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習大戰略面臨末日危機?白宮密謀新世界經濟格局【阿波羅網報導】

作者:
史丹福大學經濟學者許成鋼對法廣中文網表示,「一帶一路」作為一個重大的戰略舉措,從一開始,它的核心的部分就是國有企業,所以,實際上這個「一帶一路」是國有企業在全球擴張的非常重要的部分。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一帶一路」項目是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的核心內容,拜登和莫迪以及歐洲國家領導人在G20峰會上拋出新經濟走廊計劃,大有取代」一帶一路「之勢,無疑是打了習近平一巴掌,習近平不去參加這次峰會也就不難理解了。

十年前的9月份,習近平宣布開啟他的標誌性政策「一帶一路」,十年後的9月9日,在二十國集團(G20)峰會上,美國總統拜登與印度總理莫迪等領導人,就實現連結印度、中東和歐洲的新「經濟走廊」(IMEC)達成一致。

根據項目文件,IMEC設想由兩條獨立的走廊組成,一條是連接印度和阿拉伯灣的東部走廊,另一條是連接阿拉伯灣和歐洲的北部走廊,這被視為對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回應。

IMEC的目標是建立一個「可靠且具有成本效益」的跨境船鐵轉運網絡,使印度、阿聯、沙特、約旦、以色列和歐洲之間的貨物轉運成為可能,夥伴國打算在鐵路沿線鋪設電力和數字連接電纜,以及清潔氫出口管道。

據悉,該項目最初由印度、阿聯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NSA)舉行了幾次秘密會議,並得到沙特王儲的全力支持,義大利、德國和法國後來也加入其中。

該項目還有一個更大的雄心,如果緬甸軍政府允許修建一個專用港口,那麼該走廊就有可能將越南、泰國、緬甸和孟加拉國等國連接起來。

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中共當局實施了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持久的副作用是鋼鐵、水泥產能大量過剩。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北京最初制定了「走出去」戰略,後來改稱「一帶一路」倡議。

雖然「一帶一路」最開始主要以經濟為重點,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越來越將其視為重塑世界秩序的工具,拉攏全球南方國家,輸出中共治理模式。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對大紀元表示,為什麼「一帶一路」會被歐美國家說是經濟剝削,因為它把人力、資源、器具各方面,全部都從中國帶過來,而不用當地的,甚至用當地的基金來做一些發展,這相當程度是一種經濟剝削。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對大紀元表示,「新經濟走廊更多的是經濟方面的,鐵路運輸、一些關稅方面的減免等等。一帶一路更多的是直接的項目投資,如挖礦山、修建一些公共設施,比如說鐵路、碼頭、機場、學校、醫院等,更多直接投資基礎設施建設。」

「新經濟走廊考慮地緣政治跟共同價值觀,法律體系這方面會優先於經濟利益。一帶一路更多的是要贊同北京的政治取向,嚴格來說,一帶一路的政治取向,可能比新經濟走廊還要濃厚。一帶一路還是北京向全球輸出生產力、過剩的產能和資金,還有外交關係各方面的影響力,所以一帶一路更多的是一個北京的影響力的崛起,它要改變世界規矩。」

史丹福大學經濟學者許成鋼對法廣中文網表示,「一帶一路」作為一個重大的戰略舉措,從一開始,它的核心的部分就是國有企業,所以,實際上這個「一帶一路」是國有企業在全球擴張的非常重要的部分。

當國有企業資不抵債的時候,政府會出來救它,所以,它不會破產。我們把這類不會破產的現象,叫做軟預算約束。所以國企在海外投資的貸款收不回來,中共也不會讓它破產。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宋國誠對大紀元表示,現在一帶一路基本上已經強弩之末、後繼無力了。從投資面來說曾經是從最高的兩百多億,到現在達了七十億以下的投資了。

許成鋼表示,中共要迫使「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更依賴中國。依賴中國,就包括了這些國家在重大國際事物中,要選邊站。本來這種選邊站,在過去,可以說每個國家有自己的利益,有自己的想法。但是當一個國家在經濟上非常高度依賴中國的時候,實際上是給了它壓力,讓它更清楚地選邊站。

阿波羅網評論員楊旭表示,「一帶一路」項目是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的核心內容,拜登和莫迪以及歐洲國家領導人在G20峰會上拋出新經濟走廊計劃,大有取代」一帶一路「之勢,無疑是打了習近平一巴掌,習近平不去參加這次峰會也就不難理解了。

責任編輯: 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915/1954357.html

相關新聞