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沒錢賠償災民 分析:中共或濫發貨幣(圖)

—地方沒錢賠償災民 分析:中共或濫發貨幣

作者:

圖為示意圖。圖為:2023年8月3日,河北省涿州市洪水泛濫,當地村民在深水中掙扎。(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共為保北京雄安新區,在持續豪雨中,多次向下游大量泄洪,導致河北省霸州市等地成洪災犧牲品。霸州災民集體抗議,涉及賠償及安置問題。而霸州政府已經債台高築,中共中央政府也捉襟見肘。

分析指,這場洪災可能引發貨幣政策「大水漫灌」。外媒指,中央若不提供幫助,經濟模式就會崩潰;而「動用中央預算」是中共最不情願的手段。

霸州官方應承擔災民財產損失的賠償

在河北省這場洪水中,涿州市、霸州市、淶水縣等地受到重創。8月5日,大批霸州民眾在市政府總部外聚集,拉起寫有「還我家園」「明明是泄洪原因,卻說降雨所致」等字眼的橫幅。抗議過程中爆發警民衝突。

霸州災民抗議主要有兩大原因。首先是「責任歸屬」,當地官方原本聲稱水災全因「雨勢太大」,但災民質疑當局為了保衛北京及雄安新區,刻意挖開堤壩,把霸州當作「泄洪區」。

在群情洶湧下,霸州市政府後來改口,承認河北省政府早前決定自8月1日起向霸州泄洪,並感謝村民的「奉獻」等。

港媒《信報》專欄作家高天佑8月7日的文章說,這次大規模水災中,數以萬計的房屋被淹,幾十萬市民流離失所。老百姓實難指望霸州市政府有能力妥善賠償及安置,因此,霸州災民把事情鬧大,其中一個作用是為喚起中央關注,希望有關單位關注。

文章表示,如果水災純屬天然災害,政府理論上對災民只有救濟責任;相反政府若這次把某些地區當作泄洪區(是人禍)的話,根據《蓄滯洪區運用補償暫行辦法》,政府必須賠償當地災民的財產損失。

霸州政府已陷入財政困境

中共的地方政府財務黑洞難填,債務龐大。

2021年底,中共國務院督查辦公室發布一份通報,點名霸州違規出台非稅收入考核辦法等,證實霸州市政府向2200餘家企業「亂罰款」起碼六千多萬元(人民幣,下同)。這也暴露了霸州政府已經陷入債台高築的境地。

當時《中國新聞周刊》報導指,霸州政府缺錢,向中小微企業伸黑手,兩個月亂收費涉金額6718萬元。

報導說,在亂收費、亂罰款、亂攤派(三亂)問題集中爆發的2021年第四季度,消防問題成為常見的罰款理由。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亂罰款」問題近年在各地政府中普遍存在,只不過霸州財赤嚴重、債台高築,連公務員也被扣薪、拖糧,唯有靠罰款籌錢,做得太過分。接近霸州市政府的人士透露,霸州政府犯錯是因為「確確實實沒錢幹事了」。

中共國務院通報提到,據不完全統計,2021年10月1日至12月6日,霸州市下轄15個鄉鎮入庫和未入庫罰沒收入6718.37萬元,是同年1月至9月罰沒收入596.59萬元的11倍。這筆罰款涉及的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共有2547間,平均每間罰款、收費2.64萬元。霸州經濟開發區辦公室則不設計名目,直接向轄區內企業按「每畝土地1萬元」攤派罰款。

陸媒報導分析,霸州的財政出現窘困,背後因素就是當地房價低迷。

分析:中共或再次濫發貨幣

去年5月份,時任總理李克強召開「全國穩住經濟大盤視訊會議」,向10萬名地方官員稱,中央財政受到疫情嚴重衝擊,對於地方債務問題愛莫能助,「除非再有特大的自然災害,還有一筆總預備費,其它的錢就靠你們地方。」

高天佑的文章表示,若按李克強當時的說法,中央至少還有一筆壓箱底儲備金,應該用於這次救災。然而,疫情後又發生水災、地震,同時多個地方政府都像霸州般「缺錢」,中央恐也捉襟見肘。中央儲備金恐也難以全面搭救地方。隨著財政政策發力空間日益受限,這次「洪水」有機會引發貨幣政策「大水漫灌」。

在美國的經濟學家黃大衛8月7日對大紀元記者分析道,目前中共正處於經濟困境中,國內又發生了大面積的水災。按正常邏輯,北京應該出台一些經濟政策和行政措施,比如發債券等方式,以拯救目前的經濟困局。

他說,從中央財政角度看,因為人民幣是主權貨幣,理論上來說,中央財政有無限的發鈔權,它可以不斷印鈔,所以它不存在所謂社保醫保或者是救災的錢不夠的問題。但是濫發貨幣會導致嚴重的通脹,需要在通脹和發貨幣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這也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黃大衛說,估計僅這次洪水救災,印鈔的幅度就在5萬億到10萬億的規模。而地方政府也不可能無限度地向中央財政要錢,中央財政會用各種方式控制地方財政。雙方之間處在博弈中。

另外,黃大衛分析,地方政府可能也會大量發行債券,兩種情況都可能發生。

中共在2020年發行了1萬億元人民幣的特別債券來應對疫情,2007年發行了1.55萬億人民幣用於對主權財富基金進行資本重組,1998年發行了2700億元人民幣用於對「四大」國有銀行進行資本重組。

外媒:中央若不提供幫助經濟模式就會崩潰

面對疲弱的中國經濟,中共中央政治局於7月24日開會,提出多項應對經濟不振的對策,對於地方面臨的財政壓力,承諾提出一攬子政策化解風險。

路透社8月7日的文章分析,地方政府對中國經濟至關重要,北京要求地方官員致力於實現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然而經濟學者認為,過去多年間過度投資基礎建設、土地銷售的收入急遽下降,加上疫情令各式成本上升,負債纍纍的地方政府現在反倒成為中國經濟的重大風險。

目前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可能已經達到人民幣92萬億,多次警告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的中央政府擔心,如果考慮到在資產負債表之外發行的債務,這個數字可能會更高。

這種不應該持續的局面令北京陷入困境,如果不提供幫助,經濟模式就會崩潰,並對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造成嚴重後果;然而,若所有的債務都由中央承擔,也即地方政府不需為債務負責,將可能引發亂用這筆資金的行為。

報導指,在這樣的兩難之下,中央對於地方政府的承諾仍以「發行特別債券」「債務互換」「貸款展期」等為主,「動用中央預算」則為最不情願的手段。

報導引述多位經濟學者看法,認為北京仍會傾向於指示國有銀行持續以較低的利率提供長期貸款,藉此展期即將到期的債務,這類的策略一般被稱為「展延和偽裝」。

然而,這樣的行為可能也會直接影響銀行對於其它企業融資的計劃,進而影響銀行的資產與經營情形,並削弱融資能力。

報導表示,為了阻止地方債務問題再次出現,中共的政策制定者需要對經濟運行方式進行深刻的改變。

責任編輯: 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809/193834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