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2024大選前哨戰:拜登與川普爭奪工會支持

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已經表示拒絕在2024年大選中支持民主黨籍總統拜登,並在醞釀可能於今年秋季發起罷工,這讓自詡為「最親工會的總統」的拜登非常沮喪。而共和黨籍前總統川普則在努力爭取勞工會組織們的支持。在此起彼伏的罷工潮中,拜登與川普互相爭奪工會支持的戰鬥也已成為2024年總統大選的一個激烈的前哨戰。

2023年7月13日,加州洛杉磯,「美國演員工會-電視和廣播藝術家聯合會」(SAG-AFTRA)成員在Netflix辦公室外聲援罷工的美國編劇工會(WGA),標牌上寫著「SAG-AFTRA支持WGA」。

川普去拜登後院尋求工會支持

圍繞2024年大選,川普於7月29日(上周六)訪問了賓夕法尼亞州,這是他在一個月內第二次訪問該州,這一行動凸顯了這個戰場州的重要性。川普在2016年大選中翻盤贏下賓州,然後在2020年大選中,拜登再次翻盤贏回。

據「政客」(Politico)政治新聞網站報導,川普在上周六晚上於賓州伊利縣(Erie County)舉行的大型競選集會上向勞工組織們表達了他自己的呼籲。

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已表示停止向拜登提供支持。UAW主席肖恩‧費恩(Shawn Fain)批評拜登政府,在沒有要求更高工人工資和其它勞工保護的情況下為電動汽車行業提供了數十億美元的補貼。

川普藉機正在爭取UAW的支持,他在7年前的大選中贏得了UAW的許多普通工會成員的支持。費恩今年早些時候明確表示,UAW不會支持川普。

伊利縣以工會運動歷史悠久而聞名,是2024年大選前兩黨爭奪工會支持的象徵性戰場。在伊利縣的集會上,川普除了猛烈抨擊拜登政府的綠色能源政策外,他還談到了他和共和黨為贏得工人們的支持而做出的努力。

他說:「不要忘記民主黨一開始就擁有巨大優勢,他們認為他們擁有工會。我碰巧認為,工會、工人們……工會中有很多人支持我們。我認為我們基本上擁有大多數(工會成員)。你必須要贏得整個東海岸。」

川普猛烈抨擊華府「背叛工人……特別是在賓夕法尼亞州」。他談到了他在白宮時頒布了《美墨加貿易協議》(USMCA)以取代不利於美國利益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

他進一步強調了他執政時的經濟政策,包括對鋼鐵加征進口關稅。他說:「這就是經濟,笨蛋。」——這是前總統比爾‧柯林頓的著名競選口號。川普指出,經濟可能是2024年大選的決定性問題。

川普列舉了一系列他執政期間有利的經濟因素,包括工人生產率,他補充說:「自從喬‧拜登上任以來,他破壞了我們的經濟。」

在支持者們的歡呼聲中,川普還說道:「我將捍衛賓夕法尼亞州的能源工作,包括水力壓裂。我們希望美國工人有工作。」

民主黨在賓州對川普全力出擊

此前,拜登曾於今年6月在賓州費城舉行了他競選2024年連任的首場政治活動,並舉行了一次工會集會。包括美國勞工會合會和產業工人聯合會(AFL-CIO)在內的一些勞工團體已在6月份對拜登2024年大選表示支持。AFL-CIO指出,這是該組織在總統競選周期中最早開始支持總統候選人的情況。拜登也經常稱他自己是最「親工會」的總統,以及是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Scranton)市的兒子,他的先輩在19世紀逃離愛爾蘭土豆饑荒來到美國,曾在此定居。

2020年大選中,伊利縣是賓州67個縣中從川普轉向拜登的兩個縣之一,這顯示伊利市及其郊區和周邊農村地區在決定該州的發展方向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伊利縣曾兩次投票支持前總統巴拉克‧歐巴馬,但是希拉蕊‧柯林頓在2016年以不到2,000票的差距把伊利縣輸給了川普。

2020年,拜登僅以1.2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贏回賓夕法尼亞州,以1,400票優勢贏回伊利縣。川普頻繁造訪賓州也顯示他在努力扭轉對他自己來說的這一微弱差距。

民主黨則當仁不讓,在7月29日的川普伊利集會前就發動了全力出擊,成為2024年大選在這個關鍵戰場州(也稱為「搖擺州」)的激烈選戰的預演。

7月29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宣布在賓州購買新的五位數數字廣告,以「川普說嘴,拜登兌現承諾」為廣告標題,將「川普無數未兌現的承諾」與拜登在創造就業、基礎設施和醫療保健方面的記錄進行對比。

DNC主席傑米‧哈里森(Jaime Harrison)在一份聲明中說:「當川普將謊言帶到賓夕法尼亞州和全國各地時,DNC將不斷提醒選民,川普糟糕的經濟議程與拜登總統為工薪家庭取得的眾多成就之間存在明顯差異。」

AFL-CIO的秘書兼財務主管弗萊德‧雷蒙德(Fred Redmond)和五大湖建築和施工行業委員會(Great Lakes Building and Construction Trades Council)主席T.J.桑德爾(T.J. Sandell)在7月29日上午的新聞發布會上指責川普有「反工人記錄」。桑德爾也是來自伊利縣的「管道工(匹茲堡)地方27號」(Plumbers Local27)工會的一名水管工。

雷蒙德說:「唐納德‧川普不關心工人。川普損害了工人的權利。川普取消了工作場所安全規定。他向極其富有的大公司提供了大量稅收優惠,卻沒有出手幫助伊利縣和全國許多其它社區陷入困境的受薪階級。」

拜登與工會的關係

「政客」報導說,喬‧拜登喜歡自詡是美國歷史上「最支持工會的總統」,並在無數的活動中展示其「工會喬」(Union Joe)的形象。但在私底下,拜登與一些大工會之間的關係並不穩定,而且情況可能很快就會變得更糟。

在幾個月甚至幾周內,拜登可能會發現他自己要應對多次重大工人罷工,這些罷工都可能會在2024年大選前震撼美國經濟,並給拜登造成不利局面。

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已經在給拜登製造困難。這是一個強大的工會,總部位於關鍵的戰場州密西根州。UAW的新任主席、左傾的肖恩‧費恩對拜登言辭強硬。

今年6月,UAW領導層因能源部向福特汽車公司提供90億美元貸款,在肯塔基州和田納西州建設電動汽車生產設施而對拜登政府進行了嚴厲批評。去年10月份,在兩黨的《基礎設施法案》下,拜登政府向電池製造商提供的第一輪28億美元補助金流向了20家幾乎完全沒有工會的公司,這也引起UAW的不滿。據悉,UAW有可能在其合同於今年9月份結束時發起罷工。

幾位知情人士向「政客」透露,拜登的現任和前任助手對UWA不支持拜登2024年大選感到憤怒和沮喪。

這對拜登來說是一次極其艱難的考驗,是選擇支持他的基本盤選民,還是選擇支持綠色能源行業和氣候議程。在這些問題上,拜登不僅面臨來自共和黨的壓力,還面臨來自民主黨內部的壓力。

拜登幾乎沒有可用的工具來解決這個問題。工會領袖和民主黨高層都敦促拜登不要參與工會的爭端和罷工談判。拜登政府高級官員表示並不排除拜登總統介入的可能性,但是拜登更可能不會介入,除非勞資雙方都要求他介入。

但是拜登此前曾干預過勞資談判僵局以阻止鐵路工人罷工,這激怒了他的工會盟友。如果同時發生多次停工,擾亂到國家經濟,拜登還將再次面臨這樣的嚴重挑戰。

拜登政府官員表示,去年干預鐵路工人罷工是總統必須保護經濟的特殊情況,他也有權簽署立法,根據《鐵路勞工法》對鐵路工人強制簽訂合同;但是當談到UAW和其它工會罷工時,拜登的總統權力就非常有限了。

正在進行和正在醞釀的幾場大罷工

經過新冠病毒(COVID)大流行病後,美國經濟逐漸恢復,但是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裡,住房和商品成本等物價不斷上漲,而大多數工人的工資並沒有跟上,各主要行業的工人都開始要求有更好的薪酬和工作條件。

目前美國各地勞工活動激增,已經在罷工中的有好萊塢的編劇和演員們,正在醞釀罷工的有美國汽車工人、美國卡車司機、美國航空公司(AA)的空乘人員,以及加州快餐業工人。這些可能會在今年夏天到秋天形成的一系列罷工大潮無疑會增加對拜登政府的壓力,以及對拜登2024年大選造成不利影響。

根據《國會山報》(The Hill)報導,這些正在進行和未來可能發生的罷工圍繞的問題和可能的影響如下:

好萊塢編劇和演員正在攜手大罷工

美國編劇工會(WGA)從5月2日以來一直在罷工,美國演員工會-美國電視和廣播藝術家聯合會(SAG-AFTRA)從7月14日開始加入WGA的罷工,這是自1960年以來這兩個好萊塢工會組織首次同時攜手罷工。

好萊塢編劇和演員們要求提高工資,並從串流媒體節目和電影播放中獲得更好的報酬分成。他們還希望控制人工智慧(AI)對編劇和演員行業的侵蝕。

儘管SAG-AFTRA和WGA罷工只會影響在電影和電視工作室工作的工會成員,但他們的罷工也影響了可供消費的娛樂內容,例如許多深夜節目已暫停,《幸福感》(Euphoria)和《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等節目已推遲製作,直至勞資雙方達成協議。

不過,據悉罷工也讓「網飛」(Netflix)用戶猛增。

汽車工人聯合會威脅「準備好要罷工」

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UAW)已開始與三大汽車製造商福特、通用(GM)和斯泰蘭蒂斯(Stellantis)進行談判,以期在9月14日舊合同截止日期之前獲得一份滿意的新合同。UAW主席肖恩‧費恩表示,汽車工人應該「準備好罷工」,以獲得這三大汽車製造商的更大讓步。

UAW秘書兼財務主管瑪格麗特‧莫克(Margaret Mock)表示,工會在財務上已準備好在必要時進行罷工。她在7月19日的會議上告訴工人們說:「我們的罷工基金非常健康。我們正在大力進行這些談判,如果發生潛在的罷工,我們會做好準備。」

UAW工人希望能夠避免因新興電動汽車市場而帶來的潛在裁員影響。他們也在為結束工資等級制、獲得生活成本調整和公平工資薪酬而奮鬥。

根據UAW的罷工支持信,福特、通用和斯泰蘭蒂斯在過去10年裡在北美賺取了2,500億美元的利潤。工人們聲稱他們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利潤份額。

斯泰蘭蒂斯的北美媒體關係和內容高級經理朱第‧廷森(Jodi Tinson)表示,他們有著「悠久的合作歷史」,並打算繼續與UAW保持這種合作關係。

廷森說:「我們的重點將是談判一份合同,以確保我們在當今快速變化的全球市場中的未來競爭力,並保持良好的工資和福利,以表彰我們所代表的勞動力的貢獻。」

UPS的卡車司機可能在731日後停工

美國卡車司機協會(Teamsters)與快遞公司UPS就工資、福利、工作場所保護和工人補償問題發生了爭執。雙方在7月18日達成了一項暫定協議,UPS承諾結束雙層工資制度(註:公司凍結或少增在職工人工資並以低工資雇用新工人),並不再強制工人在休息日加班。

由於大流行病後的高通脹,UPS等公司的利潤一直創下歷史新高,2022年淨利潤達到115億美元。工會工人呼籲他們應該獲得公平的份額。

UPS負責處理全美國四分之一的包裹運輸,卡車司機協會與UPS的合同於7月31日結束,如果不能從UPS獲得滿意的新合同,卡車司機們可能面臨停工。

為此,UPS正在採取行動,對非工會司機進行培訓,以避免卡車司機協會罷工時造成勞動力中斷。

但是,全國零售聯合會(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負責供應鏈和海關政策的副總裁喬納森‧戈爾德(Jonathan Gold)表示,儘管UPS制定了「應急計劃」,但是卡車司機的罷工可能會導致包裹延誤,導致其它公司的運輸成本更高,甚至會造成類似於大流行病期間的供應鏈中斷。

AA的空乘人員7月到8月間進行罷工授權投票

美國航空公司(AA)的空乘人員工會7月18日宣布,他們將於7月28日至8月29日舉行罷工授權投票。

他們要求一次性加薪35%,每年加薪6%,並增加福利。聯邦調解員被要求幫助空乘人員與航空公司達成妥協。如果不能達成協議且罷工獲得批准,AA空乘人員工會可以在30天後舉行罷工。

此前,AA的飛行員於今年5月授權罷工後與公司達成了臨時協議。然而,在聯合航空公司(UA)的飛行員與公司達成了更高薪酬的協議後,AA的飛行員們正在重新考慮罷工的可能。

加州快餐業工人要求15美元最低鐘點工資

其它一些工會和運動,例如倡導15美元聯邦最低鐘點工資的「爭取15美元」(Fight for$15)運動,也正在利用這一罷工潮的時機和勢頭。

加州「爭取15美元」指導委員會成員安吉麗卡‧埃爾南德斯(Angelica Hernandez)對洛杉磯媒體LAist說:「好萊塢的演員和編劇,以及洛杉磯各地的酒店工作人員,向世界展示了整個行業團結起來,要求更好的薪酬和工作條件所帶來的力量。

「快餐業工人也有遠大的想法——把洛杉磯和加利福尼亞州都聯合起來,要求與麥當勞等跨國公司在談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以找到解決低工資、暴力和騷擾等困擾該行業的問題的解決方案。」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801/1934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