過,中共現在再拿所謂的」紅旗渠「、」戰天鬥地「來忽喲老百姓,恐怕是力不從心了。因為越來越多的底層民眾,甚至中共官員選擇了」躺平「。

「躺平」這些年成為中國的網絡熱詞,越來越多的人強調少工作、不買房、不買車、不購物、不結婚、不生子,用最低欲望過生活。其原因是對生活的萬般無奈,面對巨大的生活、生存壓力,只得如此。

這個詞源自幾年前百度貼吧一則「躺平即是正義」的貼文。作者自述如何在沒有穩定工作的情況下通過偶爾打零工和低消費來過生活。作者寫道:「每月花銷控制在200塊以內。日常就是家裡躺,外面躺,像閒散的貓貓狗狗一樣躺......我選擇躺平,我不再恐懼。」

中共宣傳機器多次就躺平進行批判,但是對這一問題至今束手無策。

最令中共擔心的是官員們的」躺平「。從某種意義上講,正是因為中共各級官員的躺平,讓去年的「白紙革命」如衝擊波迅速傳遍整個大陸。

海外輿論中一直呼籲中共軍警,在面對民眾的抗暴要「槍口抬高一寸」,或許將來的呼籲更簡單,直接改為兩個字---「躺平」。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622/1917779.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