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爆!秦剛為取悅習 曾半夜到博物館數台階

—中共外交部內卷嚴重 秦剛曾半夜到博物館數台階

2023年4月14日,中共外長秦剛在記者會上。

有前白俄羅斯外交官透露,中共外交部內卷嚴重,上百人盯著一個位置,稍有差錯就有人撲上來取而代之。

前白俄羅斯外交官帕維爾‧斯倫金(Pavel Slunkin)周一(7月24日)在推特上回憶2015年他與時任中共外交部禮賓司司長秦剛共事的一段經歷,為了取悅最高領導人,這些中共外交官臨時半夜要求去當地博物館數台階、放音樂。

斯倫金現在在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擔任訪問學者和政策分析師。

秦剛在去年12月被任命為外交部長,至今僅半年多,他成為中共建政以來任職時間最短的外長。周二(25日),中共召開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宣布免去秦剛兼任的外交部部長職務,任命王毅任外交部部長。但沒有說明原因。

斯倫金說,2015年習近平訪問白俄羅斯,秦剛當時率外交部禮賓司提前來到白俄羅斯準備。首先令斯倫金吃驚的是,中共禮賓司到訪的外交官有數百名,而白俄羅斯整個禮賓部門只有11個人。

迎接準備工作提早幾個月就開始了。中方外交官幾乎每天都堅持要來白俄羅斯外交部討論禮賓接待流程,每次討論的內容都一樣,但這樣的重複討論還是進行了好幾十次。

斯倫金舉例說,比如就像習近平的飛機降落時,白俄羅斯禮賓部負責人是否應該上去迎接。

斯倫金解釋,往往雙方要從頭討論到晚上,在深夜敲定一切禮賓上的細微歧見,但第二天中方又再一次上門要求開會,然後討論一模一樣的事宜,日子就這樣重複下去。

「我們的每天討論就像電影《土撥鼠之日》(Groundhog Day,台譯《今天暫時停止》)的情節。」斯倫金寫道。

斯倫金坦言,如果不這樣,雙方本可以省下大量時間。他觀察到,當中方外交官不喜歡某件事時,他們會打電話給北京尋求指示。隨後北京致電盧卡申科政府。當然,中共領導層的幾乎任何突發奇想都會立即成為新的安排。

比如白俄羅斯的禮賓程序中沒有「國事訪問」(就是最尊貴的訪問類型)的概念,但中共外交官卻這樣稱呼習近平的訪問。於是,中共大使館在明斯克各處購買了數十幅巨幅廣告橫幅來進行習近平到訪宣傳。

斯倫金接著提到,習近平第一天的行程結束得很晚,第二天打算參訪白俄的二戰博物館。秦剛決定在第二天凌晨2點到現場檢查,確認一切準備就緒。

白俄外交人員只好叫醒博物館副館長,請副館長安排中共外交部禮賓司再一次檢查博物館。

斯倫金回憶,當時的場面可以說是「非常的魔幻」,秦剛等人踏上博物館的階梯,一邊數數一邊問:「什麼時候會奏樂?那時候主席(習近平)會踩在哪一階?是這一階嗎?還是那一階?你確定?」

斯倫金說,當時凌晨3點,他唯一確定的是他想睡覺,因此他順手隨便指了一階。可以想像,當天儀仗隊奏樂的時刻,習近平所在的台階根本不是他指的那一階。

2015年5月11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訪問白俄羅斯的二戰博物館。據當時白俄外交官透露,11日當天凌晨2點,秦剛等中共外交人員臨時要求到博物館再次踩點和數台階。(Sergei Gapon/AFP via Getty Images)

第二天早上,斯倫金與秦剛共進早餐、簡單討論了當天的訪問和行程安排。秦剛流利的英文以及其下屬畏懼他的程度都令斯倫金感到十分震驚。還有,秦剛當時正在吃一碗中式湯麵,他吃麵的聲音「非常非常非常」的大聲。

等到習近平回國後,斯倫金向秦剛的一名下屬搭話,詢問這幾個月以來,他們這樣不斷重複、無效率的準備工作以及半夜在博物館數台階到底是為了什麼,對方罕見直言:「在北京,有上百個排在我後面的人盯著我的位置,所以就算我不做這些,也有人會做。」

如果秦剛下屬的職位都內捲成這樣,秦剛所在的外交部部長職位的內卷程度只能用更殘酷來推測。

近年來,寓意為「過度競爭」的「內卷」一詞,在中國社會成為熱詞,各行業內卷現象嚴重。有人認為,內卷導致中國社會幾乎沒有了生存空間;也有人認為,體制內內卷最為慘烈。

「今日華爾街」頻道引述一位中共外交分析人士的消息說,在兩國外交事務上,中共外交部總是事無巨細,把它國外交部門折騰得非常疲憊,按照分秒計算習近平的行程。

分析人士說,每次中共領導人出訪,也都是外交部最亢奮的時候,因為出訪意味著外交部獲得大量經費的機會、獲得出風頭的機會、獲得和領導人合影的機會。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26/1932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