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愈演愈烈!倫敦塗鴉牆遭遇「三創」

—倫敦塗鴉牆遭遇「三創」 愛國網紅批留學生

倫敦塗鴉牆事件進入第4天,本台周二(8日)再到現場觀察,民眾的「二次創作」和「三次創作」,再被地方政府清掉。然而政府刷的油漆之上,卻出現了新的反共口號。民眾也把反對習近平的海報,貼到了附近路牌的柱子上。

本台周二(8日)再到現場觀察,民眾的「二次創作」和「三次創作」,再被地方政府清掉。然而政府刷的油漆之上,卻出現了新的反共口號。石頭攝

倫敦塗鴉牆事件引來全球熱議,然而相關話題卻在中國網絡被禁,反共的「二次創作」圖片也被屏蔽。《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發文欲息事寧人,然而愛國網紅及海外藝術家的批評,仍然此起彼落。

倫敦塗鴉牆事件進入第4天,本台周二(8日)再到現場觀察,民眾的「二次創作」和「三次創作」,再被地方政府清掉。然而政府刷的油漆之上,卻出現了新的反共口號。民眾也把反對習近平的海報,貼到了附近路牌的柱子上。

倫敦塗鴉牆話題微博被禁

而在中國網絡上,相關討論不斷被消音。在新浪微博上以「#倫敦塗鴉牆#」搜尋相關話題,直接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該話題內容未予顯示」。如果去掉兩個「#」號,單純以詞語搜索,則仍然可見零星討論,然而關於二次創作的圖片幾乎全被屏蔽,只留下白底紅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圖片,和一些報導截圖。

早前出現在塗鴉牆上的二次創作,包括各種要求平反六四、解放西藏、反對獨裁的政治標語。

有網民在微博上反映,他在微信上發了一些倫敦塗鴉牆的二創圖片,直接就被微信以「網際網路相關政策及法律法規要求」為由,封號數天,禁止使用群聊和朋友圈。

民眾也把反對習近平的海報,貼到了附近路牌的柱子上。(石頭攝)

在新浪微博上以「#倫敦塗鴉牆#」搜尋相關話題,直接顯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該話題內容未予顯示」。(微博截圖)

有網民在微博上反映,他在微信上發了一些倫敦塗鴉牆的二創圖片,直接就被微信以「網際網路相關政策及法律法規要求」為由,封號數天,禁止使用群聊和朋友圈。(微博截圖)

胡錫進欲息事寧人

《環球時報》前主編胡錫進7日在微博發文,試圖息事寧人。他表示,幾名中國留學生是「出於好意」藝術作品,卻引發政治爭論,然而民主、自由、法治、愛國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12個詞,其實也是西方所說的「普世價值」,彼此相通,只是被政治性地對立起來。

胡錫進說:這些詞彙在全世界都耳熟能詳,它們甚至不屬於'政治',而是人類共同價值。西方世界的主流人群如果不懷有特別的偏見,應當能對中國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保持一種開放態度。

他又呼籲中國大陸社會開放集體心理,把它當街頭藝術看,要對「外界搞的各種引申」不為所動。他的帖文,被網民和「鳳凰網」轉截,卻從他的官方微博上消失。

在新浪微博上,關於二次創作的圖片幾乎全被屏蔽。(微博截圖)

愛國網紅:低級紅,高級黑

不過愛國網紅「孤煙暮蟬」則炮轟中國學生的「行為藝術」粗糙,並一口咬定他們是「低級紅,高級黑」,質疑他們為何不把這些單詞翻譯成英文,再用塗鴉者喜歡的立體字體書寫。

孤煙暮蟬說:要麼就是你們學藝不精,操著好心辦成了壞事,要麼就是你們心裡有鬼,你們根本就不是奔著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去的。恰恰相反,你們之所以要在明明有條件把紅旗畫好的情況下,把它畫得歪歪扭扭,並且大張旗鼓地把它高高舉起、四處張揚,是因為你們的目的本身,就是要低級紅,高級黑。

藝術家巴丟草:覆蓋塗鴉應有邊界

除了被網民狠批,這次行動的主要策劃者、中國藝術學生王漢錚,也被不少藝術家批評。現居澳大利亞的華裔藝術家巴丟草向本台表示,王漢錚最大的問題,是覆蓋了已故塗鴉藝術家Myartis Frank生前的最後作品,以及其他人紀念他的作品。而Myartis Frank的作品,已無法複製。

巴丟草介紹說,由於他的作品狠批中共,難以進入審查嚴重的畫廊和藝術館,他才被迫轉向街頭和網絡。不少街頭藝術家和他面臨同樣處境,而作為反抗者和被放逐者,都會互相尊重,只會覆蓋一些很老,或已被廣告破壞的作品。

巴丟草說:這些空間對街頭藝術家是很珍貴的,從事街頭創作的時候也並不是野蠻地生長,在藝術家中間會有一定的默契和尊重。很顯然你去覆蓋別人作品的時候也要記住這一點,並不是說街頭藝術隨時在改變,你就可以把任何和所有的作品覆蓋掉。不是你今天到大街上,你願意塗掉哪一塊就哪一塊,你願的塗掉多少塊就塗多少塊。

巴丟草批逃避責任

巴丟草批評,王漢錚所寫的標語是中共的宣傳,而他們破壞和不尊重他人創作自由的行為,也體現中共管制社會和言論的本質。

而王漢錚在最新的聲明中,強調自己沒有政治立場,控訴自己遭受網暴攻擊。巴丟草認為,王漢錚早明言自己是要以社會主義的構建方式「反殖民西方的虛假自由」,不可能沒有政治立場,認為他的辯解蒼白無力。

他表示,無論是把王漢錚的行為看成是一個藝術創作,還是「高級黑」的社會實驗,都並不完整,更拒絕承擔創作者應承擔的批評和憤怒。

巴丟草:這很荒唐。首先他自己是知道,自己在做一個社會性的實驗,你攪動了這麼多人的神經,然後你輕飄飄地說我沒政治立場,這就是一個雞賊的做法。他只是想要逃避犯下錯誤後所要負上的責任而已。他就是衝著刺痛社會神經去做的這件事情,那他當然是一種政治立場。

他認為王漢錚純粹是想自我炒作,以藝術之名合理化中共極權;以艱深詞彙故作神秘,包裝空洞內容,「就像把大便放在上鎖的漂亮盒子」一樣,卻也成功像安迪‧沃荷(Andy Warhol)所說的一樣,「成名15分鐘」。

對於民眾的二次創作,巴丟草並不欣賞,認為大家更應另尋地方表達意見。

倫敦華人樂見其成

倫敦華人李世想,一直觀察事件的發展和網絡動向。他形容王漢錚陷入了兩邊不討好的狀態,小粉紅覺得他是在黑中國,而反共人士則認為他把中共在國內的宣傳搬到了英國。不過他樂見事件使倫敦的塗鴉牆變成「民主牆」一般,把對中國體制有意見的年輕人凝聚在一起。

李世想說:因為平常我們很難遇到這種中國人自發在一起進行創作、進行反習鬥爭的行為。我覺得這個事情可能比白紙運動的號召力更大一些,因為藝術表達的行為,需要大家把自己的情緒以一種更活潑的形式表達出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809/1938303.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